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哥哥撩错人了怎么办在线急等(下)

-451-:

*今天过了好久才发现是愚人节,失去了一个做坏事的机会,感觉损失了一个亿


*结尾章好长啊。三日月:我听说你们要审我


----------------------------------------------------------------------------


今天周末的时候,妹妹觉得家里情况有点不对。


鹤丸今天去和同学买参考书了,估计得顺便吃喝玩乐一阵子才回来。妹妹在家里睡觉,下楼就听到石切丸的声音。


“三日月,今天我们有事情问你。”


听起来声音好严肃啊,妹妹立马悄悄躲起来,小心地探出头看大厅情况。只见石切丸,岩融,今剑,小狐丸坐在对面,三日月面对着他们,妹妹只看到背影,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可是石切丸他们表情看起来好认真啊,感觉到台风的气息,妹妹立马悄悄上去把手机拿下来,在墙后面握着手机不由得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石切丸坐在中间,面无表情地盯着三日月。早上八点鹤丸出门,石切丸立马就把三日月逮住,然后让他开家庭会议。要知道他们这家庭会议几百年没开过了,特别集体对着三日月开会倒是第一次见,堪称奇景。


三日月好奇地看着他们觉得挺好笑的,脸绷得那么紧,也就小狐丸心不在焉,一脸想离队的样子。三日月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今剑已经掏出了小笔记说:“会议要记录的,不能撒谎啊。”


三日月点点头,他看起来也是挺好奇自己兄弟要做什么。石切丸清咳几声,然后看向岩融:“你们做弟弟的有什么想问就问吧。”


虽然揭竿起义说要审三日月,可是面对本尊,没有一个想先开口。石切丸看岩融,岩融看今剑,今剑看小狐丸,小狐丸眉头抽搐,今剑说:“让最小的先来。”


平时吃饭怎么不见你们把鸡腿留给最小的?小狐丸看着兄弟们的视线,又看着好奇的三日月,想了几分钟说:“兄长大人吃过了吗?”


“吃了一点。”三日月今天就吃了只鸡蛋加一杯牛奶,然后就给捉过来开会了。小狐丸感觉到其他人嫌弃的视线,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说:“最近家里有些事情想征询您意见。”


三日月扫了他们一眼。征询什么要出动这阵容?三日月想了一下问:“什么意见?”


三日月抬起眼皮和小狐丸视线对上,小狐丸坦荡荡地看着三日月,视线交汇三秒然后各自收回,双方眼神信息交流完毕。小狐丸问:“您喜欢鸟类吗?”


三日月饶有趣味地看着他说:“嗯,还成。”


“考虑过养鸟吗?”


“确实在生活规划内。”


“白色的您觉得怎样呢?”


“嗯,挺好的。”


小狐丸懂了,然后看向他那些一头雾水的兄弟说:“我问完了。”


你就不能问点群众听得懂的问题吗!连妹妹也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们这对话交流几个意思。三日月见他们那惊讶不解怀疑的眼神表情,他喝了口茶清清喉咙,漫不经心地说:“想问什么就问吧。”


他们几个面面相觑,三日月那表情一副你们想搞事他都知道了,有事直说无事退朝。于是除了小狐丸全体坐好。他们豁出去了,审讯呢!必须拿气势问出点啥!于是岩融摆出一个很凶的样子说:“说,你和鹤丸是怎么回事?”


妹妹一惊,这是东窗事发,三堂会审啊!妹妹立马按手机发帖【惨了,目标人士似乎被兄弟发现了和我哥哥的关系,现在被逼供中!】


“父亲还没再婚前我就认识他了。”三日月很自然地说:“我们是熟人了。”


“熟悉到什么地步?”今剑拉着小狐丸的手腕说:“小狐丸说看到你们牵着手回来的!”


小狐丸立马移开视线装作不知情,三日月看着今剑说:“你现在不也牵着小狐的手吗?”


今剑和小狐丸互相看了一眼,今剑立马撤手。好啊嫌疑犯居然在打太极,玩弄法官,蔑视法庭。岩融和今剑立马看向石切丸,表示他是老大,怎么都得给个话啊!石切丸在众人的殷切目光下组织了一下语言说:“你们……应该没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关系吧?”


