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刀剑乱舞]说好的吉祥物呢?!

重弦_肝新刊去了:

*数珠丸×女审神者


*OOC,文笔喂狗,慎入




————————————————




(一)


 


她自认为自己是个十分稳重之人,但她却做了一件特别不稳重的事情。


 


酒席上被青江和次郎灌醉,抱着数珠丸撒娇还说了满嘴的胡话。据鹤丸所说,她当时睡着了都抱着数珠丸不撒手,数珠丸也是好脾气,即使被她酒后调戏撒娇也是面色如常,唇畔的浅笑自始至终都维持在一个弧度,鹤丸说,数珠丸当真好脾气,如果是三日月在当时的场面下早就对主君动手动脚占便宜了,但是数珠丸就不会这样。


 


“哎呀当时真是吓到我了,数珠丸说要带你回房间休息的时候。”鹤丸倒了杯茶给她,“我当时还想我难道错看他了……没想到他居然在床边跪坐了一夜么!”说完就拍着膝盖哈哈大笑起来。


 


对面的审神者脸色涨红,恨不得堵住鹤丸那张嘴。


 


“你还说!我出了这么大的丑你们当时没人拦下么!”


 


鹤丸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用手背抹了抹眼角,说:“没有用啊主君,你抱着他不撒手,我和光忠两个人合力都掰不开你抱着数珠丸的手。”


 


审神者脸更红了。


 


宿醉之后头昏昏沉沉,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却被闯入视线中的数珠丸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您醒来了么,感觉可还好?我为您准备了一些汤水,请先用一些吧。”


 


“……”被扶起后,入口的是温度正好的汤水,刚好缓解了她干燥的嗓子。


 


“是有那里不舒服么?”数珠丸轻柔沉稳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她终于可以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宿醉之后的后遗症还没有好利索,和鹤丸说过话后,又头晕脑胀的要反胃。


 


喝了些汤药之后,躺在床上的审神者是真的一句话都说不想说了。


 


难受,太难受了。昨天她到底喝了多少酒。


 


“昨天数珠丸到底是怎么把你放在床上的,难道是你一沾床手就松开了。”鹤丸拿着团扇替她扇着风,不忘摇头感概,“亏我还期待你俩能发展出一段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来,没想到他连床都没沾吗。”正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审神者抬起手臂对着鹤丸的肚子就是一拳,软绵绵的没什么力道,鹤丸笑哈哈的没有在意。


 


“你别乱说,我和数珠丸是清白的……而且,我对他,根本没那个意思。”


 


“诶?是这样吗?你昨天明明说什么‘小珠珠你长的真好看,好想吃掉你哦’这种话。”


 


审神者捂着肚子翻了身过去,鹤丸拍拍她的背,“嘛不过你也不要在意,看数珠丸的态度他应该不在意这回事,找个时间好好和他道个歉好了,他人这么好,也不会怪主君的。”


 


这句话还像句话,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嗯”了声。


 


(二)


话说的简单,找个时间道个歉,真到实施的时候,看见数珠丸那一脸与世无争的表情后,她愣是半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倒不是她怂,是尴尬,大写的尴尬。


 


“主君,已经没事了吗?”那人温沉的声音徐徐传来,一如既往的好听。许是因为没听到对面人的回应,于是就上前了几步,回过神来的审神者就后退了几步。


 


“哦哦,我已经好利索了!”她哈哈干笑着,“前天真是给你添麻烦了,那些事情你忘了吧!还有还有,谢谢你那天照顾了我一晚上啊,真的非常感谢!”说完就提着裙子转身跑掉了。


 


直到审神者消失在了拐角处,数珠丸才举步走到她刚才站着的地方,弯腰,“簪花,掉了呢……”唇角的浅笑愈加温柔了些。


 


若要说起数珠丸在这座本丸里处于一个什么位置,审神者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数珠丸是吉祥物啊!”


 


吉祥物!


 


你看他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冷的仙儿味!这样的美人你舍得让他出阵干活下地!


 


嘛……话是这样说的,但该内番的还得内番,该出阵的还得出阵。虽然每次审神者都担心他的珠子会突然断开,头发打结之类的事情。


 


由于数珠丸实在太仙儿了,审神者当拿到他那会儿都是远观,对着他规规矩矩毕恭毕敬的。然后回头就能和同是天下五剑的三日月下棋赏花去。


 


“区别对待啊。”那时的鹤丸是这么说的。


 


不是她区别对待,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数珠丸相处,似乎连靠近他一步都是对神的亵渎,然而对待其他付丧神,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所以,供起来吧,不是当神供着,是当吉祥物供着。


 


然而她却对这个一直远观着的吉祥物越界了……


 


(三)


 


头发被短刀们编成了各种花样,路过的一期一振忙不迭的朝他道歉,并带走了一直闹着玩的短刀。


 


数珠丸口中说着没关系,手中捧着的茶杯飘散着缕缕热气,低垂的眼帘没有抬起,唇角的笑也不曾减退。


 


蹑手蹑脚的过去已经没什么希望了,数珠丸已经极为平静的开了口,“主君么……”


 


她怔了一下,然后站在了他身后,“是我。”


 


“能麻烦主君帮忙打理一下我的头发么。”他平静又小心的说到,“我一个人打理不好呢。”


 


长到拖地的头发打了结,编了麻花辫,变得乱糟糟的,他自己一个人,确实不好梳理。


 


“嘛,也不是不可以……”她边说边从她身后跪坐下,虽然写着满脸的不情愿,但还是帮他一缕一缕的梳理头发。


 


