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泳池篇

可爱

老流氓酱:

*现代paro,毫无理由的正太setting


*忍不住犯罪系列


*200fo感谢www  


----------------------------------- 




鹤丸国永怕水。 


鹤丸穿着小小的夏威夷风的四角泳裤,雪白细嫩的小腿在宽阔的裤口底下有些颤。他盯着眼前的游泳池,内心千千万万个拒绝,双手下意识的抱紧了刚刚小狐丸使劲用打气筒充气的一只白鹤款的游泳圈,塑胶发出被挤压时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鹤头险些被拧断,小狐丸在一旁看得慌。 


他忘了自己为何不习水性,但听三日月说那时他才四岁几,在游泳池里发生了些意外,导致他现在看见深水的地方就怂。 


如果不是学校规定上了四年级的学生必须开始参与游泳课,他是绝对不会想再接触游泳池的,但更不想在自己的同学面前像只小旱鹤一样挣扎,太丢脸了,他必须保持帅气的男子汉形象。 


于是他让三日月带他到小狐丸单身公寓配套的室内泳池,势必要学会游泳。 


鹤丸想了想,最后还是特没出息的宽恕了自己——至少可以踏进泳池里就得了。 




背后冷不防的被人轻拍一下,鹤丸吓得魂儿都快飞了,虽然他离那泳池有几步之远,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差点就掉下去了。 


鹤丸气呼呼的回头,在看见三日月的瞬间梗着脖子红着脸说:“我我我才没有被吓到!” 


三日月也换了件深蓝色的四角泳裤,赤|裸的上身肌肉线条均匀分明,宽阔的胸膛,紧实的腹肌,惹得儿童池边上带孩子玩水的几名妇女齐刷刷的盯着看。


三日月看鹤丸怕成这样,好笑的勾起了嘴角,要哄他下水怕是要好一会儿了。于是三日月索性将鹤丸整个儿抱起来,阔步往池边走去。


“啊啊啊三日月放我下去!”鹤丸在三日月怀里蹬着小腿挣扎,然而三日月将他抱得极稳,愣是晃都没晃一下,毫不犹豫的踩进了泳池里。 


感觉到拍打而来的水面浸湿了自己的后背,鹤丸不敢挣扎了,胳膊搂着三日月的脖子搂得极紧。三日月微微弯身,想把鹤丸放下来,然而鹤丸就是不松手,往怀里一瞥,鹤丸一张小脸都纠成了一团,三日月登时哭笑不得。


“鹤,这只是儿童池,不怕的。” 


这儿童池水面还不及三日月的腰间高,小孩子下去是肯定不会没过颈肩的。鹤丸半信半疑的伸出脚丫子探了探水面,三日月趁机托着鹤丸的腰,将他放下去。


“啊啊啊三日月!”一阵慌乱中,鹤丸的双脚已经碰到了池底,他赶紧蹬了两下腿,脖子抬得老高,一手抓紧三日月的手臂,一手在水面上胡乱拍打。 


三日月侧头闪了闪溅起的水花,手还托在鹤丸的腰上,笑道:“鹤,你冷静些,我抓着你的。” 


感受到三日月用力的抱了他一下,鹤丸才渐渐静下来,努力的适应着水的浮力,手却还是牢牢的攀着三日月的手臂,脚尖也一直垫着不敢放下。 


三日月伸手去够落在池边的那只白鹤泳圈,将它套在鹤丸身上,鹤丸抓着游泳圈让自己的身子往上抬了抬,然而他还是有些慌,双脚在水中毫无章法的蹬,身子也随着浮力一时上一时下的,便一手抓泳圈,一手抓三日月的手臂。 


“你看,没什么好怕的吧?” 


