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无题(鹤婶)

短片长篇小段子:

建议BGM:Signal--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 


#可能有点擦边球




就算是谈了恋爱,做完了所有该做的不该做的事情,最后的最后又会迎来什么?故事中的结局所有一切的终章又是身在何方?


我们,又该往哪里去呢。


 


就这样什么都不做手拉着手等待时间缓慢又飞速的流逝,走到最后的消亡后重生又再消亡,存在然后又毁灭直到世界毁灭时间破碎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化为虚无……然后?


 


【然后】又在哪里呢?


 


这是审神者一直藏在心里的秘密,不可告人的,就连最亲密的恋人都无法轻易说出口的,充满疑惑又无奈的秘密。


 


她迷路了,一直一直都在迷路。


 


只是自从手边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存在后,迷途变得舒心却又更加令人不安起来。


 


 


 


今天,清晨的朝阳一如既往的撒在这虚幻的空间里,她醒了,脑袋里转的还是刚才的梦境,她往他的怀里蹭了蹭,温度和好闻的味道随时都需要补充,就像人永远需要一个可以回去的故乡一样。


 


“早啊”


 


而他也笑了笑亲了几口她的头发和额头,显然是早已醒来。


 


“早”


 


这是习惯,是不成文的约定,也可能是他自己给自己下的指令。鹤丸总是会起的很早很早,审神者都觉得就算是交往了她都很少能见到他在白天睡觉的样子。也许是生物钟不符吧,他总会在她还精神着的时候就困到趴在旁边或者她的身上睡着,不……那其实也是半睡半醒。


 


说起来她好像还没真正见过鹤丸熟睡的样子。


 


不知道是他在警惕什么,还是说天生就是难以熟睡的体质。审神者问过他,但始终都没有明确的答案。有时候他会说我是你的近侍万一遇袭怎么办,有时候他会说我睡着了岂不是看不到你睡着的样子了,有时候他又笑笑一言不发或者换个话题,有时候又干脆直接说只是醒了而已。


 


每当这时候审神者就会想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了解鹤丸。但连这份疑虑似乎也留不住太久,站在她身边的是那个鹤丸国永,无论她在怎么怀疑,他始终都有一万个办法能让你放弃思考。


 


“怎么,还困么?”


 


他问道,带着点宠溺的鼻音,手指伸进她后脑勺的头发里,拨弄,梳理,像是在对待什么需要温柔对待的动物。


 


“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了解你。”这次她直接说了出来,用挑衅和玩笑加以掩饰。但她没有看鹤丸的眼睛,那是双一旦对视就让人很难冷静下来的金色眼睛,她需要逃避他的视线以保持镇静。所以这次她闭上眼睛,脸颊贴着的是他胸部的细腻却又带有男性特色的肌肤,安静却又不安的等待他的答案,最好是谎言,经过他的处理变得能让人安下心来的谎言。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一大早就想这个,也是吓到我了。”是的,她也猜到了。有的时候,鹤丸会像一个长辈般,拿出父亲一般的口气:“比起这个,不去洗个澡吗?”


 


“你觉得呢?”她还是坚持了一下,但却又配合的把一条腿挪到他身上。他一般说要去洗澡往往都是直接去,而且时间也还早……他的意思,她自然是明白的。只是唯独刚才的问题,她想要他的一个答案,就算是含糊的又或者是假话都行,只要是他说出口的,都行。


 


“我自己都不了解我自己,怎么样?这下满意了?”鹤丸特意瞧了瞧她的样子,胳膊伸进被子里手直接就按在了她的屁股上:“昨晚,还不够吧。”


 


“……嗯,你也不够吧。”她凑上去,人坐起来又把架在他身上的腿跨过他的下身,本来想就这么开始,却见身下他就这么直接抱住她的腰把她给弄坐直了,紧接着一个翻身就彻底换了上下位。


 


“是啊,做多少次都不会够。人的身体和心真是奇怪。”


 


相互的轻吻,交换热意和唾液,碰触的同时使身体再次回到那种渴求对方的状态。最近越发明显了,她觉得他就像一个开关似的,只要靠在一起或者到了睡觉或者醒来的时候,只要稍加碰触就会想要更多更多,想要说话,但很快,说话和碰触就开始无法满足了。


 