三日月微笑着不说话,岩融和今剑都快把他盯出洞来了。三日月就是不说话,笑得一脸惬意。小狐丸斜了他们一眼,没好气地说:“其实他们是想问您是不是在和鹤丸谈恋爱。”


这又忽然问得太直白了,岩融和今剑还有石切丸立马看向小狐丸,怎么一点铺垫都不给,居然不按套路来。不过也只能顺势接下去了,他们立马用视线逼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谁知道三日月根本没有被戳穿的不好意思,他说:“嗯,是的。”


没想到还真是?除了小狐丸另外三人目瞪口呆,石切丸也忍不住问:“你和鹤丸?谈恋爱?”


“就小狐见到那天吧。”三日月抬了抬手说:“刚在一起。不过之前我们关系就已经发展得差不多,只不过没确定而已。”


妹妹好惊讶三日月居然那么直白地就说出来了。想起鹤丸之前就因为不知道怎么说所以纠结得不行,三日月居然直接摊牌了?妹妹好紧张,看岩融他们那个目瞪口呆的样子,万一他们不答应怎么办?


石切丸听了脸色就有点不好,他说:“还真的在一起啊你们。”


“嗯,如假包换。”


除了小狐丸另外三人捏了一把汗,石切丸小声说:“这种贴心服务,就不需要了。”


这样想难怪鹤丸第一次来的时候表情那么奇怪。想来绝对不是因为认生,是因为见到了三日月尴尬啊!估计当时他窝房间里就是躲三日月,谁知道被他们这群不知名群众推了一把。什么沉迷作业,绝对是被恐吓了。威逼利诱!色诱!就知道三日月忽然去当老师有猫腻!想起那天去游乐场居然还让他们同一屋檐下,今剑捂着胸口痛心疾首,念念有词说:“完了完了,本来还能抢救一下的,我居然不知不觉把人给卖了。”


岩融扶着今剑肩膀表示你是男孩子要坚强。石切丸忍不住说:“你这太突然了吧?我听了都愣了,你让妹妹怎么办? 她才多大啊,刚到新家就这样,她小孩子知道了对教育不好啊。”


妹妹听到他们提起自己,以为他们觉得自己不答应所以才反对,于是忍不住探出头说:“哥哥,我没关系。”


全体看向后头,不知道妹妹什么时候来的到底听了多少,会不会影响世界观。只有三日月见到她笑着招招手:“起来了?”


妹妹点点头乖乖来到三日月那边,坐到沙发上。三日月摸了摸她脑袋微笑地看着其他人说:“有什么继续问吧,我听着。”


石切丸他们觉得三日月这是挟持了人质,现在更加有恃无恐。


这下子更不好问了,总不能问得太直白污染孩子的心灵。妹妹见他们表情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她就先说了:“我知道他们在一起啊。没关系的,哥哥喜欢就可以。”


也不知道妹妹知道多少,跟着他们两有没有见到些什么冲击画面,影响心灵。今剑痛心地跟三日月说:“你可是教育工作者啊!”


“临时的。”三日月接着补充。“虽然不排除我之后可能会去大学当老师。”


妹妹抬起头眨了眨眼睛问:“三日月哥哥,你还要去大学盯我哥哥啊?”


“嗯,给你哥哥拍毕业照怎样?”三日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神秘地小声说:“还没确定的事情,先不要告诉你哥哥,好吗?”


虽然不应该隐瞒自己亲哥,不过这都是没影的事嘛,不能做不实报道,妹妹点点头。岩融他们觉得惨了,妹妹已经被教坏,都成了共犯了。大势已去,无力回天,只希望家庭教育能健全些,毕竟眼皮底下,量他们也不会太过。但还是需要确定,于是石切丸他们合计了一下,然后问:“除了牵手,你们日常还做过什么?”


