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刀剑乱舞】阻止三日鹤恋情公布大作战03

这个脑洞笑死我了…

凌琅🐧:

03


 


农活。


田地,烈日,鸟虫的声音。


对于三日月来说确实是新奇的体验。虽然被誉为“天下五剑”,三日月却几乎没有出战过。每位主人都将他作为身份的象征供奉起来,或者作为贵重的礼物赠送他人——三日月被迫做了好几百年的宅男,意外的对畑当番充满了兴趣。


“播种,生长,然后结果……是不是很像锻刀的过程?”三日月饶有兴趣的盯着一株红薯苗,而鹤丸用力冲他翻了个白眼:“别让我一个人干活啊!老爷子!”


三日月帮他把装满粮食的筐搬上去,离开庄重的狩衣和华丽的装饰,穿着家常服装的三日月似乎变得容易接近了一点——想起自己幼年时跟随父亲五条国永到父亲的师傅那里拜访,被面无表情眼神凌厉的三日月宗近吓得躲在父亲身后的样子,鹤丸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然而之后随着三日月跟随第一位主人远行,自己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听说他跟随了大将军,听说他参战永禄之变,听说他被收藏入博物馆……而自己同样一生波折,在不同的人类手中被迫辗转,被从坟墓中取出、被从神社中偷走、被当作战利品赏赐……


 


无聊。


 


因为经历了太多波澜壮阔,平静的日常只会让自己觉得无聊。然而三日月好像完全不受影响,战斗也好,放置也罢,无论所处的环境如何变化,他依然安之若素、气质悠然——不愧是被称作“大将军之刃”的天下五剑。


有点……羡慕啊。


“想什么呢?”三日月问他。


“想亲你。”鹤丸眨着眼。


三日月笑了。


“我等着呢。”


他们亲密的交换了一个吻,鹤丸心满意足的想能与三日月重逢真是件好事情,至少有三日月在,这些被放置本丸的悠闲时间也不算是荒废。三日月的身家经历薄薄一张纸就能写清,但他的眼睛永远盛满谜题,他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他的性情、他的态度、他心底那些深藏不露的念头,鹤丸就像一个解谜人,对三日月的好奇占据了他的世界,他想看到答案,而这个谜题似乎永无尽头。


他像一只玩毛线球的猫咪,每天都在琢磨毛线球的中心到底是什么,可是他永远看不到,却把自己搞得一团乱,甘之如饴的躺在毛线球被动铺开的网中,做着征服的梦。


 


畑当番归来的鹤丸在四花太刀们的房间门口被一期一振气势汹汹的拦住了。


“我说……一期呀,我想去洗澡,你能等会儿讲吗?”灰头土脸满身汗水的鹤丸无奈的说,一期脸上肉眼可见的漫上红晕,气势汹汹的样子只持续了一秒钟,“鹤丸殿,您和三……三日月殿……”


他说不下去了。


让一个纯洁了上百年的处男直言情爱之事还是太难为他了。


鹤丸:??


一期脸红红:“……”


鹤丸:“我先去洗个澡,你再酝酿下?”


一期捂住脸:“感谢您的体贴……”


鹤丸洗完澡拉开浴室门,一期一振就站在门口,一脸壮士断腕的表情,鹤丸被他吓了一跳。


“鹤丸殿下!我必须要跟你讲!”


“……哦,你讲”鹤丸扶着门框虚弱的说。


“您和三日月殿下是在恋爱吗?”


“噗嗤”大概是一期尴尬的样子太过有趣,鹤丸笑的浑身发抖:“什么?一期呀,你是不是跟主上一起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剧?”


一期一振小声说:“我才没有……我喜欢的类型是邪恶力量或者美国恐怖故事那种,主人常看的电视剧我没什么兴趣……不不先不提这个。”他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显得郑重,无视鹤丸笑的弯腰揉肚子的夸张表情问:“你在跟三日月殿交往吗?”


“没有哦。”鹤丸直爽的迅速回答,“只是肉体关系啦!”


一期一振:“……”


“鹤丸殿,”一期苦恼的注意编排措辞,“您为什么要跟三日月殿开始这样的……”他把那个词含混过去,努力无视鹤丸发出的一阵大笑“关系呢?”


“一期呀”鹤丸用手臂撑着头侧躺在榻榻米上,“你知道无聊是什么样的感觉吗?”并没有等待一期的回答,鹤丸继续说道:“作为刀的时候,对岁月的流逝并不敏感,但是自从拥有人类的身体,我就越来越容易感到无聊了呢。”


他看着窗外格外皎洁的月亮:“总要找点事情,打发这种无聊的时间对吧?所以这样的关系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所以……跟三日月的亲近,不过是打发时间啰?


