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刀剑乱舞/三日鹤】胡闹 08

凌琅🐧:

*想写现在时啊,疯狂拉进度条


*又忍不住吹我CP美颜盛世了(。)


 


08


圣诞节来得很快,鹤丸约三日月去滑雪,三日月回了句“再说吧。”


鹤丸没有再催,悄无声息地,又有点倔强的可怜。


三日月下楼去老爷子居然在,岩融正卡在楼梯口要下不下的,三日月探头瞧了一眼,老爷子正在沙发里读报纸,岩融一脸苦大仇恨的纠结,看的好笑。老爷子抖了抖报纸:“下来吧,总站在楼梯上像什么样子。”


岩融早饭都不想吃,随便拿了个三明治就出门了。三日月坐下来喝牛奶,老爷子翻着报纸问:“是不是快考试了?”


三日月:“嗯,还有三周。”


“好好复习。”


“我会的,爸爸放心。”


老爷子想了想:“最近是不是有假期?”


“对,圣诞节。爸爸居然记得。”


“差点忙忘了。你圣诞节有没有什么安排?”


三日月顿了一下:“……没有。”


三条说:“一家子该找个时间聚一下了。”


三日月说:“我问问他们有没有安排。”


岩融回的飞快,第一个说“不去!忙!”


石切丸跟小狐丸也说早有安排,三日月转述给老爷子,老爷子淡淡应了声,说:“那就算了吧。”


三日月心底竟然有点轻松。


他吃完早餐去玄关换鞋,隐约听到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声。三日月的动作顿了下,继续换上鞋子走了。


 


鹤丸平日都走得很早,今天轮到值日,正在擦黑板,听到小林杏很惊喜的声音:“啊三日月学长!!”


三日月背着包站在教室门外,小林很开心的跑出去跟他讲了几句话,探头进来大喊:“鹤丸!三日月学长找你。”


三日月远远的对他笑,鹤丸跑到他面前,三日月拨弄了下他的头发:“粉笔灰。”


鹤丸像落水的小狗甩了甩脑袋,甩的发尾炸起来,整个人蓬蓬的:“好了!今天好早啊,怎么过来找我啦?”


三日月:“邀约还是当面说比较好吧。”


鹤丸:“什么啊?”


三日月:“圣诞节。你要跟我一起去滑雪吗?”


鹤丸呆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看。三日月说:“已经晚了吗?你有约了?”


鹤丸还是笑:“不晚不晚。”你来约的话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鹤丸到家东西一丢去找光忠,光忠妈妈炖了鸽子汤,鲜甜好味。鹤丸很给面子的喝了两碗,妈妈特别开心,拿出织了一半的毛衣在鹤丸身上比划:“还是太瘦了呀……今年长了点肉总算能撑起衣服了,还是瘦,看的人心疼。”


鹤丸笑嘻嘻:“阿姨总是心疼我,小光要吃醋的。”


光忠在收拾碗筷,闻言递了个无奈的眼神。鹤丸跟妈妈打了个招呼,拉着光忠出门买装备。光忠头疼:“你的滑雪服不是新的吗!”


鹤丸:“你不懂。快帮我看,这件还是这件?”


光忠把两件都塞回去:“穿浅色出事了雪地里都找不到你,红色的怎么样?”


鹤丸比了下,心满意足去结账。光忠跟在他身后,“三日月答应跟你一起去滑雪?”


鹤丸点了点头。


光忠:“这算约会吗?”


“不算吧?”


“你们确定关系了吗?”


“当然没,你会第一个知道的。”


“他知道你喜欢他,还答应跟你在圣诞节出去,但是却没确定关系……你不觉得这样有点不好吗。”


鹤丸把滑雪服塞进包里:“想这么多干什么,及时行乐。”


烛台切叹了口气。


 


圣诞节前两天的下午上完课鹤丸他们就放假了。街上很有节日氛围,从鹤丸的小公寓窗口望过去,四下都是热闹的灯火,远远的都能感到一阵欢快气氛。他们是明天早上的票,定了温泉酒店,滑完雪刚好可以去泡泡。鹤丸觉得自己没有很兴奋,就是死活睡不着,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看到两点半,摸出手机给三日月发消息。


“睡不着。”


没想到三日月很快回了。


“你吵醒了我了,我在做一个很好的梦。”


“抱歉抱歉,你睡觉怎么不关机。梦到什么啦?”