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掏出梳子,审神者在沉默许久之后,终于支支吾吾的开了口,“那天晚上……真是对不起啊,让你为难了吧。”


 


数珠丸手中的茶水已经没了热气。


 


“没有,请主君不必介怀。”他声音里透着一股让人安心的沉稳与温柔。


 


“你,别这样啊……毕竟是我不对在先,对你做了那样失礼的事情。”她皱着眉头,苦恼着,“又害得你照顾了我一夜,那夜里你都没睡吧。”


 


“我并不认为主君对我所做之事是什么失礼的事情。”沉默之后,他眼帘微动,却依旧低垂,“更何况照料主君,乃我分内之事。”


 


她手下动作顿了一顿,到底是叹了口气,“你啊,当真是个好脾气。”


 


对方没说话,她也就专心致志替他梳理长发。


 


在她又打开了一个结扣的时候,数珠丸动了动了身子,她马上有所反应,“啊对不起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不是。”他依旧冷静沉着,“只是这样一直坐着,有些不舒服。”


 


说出的话倒让她笑出了声,数珠丸不懂她为什么笑,正准备转过头去的时候,她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拿着方镜凑了上去。


 


太近了,近到能看见他低垂的眼眸中的色彩,吐息交错间,她已经满脸通红的后退开了。


 


“还,还还有一点没弄好!别在外面坐着了,进来里面!”她有些语无伦次。


 


数珠丸依旧平静,唇角的笑意却加深了一些。


 


“好,那么就要继续麻烦主君了。”


 


(四)


 


为什么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越界呢……


 


审神者陷入了困扰。


 


“您是有什么苦恼吗?”数珠丸低声询问她。


 


审神者侧眼看他,反问,“那你呢?有什么苦恼吗?”


 


他沉默了片刻,继而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倒是让她目瞪口呆了,没想到整天一副看破红尘模样的清冷美人居然也有困扰。


 


然后她默默的看着他从内番用运动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簪花。


 


“诶?”是她掉的那个。


 


“这是主君的吧,一直没有机会将其还给您,真是失礼了。”态度谦逊又极为认真温和,却也迟钝的可以……明明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还给她,偏偏等这个时候。要不是她随后反问一句,这簪花他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给她了。


 


她笑笑收了下来,也没问他是从哪里捡到的。


 


“那么现在能请主君说下您的烦恼了吗?”


 


审神者愣了半晌,试图从他身上读出什么来,然而那低垂着的眼帘,睫毛浓密,将眸子遮挡的严严实实。


 


“数珠丸,你到底想干嘛啊……”审神者叹气。


 


“……主君这话,我听不懂。”数珠丸也是实诚,听不懂就是听不懂。


 


“我都和你保持距离这么长时间了,可为什么现在我们会面对面的坐着喝茶呢?”说好的远观呢,说好的当吉祥物呢。


 


“莫非……主君,是不喜欢我。”他稍微低了下头,透着一股委屈可怜。看得审神者心脏都揪了起来,如此美人在你面前这样,你不心动?不心动吗!


 


“诶,我不是那个意思……”她瞬间一股负罪感。然而并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我意思是,我怕和你走的太近……会亵渎你……”


 


“为何会这样想。”他抬起脸来,“不能与主君亲近,才是身为刀剑的悲哀。”


 


她眨了眨眼,“你真的这么想的?”


 


对方点了点头,“更加逾越一些的话,应当是,我对主君抱有好感。”


 


她怔住,然后惊愕不已,“哎哎哎??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她直起身子来,双手撑在桌面上,睁大眼睛看着数珠丸。这和她印象里的那个看破红尘的清冷美人的形象不一样啊!


 


他似乎不懂为什么她会这么大的反应,低垂的眼睛终于抬了起来。


 


“我说了什么很奇怪的话吗?”


 


审神者震惊中,同时又沉溺于他双眼的美丽之中,得以察觉的时候,反倒是自己红着脸重新坐下了。


 


“啊啊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说他迟钝好呢还是坦率好呢。


 


“那那天夜里,你为什么没动手啊。”审神者用手撩开额前的刘海,斜眼看他,“明明是个好时机不是吗。”


 


大概是什么都看破了,所以才会意外的坦率,有什么想说的也不会隐瞒,“不瞒您说,那夜我确实动过心思。只是转念想到,喜欢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能那样对您。”


 


……真的如同大家所说,是把既温柔又好脾气的刀。


 


她大抵是败下阵来了,吉祥物什么的,以后再也不用存在了。


 


(五)


 


“呀……如果不出我所料,主君和数珠丸两个,在一起了吗。”鹤丸伸手勾住青江的肩膀,青江摸着下巴,远远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没想到我出手晚了,主君就名花有主了。”


 


路过的明石拍了拍他的背,说着你要出手早出手了,哪里还轮得着数珠丸。


 


于是几个人就闹着笑了起来。


 


正在替数珠丸梳理头发的审神者听见河岸对面的闹腾声音,转头看了一眼,那三个已经勾肩搭背的离开了。


 


“所以我还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她手里的梳子停了一下。


 


“嗯……那主君为何要答应我呢?”他转过头看她,唇畔浅笑温然。


 


一直在替她排忧解难的数珠丸头一遭反问了她,而审神者又一次红着脸从后面抱住他,将脸埋进了他的颈窝。


 


这家伙的眼睛,大概有诱惑人的魔法。


 


审神者如是想着。


 


【终】


 


*数珠丸是把好刀


*别问为什么数珠丸会喜欢婶婶,作者也不知道【


*然而我们仍然不知道数珠丸的眼睛是什么样的【……

评论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