妹妹帮着回答了:“我看到他们有亲亲。”


这下子连三日月也有点不好意思,无奈地摸摸妹妹的脑袋。面对兄弟们的目光,他说:“下次我注意一下。”


三日月也算坦白,除去鹤丸去酒吧遇到他还有他先追自己那些事情,其他该交代的都说了。此时他们两在一起,迟早要说,不如今天趁着机会摊牌了。三日月说完后问:“你们这是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实话说他们是不干涉恋爱的,对于什么纠结关系也不是很在意,单纯就是因为从来没升过三日月的堂,所以一有机会就趁机起哄。岩融摸了摸后脑勺说:“不同意这个倒是没有。毕竟这是你的事。”


“虽然我是有些惊讶。不过……”石切丸看向岩融他们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我是没什么意见的。”


“那既然没意见,你们那么大阵仗地开家庭会议干什么?”


全体肃静,然后装作听不到,最后还是由今剑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三日月说:“关心你的生活啊。”


妹妹看他们没有意见,高兴得马尾都翘起来了:“哥哥,你们答应了?”


实在不想看到妹妹失望沮丧的样子。看着微笑的三日月,他们只觉得自己发现太迟,这人质已经完全被挟持了。要是他们反对,倒是显得不近人情,所以都没有吱声。三日月摸了摸妹妹的脑袋说:“你去帮我拿一下纸和笔来。”


妹妹听话地点头,跳下沙发回房间拿纸笔。他们全部人一脸狐疑,只听见三日月例行公事一样慢悠悠地说:“谢谢大家理解和支持,我很高兴。想来父亲他们快渡完蜜月回来了,记得我们家都是少数服从多数的。”


大家都有不详的预感,只有小狐丸一脸早猜到的模样听天由命。这时候妹妹已经拿着纸笔过来了,三日月表扬地摸摸她脑袋,示意,“你拿过去给哥哥们吧。”


“嗯!”


妹妹走过去把纸笔递给他们,三日月靠着沙发,叠起腿坐好,看着他们说:“迟些我会去接父亲他们,事情也会跟他们说清楚。你们对此支持的意向我会转达。”三日月摊了摊右手,说:“麻烦你们写一下,签个名吧。”


这是让他们站队吗?这真写了就是他们全体造反啊,到时候要是父亲有意见三日月拿着这纸出来,父亲以为他们合谋怎么办?全体成共犯啊。所有人陷入了沉默之中,岩融想了一下说:“可是我觉得就算我们写了,父亲也不一定在意吧?”


三日月想了一下,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


大家松了一口气,表示你想明白就好。


“那你们多写一条,如果父亲大人不答应,你们全体脱离家族吧。”


“???”


妹妹听得似懂非懂,看着三日月问:“哥哥,脱离家族是什么意思呀?”


“就是大家在一起,感情很好的意思。”三日月亲切地解释完,然后用充满笑意与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的兄弟。“我想哥哥们应该不会对妹妹撒谎的吧?”


大家都有一种被噎住的感觉,可是面对妹妹真诚的眼神,他们又不能不接这递过来的纸笔。在所有人都犹豫怎么接这橄榄枝的时候,小狐丸拿过了纸笔开始写。所有人都很惊讶他居然第一个就范了。只听小狐丸小声说:“所以我说,就不该审他。装不知道最好。”


小狐丸写完递给今剑,今剑拿着看小狐丸的笔迹,最后只能叹一口气然后签了。所有人都写好了签名后妹妹拿回去给三日月。三日月检查完之后收好,真诚地说:“谢谢大家。”


眼看完事之后大家还盯着自己,三日月困惑地问:“还有问题吗?”


有些问题他们真的非常想知道,这才好评估三日月跟鹤丸到底去到哪个档次了。可是妹妹在,实在不大好问出口,可是他们又很想知道。今剑挣扎了一下,问:“你们除了,就妹妹刚才说的那个,日常还做什么?”


三日月以为他们想知道他和鹤丸两个人日常会做什么,他说:“会接送他上学,约会的话,之前也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牵牵手这些情侣都会做。”


不,他们想问的不是这个。听了这些描述还是心里给猫爪挠过一样,但是想不出形容词提问。于是全体看向石切丸,想着他作为老大,见多识广高材生,医疗界的人才,肯定能想出个什么不会让妹妹听得懂的手术词汇来问那个问题。石切丸在众人的殷切视线下思考起来,斟酌了一下,然后问:


“那我想问一下,你们两个相识期间,有进行过为爱情鼓掌的行为吗?”