本来以为能先安无事这么手拉手的走下去。但却有无时无刻的想念对方甚至一旦碰触就想更深更深的成为一体,但如果真成为一体她又觉得会失去很重要的什么,因为这是刺激来自于他的刺激,她需要很多他的更深更深的刺激。


 


 


可这终归是没有尽头的。


 


就像眼前这宽广无尽的战场一般。


 


 


 


鹤丸国永站在队长的位置上,离开据点往第一个战场出发。时空传送的入口逐渐消失不见,而她的身影也一下子从烟雾中消失不见。这里是战场,鹤丸重新确认了这一点,脑袋中那所谓神经也自动绷紧了。


 


冷静的头脑,清醒的意志,一条直线的目的地,互相依靠交托生死的队友。鹤丸依稀觉得在一开始他才拥有人身的时候似乎应该就是这样的,一天,每天,他都是这样的状态度过。她也在本丸里,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绪会被小小波动几下,但……并无法构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鹤丸,第一个点,小心敌人。”她的声音冷不丁从通讯机中传来,可现在的他却能从那冷静的声音中听到温暖和归宿的含义来。心底有什么东西好像被一下子充满了,他不经意的笑了笑,带领整个队伍按照她的指示进军,顺带还给她讲几个可能算得上好笑的笑话。


 


“喂喂你好好看着四周啊,万一遇到偷袭怎么办。”她的笑声越来越好听了,最后要笑断气却又强装镇静的感觉很有刚才那段情事的风味。明明一听到声音就很想回到她身边碰一碰她,但身为刀的本能却叫喧着让自己留在战场尽情另一种享受。


 


明明两个小时前还在床上纠缠。转瞬间,却已经又到了想要更多的地步了。


 


“要是受伤了你就来帮我手入吧。”鹤丸继续开着玩笑,可身体却自动感知到敌人的气息:“那帮人也是不看看这气氛。等下见。”


 


说完,鹤丸就挂了通讯,转身一刀刺进了身后敌方打刀的咽喉。


 


鲜血刺啦一声喷涌而出,刀身拔出来的滑腻感觉再次让他享受到本能的快乐。无论多少次都不会够,劈砍刺穿斩成两半,刀光剑影间的你死我生的紧张感加速了心跳和呼吸,跳跃翻转之间终于能让人不再有任何别的杂念。就像那时候一样。无论多少次多少次都不会够,来自根源的快感。


 


就像对她的所谓【恋爱感情】一样。


 


说再多话,在同样的部位抚摸上去感受亿万遍同样的触感,听无数遍你的娇喘或者悲鸣,让你心跳加速或者脸红得发烫,无数次的侵犯无数次的亲吻让你全身上下从身体到心都变成我的只属于我的只为了我存在的能完完全全接纳包容我的,但就算是这样也不会够,怎么发泄释放都很快就陷入不足的,心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一次次破裂被碾碎挤破爆裂但又重生被滋润温暖充满对你的爱意好像整个我都在为了你而生一样的,人们所称道的痛苦而又快乐的恋爱感情一样。


 


根本就没有什么尽头。没有。


 


 


 


 


“鹤丸,如果我死了,先你而去的话,你会怎么办。”


 


某日深夜,她闭着眼睛,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向他寻求答案,无论是真实还是谎言。


 


“我会去你的坟前。”当时他把脑袋枕在她的肋骨上,闭着眼睛,不假思索。


 


“然后?”


 


“试着去找轮回尽头的你。”鹤丸说着他的答案,也明白这是她想要听到的答案中的一种:“但是在此之前,我会去你的坟前。”


 


“为什么?”


 


“我想去,看看你死去后,被埋葬了的样子。”


 


“是吗……”


 


她想象了一番那会是什么样的景象,眼眶却慢慢热了起来,毫无缘由的泪水和心悸又再次被他简单的一句话给引了出来,一次又一次的。


 


“谢谢。”她哭了,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悲伤,她稍微坐起来一点,而鹤丸也从她身上坐起来,好好的抱了抱她,摸了摸她的头,拍了拍她的背。


 


“谢谢。”


 


“喂喂,我也没理由被你感谢吧。”


 


“……但是听了,你的,话,我就……”


 


“是吗。”鹤丸再次亲了亲她,把她的泪水舔舐进自己的嘴里,眯起双眸,看向她那让人心痛又怜爱的,闪烁着泪光的眼睛:


 


“我爱你。”

















评论

热度(66)

  1. 南风知我意_短片长篇小段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