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夜愿

药_咸鱼社社长:

未经作者允许,禁止转载。




刀剑乱舞乙女向同人,数珠丸恒次 x 女审神者。这是一只撩妹技能满点的珠子(对你没看错)……大概有点OOC?其实是因为我想要看到珠子攻起来(笑)。


…………………………


某日朝议。


 


“数珠丸还真是坚挺持久呢。”审神者看着手里的演练结果记录单,一手捏着自己的下巴十分认真地说道。


 


座下突然鸦雀无声。


 


审神者犹自掂量记录单上不太好看的成绩,并没有注意到当下气氛的转变。付丧神们将视线投向那位被点了名的同僚,发现他只是如同往常那样面色平静地垂目端坐,审神者那句十足露骨的话语并没有令他产生任何动摇。


 


不过,尴尬与好奇很快又因为审神者的解说而消失得一干二净。


 


“最近演练场上多了很多极化短刀,相当难应付呢,幸好数珠丸统率高,好歹也能撑到C胜利。”她翻看完最后一张记录表,然后把手里的一沓资料放在桌上,这才抬头看向气氛有点奇怪的座下,“怎么了,都摆出这么蠢的表情……”


 


“主,在用辞遣字方面,您应该多加斟酌才是。”名誉无端受损的当事人既不生气也不显露出尴尬的样子,而是对她作出一番客气的劝告。


 


“……?”


…………………………


 


在繁星点点的夏夜里敞开窗户,吹吹风,听着藏身于树影中的虫子发出断断续续的鸣声,慢慢地酝酿睡意,实在是件惬意的事。


 


屋里点着一盏薰香灯,黄色灯光透过磨砂质地的白色玻璃灯罩,在周围晕成了一小片朦胧的光华,配合着清淡得若有似无的驱蚊薰香的香气,气氛安逸催人入眠。


 


可是眼看午夜到来,外面夜色深沉,她却不能顺利地入睡。


 


她大半个身子趴在床铺上,正伸长手臂去够放在床边的薰香灯。有只虫子不知何时闯进了灯罩里面,因为找不到出口,它正在那狭小的空间里胡乱飞动着,不时撞到坚硬的罩壁弄出些许轻响来。她屈起手指弹了弹灯罩,假装在观察那只受到惊吓后变得越加慌乱的虫子,眼角余光却不着痕迹地扫向了端正跪坐在床榻前的人。


 


过了一会儿,果然如她所料,那人向这边伸来一只手,隔着一层薄薄的白色手套,五指修长的单薄手掌覆在她的手背上,连同她的手一起握住茶杯大小的灯罩。不等她缩回手,他已经就着两人手掌交叠的姿势提起了灯罩。


 


失去柔化屏障的灯光陡然亮了好几度,感觉双眼有些不适,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挡在眼前。待到周围的光线重新变得柔和暗淡下来,她抬起头,只看见他正望着窗外,似乎在目送着重获自由的虫子飞远。


 


不知是反映了夜灯还是生来如此,他低垂的双目在这样光线低迷的夜里越加深幽得让人无法看透,却又平和得不带任何侵略性。他静静望着窗外好一阵子,察觉到她的视线,才把目光收回来转到她的身上。


 


不知为何,她下意识地避开了对视,匆忙抽回自己还被他握着的手后,很快从枕下抽出了一把绢丝扇面的团扇假装给自己扇风。系在扇柄上的吊坠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摇晃,发出“叭嗒、叭嗒”的声响。


 


床铺的那头有电风扇持续送风,从脚部到身体都能获得十分舒适的体感,自然是用不上扇子来手动扇风的,她不过是借着这样的动作来掩饰自己尴尬。那人大概也清楚这点,所以他再次伸手过来握住她持扇的手,止住了她摇扇的动作。


 


“……怎么了?”她颤声问道。


 


数珠丸倾身上前,隔着一层半透明的绢丝团扇,目光落在了扇后那双微启的唇瓣上。因为靠得很近,甚至可以看清她在紧张之下嘴唇不自觉的细微颤动。团扇遮去她的大半张脸,惟独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眼满是顾虑地打量着他。


 


『因为您说了那种话。』


 


一一也难怪她会戒备到如此地步。


 


“到、到底怎么了嘛……”对方不言不语无形中给她增加了压力,加上自己的手就那样悬着抽不回来,这使她感到非常的不自在。


 


数珠丸微微一笑,用另一只手抽走她手里的扇子,“已经很晚了,请休息吧。”他托着她的手掌,轻轻归还到她的身前。


 


“……哼……”轻哼一声后,她如他所劝说的那样,缩回床上规规矩矩地躺好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明对方并没有做出任何失礼的举动,她的心底却冒出了一点不平的情绪,说是生气又过了,说是不满,可是又不太对……


 


“我说啊,守夜什么的就算了吧,溯行军不会笨到直接攻过来的,你就回去睡……”


 


“不可怠慢己任。”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数珠丸打断了。


 


“……”她看着他,纠结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算了,由他去吧。……虽然这样宽慰过自己,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但是,果然还是一一


 


“那个……”她犹豫着开口,没有看他,只敢把目光定在枕头上的一道褶皱上,“不介意的话……”


 


“是?”