闻言,鹤丸忒委屈吧啦的看了三日月一眼,三日月见他的眼眶是真有些红了,带点歉意的笑着凑过去亲昵的亲了一下鹤丸的鬓角。 




那时也是三日月带他去的泳池,当时泳池没人,就他们俩在。玩了阵子后三日月想离开了,怕小孩子着凉便自己先起身到岸边去拿毛巾,想裹着鹤丸出来。而鹤丸套着泳圈自个儿在泳池里还玩得高兴。 


鹤丸那时还很小,身子轻又好动,也不怕水。三日月这才走开了一会儿,回头就见鹤丸不知怎的整个儿反了过来,双腿在水面上挣扎得厉害,周围泛起一圈圈的水花。 


三日月吓得心跳一滞,赶紧跳回泳池里将鹤丸拉起来。小孩子不会憋气,短短的一会儿,鹤丸就呛入了不少水,坐在三日月的臂弯里边哭边咳,咳得用力,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了。三日月也吓得不轻,一手轻拍着鹤丸的背,一手将他搂紧在自己怀里。 


水呛进气管和咽喉里本就难受,小孩子更是没法忍,当时鹤丸哭哭啼啼好久,三日月带着他离开泳池后他才抽抽噎噎的静下来。后来,三日月再带鹤丸来泳池时,他就死活不肯下去,连三日月要下水也不行,小胳膊扒着三日月的脖子直哭,逼得三日月带他回家后才肯罢休。




儿童池不大,今天又是周末,泳池里三三两两的小孩子都在嬉水玩闹,隔壁的大人池倒是没什么人,但三日月也不可能让鹤丸过去,就在儿童池边圈起了一个小角落教他游泳基础的踢水,连哄带诱了好一阵子鹤丸才肯拿下他的游泳圈。 


鹤丸双手抓着池壁边沿,双腿胡乱的踢打着水面,身子却还是僵硬,有时手一滑脱离了池壁,他就会慌起来,但好在三日月总是及时拉他一把。 


“慢慢来,不要慌,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三日月轻声细语的安慰着,他单手撑在鹤丸的腹下,帮助鹤丸稳住身子,一边耐着性子指导鹤丸的动作。 


比起游泳,小狐丸倒是更喜欢健身些。他用毛巾擦着颈间的汗水,从隔壁的健身房走出来时,见鹤丸状态还算不错,凑上前想鼓励两句,就见三日月极亲近的贴在鹤丸身边。 


小狐丸嘴角一抽,小声的说了句:“变态。” 


三日月依旧笑得温柔,眼底的新月却像弯镰刀一般刮着小狐丸,小狐丸浑身抖了抖,干脆起身到泳池边的沙滩椅上惬意的躺下。 


毕竟是亲兄弟,三日月什么猥琐想法小狐丸当然都懂。


教鹤丸游泳这种这么多肢体接触的机会三日月怎么可能会放过。


然而没多久,忽然却见三日月从泳池爬了上来,小狐丸可惊奇了,就见三日月路过他时朝他使了个眼色,然后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小狐丸就知道事情不单纯。于是他看了一眼泳池里的鹤丸,倒是挺乖的依旧照着三日月教的在练习着,虽然神情还是有点不安的一直往三日月走开的地方瞟。


小狐丸这么一看就懂了,感情三日月是在增加鹤丸对他的依赖感。


我靠,这心机可怕可怕的。小狐丸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然而结果总是出乎意料的。


一个边上玩着充气球的小男孩忽然朝鹤丸走了过来,“喂,你要和我们一起玩球吗?”


鹤丸看了两眼那小男孩手上的西瓜球,就答应了。


于是当三日月回来时,就见鹤丸和新交的小朋友在泳池里玩球玩得不亦乐乎,一时不慎摔进水里,出来时抹了把脸还能大笑着继续闹,全然都忘了自己怕水。


小狐丸已经笑得都岔气了,三日月无言了好久,最后只能坐在小狐丸身边的椅子上,默默的看着在水池里玩得高兴的鹤丸。


计划通,失败。




(完)


----------------------------------------


*我觉得再开这系列的脑洞我就要被警察叔叔抓走了


*写幼鹤真的让心情特别好23333 有点控记不住自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www

评论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