“记不清了……好像是海滩,热气球,还有你。”


“我也在吗?”


“嗯,梦到和你一起去度假。不过明天确实要一起去度假啦。”


“……”


“鹤丸?你睡着了吗?”


“……”


“晚安。明天见。”


鹤丸根本没睡着,他看着手机屏幕,感觉今天是睡不着了。


果然翻腾到后半夜才勉强眯了一会,似乎刚刚感受到困意闹钟就响了,还好年轻人底子好,冷水冲了把脸精神抖擞的往车站冲,三日月比他到得早,穿着长风衣站在廊下等他,围着千鸟格围巾,小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大多瘦削挺拔,穿衣服都空空荡荡的,空有个子撑不起来,三日月偏偏有一副宽肩窄腰的好身材,胸膛并不单薄,腿骨笔直,站在那里自有种优雅又矜贵的气质。他从围巾里抬起头冲鹤丸笑了下,嘴边冒出白色雾气,鼻尖冻得红红的,特别甜。鹤丸感到突如其来的怦然心动,耳朵尖都红了,呼啦拖着行李往里面冲,一边冲一边喊:“快快快时间快到了。”


新干线上两个多小时就到山形县,之后转巴士。他们先去旅店放了行李就准备去滑雪,坐缆车到山顶,今年冬天来得早,十二月底已经能看到Snow monster,站在山顶往下看,被雪包裹的雾凇鳞次栉比,整个世界像一个漂亮的雪景球,雪花是缓慢的,穿着各色鲜艳滑雪服的游客在雪道中穿梭,庄严静美而又生机勃勃。


两个人都不是生手,摔了几次就找回了感觉,运动之后肾上腺素疯狂分泌,两个人抱着板子回酒店的路上眼睛都亮亮的,特别兴奋。晚饭店里推荐了特产无酒精啤酒,鹤丸好奇尝了一口,口感很好,反正也没有酒精,两个没到年龄的高中生配着寿喜锅喝了好几罐,之后跑去泡汤。他们住的酒店自带温泉,水是藏王特有的白色温泉水,一股淡淡的硫磺味。鹤丸收拾好东西三日月已经先进去泡着了,池上水汽氤氲,三日月正靠在池边,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鹤丸脱了鞋子轻巧的绕到三日月身后想吓一吓他,刚蹲下来三日月睁开眼睛,对视来的突然又直接,鹤丸头晕目眩,只觉得眼前只有一弯金色月亮艳丽明亮,其他一切都突兀消失。那双眼睛平日映着人世百态,映着朝暮千秋,映着璀璨星河,而此刻只映着他。


这就是他想要的。


 


三日月笑:“站在上面干什么,下来泡泡啊。”


鹤丸:“啊啊好。”


鹤丸脱掉浴袍,他整个人都白,皮肤白发色也白,整个人像是糖堆雪塑出来,只有瞳孔是翳金色,嘴唇沾了水汽,看起来又红又软。三日月被这张风情太盛的脸撞了下胸口,向来八风不动也有点不好意思,漂移的视线往下挪就更糟糕了,他终于找到了话题可以转移注意力:“你打了脐钉?”


“啊,这个啊,上次跟你讲过的我很想要,后来挑时间去打了一个。”鹤丸的小指勾着脐环,上面缀着颗小小白钻。要是青江在这里肯定要骂鹤丸骚的眼睛都瞎了,三日月虽然没说,但此刻的想法和青江也差不多。鹤丸做惯了模特的人,打孔纹身同性恋在这个圈子都普遍的很,鹤丸一样不落三样齐全。他转过身的时候三日月看到他尾椎骨纹了只鹤,纹身的尾端半藏在臀沟,随着动作时隐时现。