 


“……这里。”


 


数珠丸看着那只刚刚被他握过的娇软小手在她身前的空位上拍了拍。侧躺的姿势使得她脸旁的发丝都搭在了脸上,此时看不清她的脸作何表情,却能从发红的耳廓猜出一二……他微微勾起了唇角。


 


“恭敬不如从命。”


 


绵转的垫被往下塌了几分。男人除却妨碍睡眠的珠串和外衣后,仅着一件灰色衬衫和深色的长裤,就这样坦然地和她面对面躺在同一铺床上。


 


她连忙背过身去。


 


微温与烧灼,皆来自背后那堵会呼吸的墙,他存在于那里,不声不响,不动分毫,可是毫无疑问确确实实就在那里。无限靠近,并未没有产生接点……可是,他的存在感强烈得令人无法忽视。


 


……沉默。期…待……?


 


“睡不着?您是有什么烦恼吗?”比平常略微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不、不是……”她的肩膀抖了一下,不禁暗自猜测那近在耳边的吹息和声音的主人,和她几间还隔着几分几厘的距离,“我还在醖酿睡意……”


 


“是吗。”他似乎不是很在意她的回答。因为在应答的时候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漫不经心。


 


对方的话语没有什么意义,为了保全突然觉醒的女性矜持,她忍下了接话的冲动。……为什么会有点期待,期待他能向自己再次搭话呢?简直莫名其妙……!


 


可是,互相之间沉默了片刻,他却只是轻叹一声,在她准备自欺欺人说服自己并没有在失望的时候,有只手轻轻握住了她侧躺时在上的那只手的上臂。


 


几乎在同时,她忍不住猛然一颤,紧张得连声音都变了调,“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为什么这样问?”


 


“你今晚……有点不一样……”她一边思忖着合适的用词,一边努力平息着心底胡乱膨胀的某种情绪。


 


他的拇指不时在她的上臂内侧轻轻画着圈。这个部位并不特别私密,但因为紧贴着肋部,又比其他地方更为敏感,这种看似不经意的触碰触发了某种微妙的感受……


 


“今晚以前,我一一是怎样的?”


 


“……”被问了这样的问题,要如实回答是不难,可是,总感觉一旦说出来,就会陷入某个圈套……


 


“嗯?”


 


刻意压低的鼻音听在耳里,有那么一点……震动耳膜。


 


“不回答我吗?”


 


看来他是不打算让她以沉默蒙混过关了。


 


“你到底想怎样一一”怀着莫名的情绪,她忍无可忍地转过身去。


 


“……”


 


“……”


 


仅有那么一分一毫的距离,她差点就要撞上他的脸……以接吻的方式。对方显然也没有料到她会突然转身,一瞬间也有些发愣,原来搭在她手臂上的手还悬空在那里,待到反应过来后又重新放了上去。


 


“为什么突然急躁起来了,嗯?”他的薄唇一张一合。


 


灼热的气息,毫无阻碍地迎面吹拂在她的脸上。太近了,实在是太近了,近得连他藏在羽睫下的幽深双目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想要退开一点,但他没有一点要放开她的手臂的意思,隔着他的手套和她的衣袖,两人的体温逐渐交融……


 


“我……我不明白你到底……”


 


“我不过是遵从自己想与您交好的本心。说起来,皆因您一再撩拨,才会令我这样……狼狈。”最后两字的咬字,已经轻得只剩下了气音。


 


“撩拨什么的我才没……诶?交、交好……”被安上撩拨他人这种轻浮的罪名,她下意识就是反驳,可是下一秒,她的关注点就完全转移到了某个意味深沉的字眼上。


 


 “如此唐突地向您求欢,是我失态了。”他诚恳地向她低头表示歉意。


 


审神者哑口无言。直白到如此程度,某种意义来说,难道不是代表他……有着不被拒绝的自信吗?……这个狡猾的男人。


 


“……所以,今夜,您会让我得偿所愿吗?”


 


夜色茫茫。


................................


虽然我觉得写到这里就停是最带感的,但是,我知道急刹车是不对的。


好啦,有肉的完整版点这边。不吃肉的读者请止步。



评论

热度(292)

  1. 南风知我意_江雪姬_重口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