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小情书

-451-:

*年下的三日月与他喜欢的鹤丸老师


         鹤丸在批改作业的时候陷入了沉思。他放下了笔环抱双手,思考着让他感到头疼的问题。
         最近的学生真是早熟啊,虽然中学生已经开始迈向成长,不过比起成年人来说还是个小鬼头,要模仿成年人的样子还早得很啊。
        没错没错,就是这么一回事,鹤丸点点头肯定自己的想法。决定抛开令自己烦恼的事情,继续认真工作。鹤丸日常喜欢一个人留在办公室工作,他的办公座位近窗边,放学后拉开窗帘从窗口往外看就能看见巨大的夕阳缓缓沉没,夕阳光亮到极致,亮到令人呼吸都要窒息的时候,整个世界都被吞没了。
        鹤丸喜欢看着余晖一点点褪去之后的景色,无人的学校放学后又是另一番景象。鹤丸日常偶尔就喜欢放学后一个人留下批改作业,这算是属于他一人的秘密小时光。鹤丸拉开抽屉,里头塞满了零食。鹤丸日常喜欢购买各种有趣新奇的零食,每次尝试新口味都会令他感到快乐,想来他也是一个很注重口腹之欲的人。不过要是被学生发现自己那么爱吃零食太过孩子气,老师的威严可能会因此受损,以后可就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教了。鹤丸撕开即食的袋装小墨鱼想到。
        “老师原来偷藏了那么多零食啊。”
        听到声音鹤丸马上把零食收好,他一抬起头就看到最近令他很是烦恼的学生。
        三日月宗近,最近一个月才转学过来。虽然还是个孩子,不过因为出身好,长得很不错加之脾气亲和,所以刚来就很受欢迎。和同龄的孩子不一样,也许是气质的关系,他看起来比外表要成熟一点。三日月很聪明,教他不用太费神,一点也不顽皮,作息十分定时。第一个月新来的时候模拟考还拿了高分,综合来讲,真是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怎么放学了还不回家。你就不能进来前敲门吗?”鹤丸发现是三日月,也不知道该感到无奈还是松一口气。他若无其事地吃完那一小包零食,一边拿出纸巾擦手一边说:“怎么了三日月同学,特意来吓老师一跳,是想向大家告发老师吗?”
        三日月微笑着走进来。他看着鹤丸拿出了铁盒子,把里头的薄荷糖取出,漫不经心剥开糖纸,正要放入嘴巴的时候,三日月低头咬下了鹤丸两指夹着的糖果,然后含入嘴巴。他的眼神有些孩子气的调皮,看着鹤丸温和地说:“我也吃了,那我就是老师的共犯了。”
        鹤丸发誓自己是个品行端正的老师,一个孩子的魅力他驾驭得住。不过与此同时不得不感叹三日月小时候就已经具备令人脸红心跳的素质,长大后估计站在原地就可以为祸一方,真是后生可畏。鹤丸装作没有觉察刚才自己的指尖被轻轻一咬,不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作为一个成年人鹤丸觉得自己可不能输给一个中学生啊。
       “好了三日月同学。你下课后留校是有什么事吗?”
       “今天上课的题目有些没弄懂,想请教老师。”
       撒谎吧。不过鹤丸还是很尽职地拿出了教科书指导他的学生。鹤丸指着题目重新给三日月讲解,三日月倒是真的拿了笔记出来认真听着,笔尖沙沙的声音从纸面发出,在安静的空间里鹤丸特意放轻了声音。夕阳的光辉像海水一样涌向课本,把上面的字迹照得一片明亮。
         “老师,关于我上次说的话你有考虑吗?”
         “考虑过了。你不是我那口。”鹤丸的手掌在旁边的空气比了比说:“个子比我矮一截,年纪还差那么远,连独立生活的能力都没,成绩好不代表可靠。小孩子就该好好去学习和捣蛋,谈恋爱你还早得很呐。”
        “好的,我明白了。”
         鹤丸拿着课本瞄了他的学生一眼。完全不受打击啊,一般小孩子听了这样直白的拒绝早就哭着走了吧。这也是鹤丸对三日月头痛的地方。
         转校生三日月宗近,在入学第一个月就对他告白,并且用实际行动表示绝对不是闹着玩的。虽然鹤丸一开始的时候想对方是青春期小鬼头,估计放一阵子就会忘了。不过三日月看起来很认真,这样对待他总显得不够尊重。
        于是鹤丸放下了书本,支着下巴好奇地问:“我是男的啊。而且为什么是我?”
        三日月看着百思不得其解的鹤丸,他放下手上的笔坐正身子,凝视着鹤丸问:“老师你相信前世吗?”
        “三日月宗近同学,一切请遵从科学。”
        “但我觉得,前世我一定是遇到过老师的。”三日月仔细地回忆,好像从那稀薄模糊的画面中寻找着过去。夕阳光在他的眼睛流转,近看就像剔透的玻璃珠。他温和地凝视着鹤丸,好像看到过去某个时候的他也是这样坐在自己对面,并且朝他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那时候我的年纪比老师大很多,个子也比你高。老师喜欢我,我也喜欢老师。”
         三日月坐在对面温柔地看着自己,他那怀念的眼神如此熟悉。鹤丸觉得他就好像自己日常所见那亮眼到极致的余晖,一下子吞没了整个世界,令他的心跳近乎窒息。大脑认知抛弃科学的常识,连这个小身影也变得分外熟悉。
        仿佛前世真的见过那般。
         三日月站起来,走到发愣的鹤丸面前,抬起他的手背低头亲吻。他明明只是一个学生,看起来并不强壮成熟,但是亲吻鹤丸手背的他就好像一个小绅士。他抬起头看着惊讶的鹤丸,然后把藏在口袋的糖果拿出来放入鹤丸掌心,双手包裹着把他的手掌握成拳。
         “我以后会长高,高得你侧着头就可以依靠我。年龄差距我这辈子没办法弥补了,但我会变得非常出色,出色得令你自豪,在人群中视线只会看到我。”
         “请你等我长大,直到我来迎接你的那天。”三日月看着鹤丸温和而又郑重地说。他的声音像乐章一样悦耳,简单几个音节就可以组成动人的诗篇。“因为我喜欢你,鹤丸。”
         他点头致意,然后道别。鹤丸一直看着三日月拿起书包离开,鹤丸送他出门时叮嘱他路上小心。鹤丸关上办公室的门口靠着门扉,刚才一瞬间他居然觉得自己在伪装冷静,也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异常被发现。
        “那个小鬼……”
        鹤丸捂着嘴巴轻声念叨着。他侧过头去,在夕阳的光影之下,他的脸泛起可疑的红色。他看着手上那枚糖果一会儿,拆开外包的糖纸放入口中。酸酸甜甜的味道在涂满舌尖。是鹤丸喜欢的味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呢?鹤丸挠了挠脑袋,发出了一声叹息。
         “太狡猾了啊。”
         【完】

评论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