……跟鹤丸单独出来搞不好是个错误决定。三日月闭上眼睛疯狂从脑子里找出自己看过的最无聊最让人犯困的书来回背诵,还好鹤丸没有凑过来,两人安静泡了会温泉,温泉池是露天的,今天天气好得很,天空也是漂亮的丝绒蓝,上面洒满了闪亮的星星,像是在甜甜圈上洒满糖霜,两人看了会夜色,都觉得心旷神怡。鹤丸身体受不了,泡一会就上去了,三日月还在池子里假寐,半侧着脸,头发沾了水汽,柔顺的垂落在脸颊两侧。他眉目清晰,笔画浓重,眉毛很浓,睫毛又长又密,唇色也深,整个人像是寡淡画幕上最浓烈惊艳的颜色,一下子冲到人心里来。鹤丸坐在岸边看了他好一会,感觉又心慌又心满意足。


房间里热的要命,鹤丸把空调关了还是热,三日月也睡不着,带着花牌过来找他玩。两人玩了两拨之后三日月接了个电话,也不知说了什么,三日月一脸惊讶。三日月捂住话筒跟鹤丸说:“我家的兄弟就在隔壁酒店里,问能不能过来玩。”


鹤丸:“这么巧,过来呗,人多热闹。”


二十分钟不到岩融就今剑过来了,酒店之间离得很近,他们干脆穿了浴袍过来,三日月穿着浴袍去接,见了面直觉得好笑,岩融一头栽到被褥里“为了不被老爷子逮到临时决定来滑雪,结果你也在,兄弟之间心有灵犀哦?”


那边今剑在盘问鹤丸:“哇你和三日月来滑雪?只有你们两个?还泡温泉?只有你们两个?”


今剑眨了眨眼睛:“你是三日月的小男友吗?”


鹤丸脸红到脖子根,岩融把今剑拖走掐他的脸:“别闹,去楼下买点饮料,我们玩牌。”今剑欢呼一声去翻钱包,很周到的问了每个人要喝什么,要冰还是热,鹤丸想原来这家子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只有三日月而已……


四个人玩到半夜,鹤丸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睡过去的,梦到自己被一只大象那么大的布偶猫踩奶,醒过来发现胸口横着岩融的一条大腿,而今剑趴在岩融胳膊上流口水,只有三日月睡姿乖巧,一条被子从头裹到尾,鹤丸把他叫醒之后废了半天劲儿才把被子卷给拆开。岩融和今剑的性格都跟鹤丸对三条家那栋老宅子的印象完全不同,不如说是完全相反,岩融玩起来疯的吓人,钟爱各种惊险极限运动,今剑虽然年纪小胆子大得很,鹤丸本来就是跳脱的性子,时常觉得身边的人太中矩中规玩不到一起,很快跟岩融今剑如胶似漆,滑雪专走各种陡又峭,一路上疯狂惊呼和大笑。晚上岩融今剑索性退了酒店的房间和他们住在一起,泡汤因为人多也没有了昨天的旖旎和暧昧,三个人在里面打起了水仗,三日月拒绝参加。


晚上又玩到半夜,鹤丸趁关灯偷偷去偷袭,被岩融裹着被子追的满酒店跑,差点被其他旅客投诉。等他们坐上回程的新干线,鹤丸手机里已经多了两个联系人,还约好跟岩融一起守望先锋。


下了车三日月跟岩融他们一起走,鹤丸从后面追上来塞给三日月一个小盒子:“本来打算在藏王那边给你的,一直没找到机会,虽然已经是昨天了,圣诞快乐啦三日月。”


三日月说:“圣诞快乐。”


鹤丸挥挥手跑了。家里派了车子来接,岩融跟今剑在后座东倒西歪昏昏欲睡,三日月从兜里掏出鹤丸给的盒子,打开之后是颗胸针,银色的小小雪花,很漂亮,估计是哪个高奢牌子的新款,三日月对时尚不甚关注,好坏还是看得出来的。鹤丸平日里并不讲究,衣服很多都是赞助商送的,吃用都随意,只有对三日月,选每个东西都是用尽了心。盒子底下还有张留言条,很小,折成心形,也不知道这种小东西鹤丸跟女孩子们学了多久。三日月犹豫了下还是没看,连胸针一起重新装起来塞进兜里。


临睡前鹤丸发消息,问他圣诞节开心吗。


三日月没有回,想了想从风衣里掏出盒子,拧开灯一点一点拆那封心形的信。折的很复杂,三日月也不急,慢慢的拆开一个角一个角抚平。


上面很简单的写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TBC.


 


 


 


 



评论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