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下雨天

白衣温酒人:

  
  
  ·梅雨景趣真好看啊!!!
  
  ·乙女向
  
  ·ooc瞩目
  
  
  
——————————————————————
  
  “诶?下雨了?”
  
  院子里的短刀们最先察觉到淅淅沥沥小雨的到来,五虎退的小老虎们打打闹闹地跑向长长的回廊,坐在屋檐下喝茶的莺丸和三日月向外伸出手去。雨滴滴落在手上的沁人凉意,舒缓了前几日的酷暑。
  
  “主君说她给本丸买了梅雨景趣,这段时间实在是太过燥热了。”长谷部拿着公文路过时解释着,接着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不过,也给了主君偷懒的机会,什么“啊——雨天就是要睡觉”这样的话,还真叫人困扰。”
  
  “哈哈哈,小姑娘还真是会找借口呀。”三日月放下了茶杯,和莺丸整理了茶具,回过头看他“不过,长谷部先生不是也乐在其中的样子?”“为主分忧是我的职责。”长谷部蹙紧眉头“主君偶尔想要休息也是正常的。”
  
  “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吧?”莺丸站起身来“不过说起来,今天的近侍不是长谷部先生吗?在主君提出来雨天想要睡觉的时候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啊——真凉快,这样阴沉沉的天气,就是适合睡觉。”
  
  打开了屋侧的窗户,审神者狠狠地吸了一口带着泥土气息的新鲜空气,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乌黑的长发蜿蜒地散开,她把头埋在双臂中,在床上缩成一个小小的团,像是猫咪找到了安全的归宿,小脸在柔软的布料上蹭了又蹭。
  
  “嘿!猜猜我是谁?”
  
  身体被人抱在怀里,眼睛被人从胳膊的缝隙伸进来的手捂住,背后虚伏下的温暖的身体,有温热的气息痒痒的洒在颈间,还有措不及防落下的轻柔的亲吻。
  
  “一点也不也惊讶好吗鹤丸?”
  
   审神者笑嘻嘻地翻过身子面对他,鹤丸的胳膊撑在她的颈侧,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脸,接着用额头轻轻与她的额头相抵,在对方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又装作委屈的样子“啊——一点都不惊讶吗?”
  
  审神者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鹤丸不在撑着自己的身体,他顺势抱紧她滚在了床上,伸出一只手抓住杯子盖上他们。白色的脑袋在审神者的脸侧蹭啊蹭,像是什么大型的兽类。
  
  “喂喂,很痒啊——话说鹤丸我记得你今天不是近侍哦。”审神者笑着想要推开他,却被抓住了手握在掌心。鹤丸熔金色的眼眸看向审神者,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嘛,反正长谷部现在不在,主不是想睡觉?我陪你啊,长谷部君回来一定会很惊讶——”
  
  惊讶的把你劈了吧?审神者在心里默默地想。
  
  “雨天为什么要处理公文呢,这样的天气就是适合睡觉啊。”鹤丸还在耳边说着,她抬头看他耍宝狡辩的样子,明明拥有那样颠沛流离的身世啊,他却活泼明快的像是一个少年人。说起来,就算是这样一身雪白的活泼明快,在那样长久的黑暗里,会不会怕黑呢?所以才不断的追求惊吓来带给自己别样的安心?
  
  真是,很可爱。
  
  主动吻上浅红色的嘴唇,鹤丸惊讶地张大了眼眸,透亮的熔金色眼睛里划过几分笑意,他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温柔的吻,感受着怀中少女的宠爱与温柔,回报以深沉的爱意与怜惜。
  
  “好啦一起睡可以哦。等长谷部君回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吓,嗯?”扯了扯鹤丸白皙的脸颊,审神者缩在他的怀里,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许久,头顶传来忍不住的一声轻笑,额头被温柔的亲吻,却被紧紧地抱紧了那个给人满满安全感的怀抱。
  
  “您真是我最无法预料的惊吓啊——”
  
  
  
  
  
  
  
  
  
  
  长谷部:我有句mmp我一定要讲
  
  
  
  

————————————————————
  
  emmmmm很久没更文了我来混更,过两天会有一个段子的更新,然后就要等我考完试再开长篇啦,古代汉语背诗背到崩溃……
  
  

评论

热度(79)

  1. 南风知我意_白衣温酒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