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段子手】他如何亲吻你

微行_暂时封笔:






不务正业的段子手,我又回来了……
这次挨个亲过去!

目录·段子手系列



#三日月宗近

定定的看着你,他忽然笑了起来,慢慢的靠近你。
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容貌可不是开玩笑的,那张越来越近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压力。
你紧张得闭上了眼。 
谁知道耳上传来湿热的触感,他轻柔的吻上你的耳垂又缓缓的凑近你的唇角。轻轻的印上你的嘴唇。 你惊讶之余他又离开了你的嘴向下划去,时不时的感受到他舌尖的热度,最终停在了你的脖颈。 他灼热的气息喷在你的脖颈之间,你感受到他的舌尖轻舔着你的皮肤。 
浑身战栗。








#鹤丸国永

他出阵回来,中伤。羽织上到处是飞溅的血迹,仿佛红梅盛放在雪地。
你把他抓进手入室,心疼得不知道先用哪个道具。
沾染了红与白的身姿不是更像鹤了嘛?他晃悠着跟在后面笑。你大怒,要按他在病床躺下,却猝不及防被一把反推。
微凉的唇,带着冰雪般清澈的寒,却又夹杂着腥甜的、血的味道。
你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离开,然后又一次吻上来。
觉得自己被戏弄你想要推开他,却又顾及着对方的伤势不敢用力,竟然被反反复复吻了个够。
鹤丸国永你别想要加速扎!终于逃出魔爪的你红着脸跳脚大叫,而后夺门而逃。
背后是他哈哈哈阴谋得逞的愉悦笑声。






#一期一振

主上你又乱吃东西。
主上你又穿反了衣服。
主上这个文书不是这样写的。
主上……
一期一振我可不是你弟弟!你管我想干嘛!
在他第一百零一次唠叨后你终于受不了了,拍案而起。
谁才是这个本丸的主人!
他抬头看着你,金色的眼睛瞪大了,好像有点被吓到的样子。
你再接再厉,立志要给他点颜色看看,霸气侧漏地一只手抵在墙上,把他困在自己的身体和墙壁之间。
可惜还没开始说教,就被他吻住了。
青年戴着白手套的手掌搂着你的腰,天旋地转中你们已经换了一个位置。于是换做你自食恶果,他咬住你的下嘴唇轻轻舔舐,笑声里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意味:是是是,你才是主人。
我的主上大人。





#和泉守兼定

审神者就任一周年聚会,这货显然喝得有点高。
直到聚会散了、两个人坐在执务室里,他还在盯着你傻笑。
你屏着呼吸,感受到他的手指划过你的眉梢,划过眼睛的轮廓,顺着面庞的线条滑下,最终落于唇角。
粗糙的指腹带着因常年用刀而磨出的薄茧。
他的吻温和而微妙,有孩子般的小心翼翼。唇齿之间依稀残留着美酒香醇的气息,你感觉到他打开你的牙关与你唇舌纠缠,舌尖轻柔地掠过口腔和内齿。你被吻得气喘吁吁,而他恰到好处地在此时放开。
……喜欢……他把下巴架在你的肩上,轻轻地磨蹭着呢喃。





#莺丸

你惯常地跑去他那里蹭吃蹭喝,一碗抹茶饮得正高兴,却看着他坐在对面,怔怔地看着你。
怎么啦?你问,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却抓住了你的手。
你感受到他掌心灼热的温度,不知道是体温,还是因为茶碗的熨烫。
他微微起身,越过你们之间隔着的小小地桌,唇贴上你的唇。
你清晰感受到他滚烫的体温,他却并没有下一步动作,舌尖轻挑地在你唇上一舔,而后便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你这里刚刚沾了茶沫。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理直气壮。







#髭切

你从小怕苦,哪怕高烧到了四十度,都誓死不肯吃药。
饶是活了一千多年的源氏重宝,也被你的再三逃避弄得没了脾气。
最后问一次,你吃不吃?
不吃!
你听见他向来柔软的声音带上了罕有的怒意,却依然捍卫底线绝不妥协。然后就惊讶地看到他举起药碗,自己闷了一大口。
这是被我气坏脑子了?你大惊。
然后下一个瞬间你就被一把抓住了领口,那张漂亮的脸在你面前无限放大至只有一公分的间隙,柔软的唇抵在你的唇上,轻而易举地撬开你因为震惊而合不拢的牙齿。
苦涩的药液倒灌而入,你挣扎着想要逃跑,却被一只手按住了后脑。带着清苦药香的吻缱绻缠绵,让你无法挣脱。
乖孩子。
你隐约听见他轻声的笑,柔软而甜蜜。






#数珠丸恒次

你们并肩站在走廊下,仰头看着盛开的紫藤花。
他的头发上落了不少细碎的花朵,你要他低头,替他拍打。
然而却悄悄踮了脚尖,啄一下他的嘴唇。
对方愣住了,而你嘻嘻地笑。
数珠丸的嘴唇也是紫藤花的味道呢。你说,凉丝丝的,就像夏天吃的冰沙。
成功调戏高僧的你非常愉悦,却不防对方伸手轻轻捏住了你的下巴。
想不想再尝尝?他问,这次得仔细一点。






——————正文的分割线——————

龟甲贞宗

苟修金萨玛听说这次……啊你怎么跑了!!


评论

热度(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