明白他意思的一期一振勃然升起一股怒气。


这样轻浮的态度,不止对三日月,对鹤丸自己也是一种亵渎。刀,作为凶器,从来都只为战斗而生。刀是最纯粹的,人类的妄想、污秽、复杂、不应该改变刀的意志。像人类一样沉溺于虚妄的情绪,并且因此玩弄同伴的情谊,这样的行为让一期非常生气。


一期艰难的开口:“您不应该这样想,不管是对三日月殿还是对您自己,都是不尊重。如果是您单方面的想法,这恐怕是对真诚付出着的三日月殿的背叛。您应该跟他讲明您的态度。”


“一期你就是太认真了。”鹤丸撑着下巴:“我和三日月都对这样的状态很满意。”


虽然并未直言,这意思是嫌弃自己多嘴多舌了。一期一振哑口无言,脸颊被尴尬烧红。队友的私事他本不该插手,不过是认为鹤丸的态度有些不妥,就忍不住搬出对待弟弟们的方式来了。他困惑的想,可是不该是这样呀?爱情本该是心有灵犀的水到渠成,怎么在鹤丸这里倒像是玩笑一样。他满脸迷茫离开鹤丸的房间,完全忘记了当初要跟鹤丸谈谈让他和三日月在短刀们和主上面前收敛一点的事情。一期一振刚刚离开,墙角边就冒出一头金灿灿的乱毛,然后是整整齐齐的黑头发,再然后是黑色呆毛。


偷听三人组浦岛、药研、鲶尾嘀嘀咕咕的交换情报。


“听到什么了?”


“太远了听不清楚……听到他们讲什么电视剧?”


“没听清,说起来今天绝命毒师更新。”


“哦对!!等下回去看,不要跟我抢iPod哦。”


“一起看嘛一起。”


“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有啦有啦,好像听到一期哥说鹤丸殿背叛什么……”


“还听到了三日月殿的名字。”


偷听组回到短刀和肋差们的房间,迅速共享了今天的情报。


“所以一期哥说鹤丸殿背叛什么?背叛谁?主上吗?”


“咦?!”


“真的假的……”


“不知道啦我们也没听清。”


“难道鹤丸殿要叛逃?!”


“还有三日月殿。”


“难道鹤丸殿要带着三日月殿一起叛逃?”


最后传到审神者耳中的时候,流言版本已经变成了“鹤丸与一期不和大吵一架于是鹤丸要跟三日月一起叛逃。”


万战才有爷的非婶咣当把手里的金投石摔碎了。


搓蛋的同田贯:“……”


“哇啊……我不要爷爷走呜呜呜呜呜呜我也不要姥爷走呜呜呜呜呜哇啊……”


萝莉审神者抱着同田贯嚎啕大哭。


“别哭别哭……”质朴刚健的刀男人只有杀人的经验却从来没有哄人的经验,只好把哭哭啼啼的审神者抱了起来拍拍背。打击67的太刀一巴掌下去,审神者哭得更凶了。


歌仙赶紧把人接过来,以风雅著称的付丧神身上软软的,有很清雅的香味。审神者不哭了,窝在歌仙怀里低着头抽抽噎噎的问:“是真的吗?”


审神者泪眼朦胧的盯着来报信的厚。


“额……其实还……”审神者哭得太过惊天动地,厚都不忍心讲了。显然经过短肋一致讨论,厚已经坚定的不移的认为鹤丸和三日月要叛逃,对审神者说“这不是真的”感觉好像欺骗一样。


厚羞愧的低下头一声不吭。


这态度简直是默认,审神者又想哭了。


歌仙给她顺了顺毛,尽量温柔的说:“总之,先搞清楚缘由再好好想办法?虽然别家审神有叛逃的情况,但是我们本丸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为什么三日月君和鹤丸君会有这样的念头?这个要问问清楚。”


“是我不好吗?”审神者泪眼汪汪。


歌仙努力安慰她:“主上您不要这么想啊,您是很好的主人。”


厚:“虽然很非……”


歌仙:“又很穷……”


同田贯:“但是是个好人啦。”


审神者:“真是谢谢你们安慰我。”


厚扯回话题:“所以要叛逃一定有原因的吧!一定是很大的事情。”


歌仙:“找出症结一下解决。”


同田贯不确定的说:“好好谈谈心?”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审神者决定发挥众人的力量,把大家都喊过来商量这件事。因为不敢打草惊蛇,所以跟鹤亲近的织田组伊达组,与三日月亲近的三条组都没喊,清光和安定去远征,青江、长谷部跟江雪去出阵。短刀们就是从一期那里偷听来的消息,自然不敢喊他。


这也导致了,审神者召集来的“紧急!消灭三日鹤叛逃念头大作战”的成员们,居然没有一个人了解事情的真相。


人生总是有很多巧合……对吧。


总之,本来想要隐瞒的“三日月跟鹤丸在恋爱”事件,阴差阳错的变成“阻止三日月跟鹤丸叛逃”计划……并且整个本丸都知道了。


 



评论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