三日月有些不解,可是对面其他人已经兴奋地打了个响指表示问得好,然后集体举起手,用行动给三日月解释,同时鼓掌了三声。


啪啪啪。


空气陷入了沉默,妹妹看着他们又看看三日月,这到底是什么肢体交流?什么意思呢?可是三日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好像看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那样,好不容易忍住笑意了,他也抬起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简直掌声热烈。


看得三条的其他人目瞪口呆,无法直视。所有人那句“三日月宗近你居然……!”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只能捂着胸口内伤。这眼皮底下作案次数……石切丸捂着眼睛不忍直视,今剑手抖地指着三日月颤了颤,居然还真有!鼓掌还那么热烈!那些什么欺上瞒下脱团不说,还暗通曲款那么多次!不觉得你们这样顶风作案太过刺激,有照顾过还没谈对象的他们的心灵吗?居然还笑得那么意味深长!明晃晃地表示就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不能当着妹妹的面说他啊,他们捶着沙发一脸沉痛,妹妹看哥哥们那憋着内伤的模样,不由得困惑起他们这集体轮流鼓掌几个意思呢?


鹤丸回来后觉得家里好像气氛有些不对。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意味深长。石切丸先走过去,语重心长搭着他肩膀说:“虽然我不是过来人,但我是学医的,你自己日常多注意点。”


石切丸说完就摇头回房间了,今剑抱抱他,岩融也一副看开了的表情拍拍肩说:“节制些。”


听得鹤丸一头雾水,最后小狐丸走过来跟鹤丸说了一下悄悄话,鹤丸先是不解,听到最后脑子轰地一声,小狐丸搭着他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年轻人大家都懂,但记得注意场合。”


等小狐丸走了之后,妹妹走过来抬起头看着它哥哥问:“哥哥,为爱情鼓掌是什么意思呀?”


鹤丸先是一愣,琢磨了一下之后瞬间炸了。妹妹看到鹤丸耳根都红了,嘴唇抖了抖却说不出话。好不容易深呼吸了几口气扯出笑容耐心解释就是恭喜欢呼的意思,然后让自己妹妹听过就算,不要深究。接着他大步走上二楼,门都不敲直接推门进去。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从椅子上转过来,他看着鹤丸大步走到面前气急败坏的样子,伸手把他抱住给了一个欢迎的吻,侧头看着他问:“回来了?”


鹤丸被三日月这怀柔政策弄得松懈了一下,可随即回过神来。他看着三日月真是词穷了,三日月看鹤丸这无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忍不住把他拉怀里坐大腿上,握住手抬起头说:“这不是挺好吗?我帮你都挡了。”


“还你帮我?”鹤丸瞪大眼睛。想起刚才全家看他那表情简直就是生活大爆炸,也不知道他们脑子都想什么三日月说了什么,鹤丸只觉得他出去半天你们就在家里搞事。想起刚才其他人看他的眼神,鹤丸就忍不住捉住他咬牙切齿地说:“你这次真的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吓,我是不是该谢谢你?”


“不客气。”三日月抱着鹤丸戳了戳他的脸颊,抱着他就觉得十分舒心。三日月点了一下自己嘴唇说:“要谢谢我吗?”


鹤丸看着三日月这样子也不知道该不该生气,最后给他盯着自己那意有所指的表情弄得都绷不住笑了。他捧着三日月的脸低下头,意思意思地亲了一下,然后被三日月捉住不放。本来一开始也就想着亲一下算了,没想到鹤丸自己也渐渐配合了起来。在接吻的时候看到三日月睁开眼睛盯着自己,鹤丸忍不住闭上眼睛,心里想啊想。


这人有毒啊。


在迎着众人的视线,大家心里达成共识也没怎样的情况下,三日月留下了他出去一趟的信息,然后两天没回来。


起初三日月也说过自己要去接机,因为他们父母终于度完蜜月回来了。鹤丸听着的时候脑袋从杂志上探出来,三日月看到他惊讶的眼神后点了点他脑袋说:“没事,我会好好说的。”


鹤丸忐忑了一天,夜晚的时候发信息给三日月没回。发给他自己亲妈,也没有回复。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结果第二天晚上三日月也还是没回来。


妹妹听说了妈妈要回来,本来就挺期待的。结果这两天音讯全无,三日月也不见了。她不禁抱着玩偶来鹤丸房间,问他:“哥哥,妈妈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鹤丸也不知道,发信息都没回,打电话也不通。鹤丸都想要不要报警,不然不至于连他妈妈也不回信啊。妹妹也觉得不对劲,她从床上跳下来说:“我去问问哥哥们。”


妹妹悄悄下楼,正好看到今剑他们在厨房。还没有过去就听到岩融他们商量说:“怎么办?父亲发了大火啊,这回是不是真的要完蛋了啊?”


“不知道兄长大人说了什么,但我看人估计现在回不来了。”


“要不要去看情况啊?四个一起上保得住吗?会不会全军覆没?但万一三日月被严刑拷打时间长了撑不住怎么办啊?”


“……我觉得你应该少看点电视剧了。我们家训孩子都是小黑屋反省流的。”


妹妹觉得这对话很奇怪,三日月怎么回不来了?她立马上楼汇报,鹤丸听了之后脸色就变了,冲下楼闯入他们厨房密会。妹妹跟在后头,听到鹤丸问:“三日月呢?怎么回事呢?”


那时候今剑他们四个人在厨房里拿着酸奶吃着说悄悄话,没想到鹤丸风风火火冲下来。岩融拆了包装纸递了一杯给鹤丸和妹妹,说:“吃吗?”


酸奶不错,于是鹤丸和妹妹就跟他们吃了起来。


吃了半天觉得不对,于是鹤丸放下第二杯酸奶回归正题,问:“三日月呢?”


岩融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说:“出征失败了吧?”


石切丸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说:“父亲很生气,估计把他软禁了。”


今剑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说:“估计真要给赶出家门了。”


小狐丸斜了他们一眼,说:“想想办法吧。”


想什么啊,喝酸奶吧。他们几个摇摇头然后干了一杯酸奶,一副三日月一路走好要祭天的模样。今剑舔了舔嘴巴的奶迹,说:“怎么救啊,救不了啊。东窗事发看爸爸那个态度就是不乐意啊。”今剑有点兴奋,他扯了扯石切丸问:“会不会好像电视剧那样,开庭审讯三日月,然后火速给他相亲啊什么的永绝后患啊。”


“这说不准。说不定直接在压着他结婚了。”岩融觉得有可能,不然他去北海道那么久干嘛啊?岩融点点头说:“不然他怎么给弄不见了。估计就在爸爸那里僵持吧。”


然后他们又抬起头齐声说:“噢,三日月可能真的要和我们say goodbye了。”


妹妹咬着吸管一脸担忧,鹤丸转过身去按了几次电话给自己妈妈。好不容易接通了鹤丸立马走远几步。其他人全部探出头竖起耳朵,音量有点大啊,语气颇为激动。只听到鹤丸刚说了几句电话就挂了。眼看他往回走所有人立马重新站好,只见鹤丸走过来就问:“知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鹤丸要亲自过去,随随便便收拾了一下就上网查机票,看着北海道的机票再看看自己的存折叹了一口气,妹妹在后头探出头问:“哥哥,你要去啊?”


“嗯,我去去就回。”鹤丸一边搜时间段一边说:“妈妈挂我电话了。哎。”


一听情况就不好,妹妹忧心地皱起眉头。他们妈妈很少这样,这次看来是发大火了。妹妹不打扰鹤丸了,她出去回房间收拾包包,把自己存在钱罐里的钱都拿出来。收在小鸡钱包里,然后发了一条信息。


【目标人物被父母拘禁,为了我哥哥下半辈子的幸福,我要陪他把人带回来。】


下定决心,一握拳头,妹妹一出门就见到小狐丸,小狐丸看到她一副穿戴整齐要出门的样子就问:“去哪里?”


“去北海道找三日月哥哥。”妹妹诚实地回答:“我怕哥哥一个人去,妈妈生气凶他。”


看到妹妹嘟着嘴,小狐丸摸了摸她的脑袋后敲开鹤丸的房门,他对鹤丸专注的背影说:“机票我会订好的了,你去机场打这个电话。”小狐丸把一张纸塞给鹤丸说:“会有人带你过去,别迷路了。”


鹤丸接过那张写着电话的纸,心里感激又不好意思。他说:“机票钱迟些我会还你。至少我会让他回来的。”


“要还就叫兄长大人还。”小狐丸听得出来什么意思,他拍拍鹤丸肩膀说:“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鹤丸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带着妹妹走了,走之前全体出来看着已经收拾好背包的他,石切丸不确定地问:“你去?要不等等吧,不用那么急。先打探一下消息。”


“不了,速战速决。”鹤丸懒得耗了,谁有空天天等着电话守株待兔,他说:“谢谢这段时间照顾,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一定会解决好的。”


鹤丸认真地说完保证,妹妹也学着哥哥那样鞠了个躬,然后挥挥手说:“哥哥再见了!不用担心我们!”


石切丸他们三个看着鹤丸带着妹妹离开的背影,忍不住问:“真的就让他们去?怎么不商量一下,机票谁给的?”


小狐丸从后头走出来说:“我给的。”


他们三觉得最近他们家老小还真是不跟集体行动,居然不跟哥哥们商量就暗中支持。可仔细想,小狐丸这无私奉献还挺体贴的,连他们都开始被这高尚情操感动到,开始反省起自己最近的行为是不是太不近人情。没想到小狐丸和三日月感情那么好,估计三日月出事他肯定心急如焚。小狐丸安静听他们说完,说:


“不救不行,兄长大人还没帮我写完论文。”


在全体感动的表情凝固,重新审视这个老小的时候,小狐丸继续说:“让鹤丸先去探探虚实,他成了皆大欢喜,不成证明短时间内不可胡来,需要再从长计议。”小狐丸全都想好了,他补充:“我认为自己直接过去硬碰硬是不可取的事情,兄长大人们要去可以。请让我留下来改日帮你们东山再起。”


说完,拿了几盒酸奶回房间去了。留下岩融他们面面相觑,然后看着手头的酸奶,干了一杯。


“这酸奶真不错。”


然后纷纷思考起自己弟弟的教育问题。


鹤丸自然不知道他们心里那么多戏,带着妹妹就往机场去。坐着车的时候他想了很久,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妹妹说:“或者你回去等我消息吧。这一路跟我过去折腾不好。”


“哥哥你怕妈妈生气到时候把我也骂了。”妹妹知道自己哥哥想什么。不过她很乐观地说:“不怕,骂就骂呀。你们男孩子下不来脸,我不怕。妈妈凶我就哭给她看,妈妈最不擅长应付我哭了。”


鹤丸听了哭笑不得,他其实是担心。不止是母亲那边,只怕新父亲那边也不好办。那边不知道什么情况,就怕给他们难堪。鹤丸不想自己妹妹因此被吓到了,毕竟她还是个孩子,这种不好的事情鹤丸还是不想让她也面对。


妹妹感觉到鹤丸的犹豫,她拉了拉鹤丸的衣袖,仰起脸看着他说:“哥哥,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你不要丢下我。”妹妹抱住鹤丸的手腕靠着他说:“我会听话的。”


鹤丸发现妹妹有些小不安,好像真怕他不要自己了于是死死捉住衣袖。她仰头看着自己的哥哥,就好像她小时候那样一直依赖地看着他。妹妹这个小动作把鹤丸戳到了,这是他从小看着大的妹妹,一直跟着他“哥哥,哥哥”地喊,一起吃喝胡闹长大,去哪里都跟着他。


“放心,哥哥去哪都带着你。”鹤丸心情放松了不少,他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路都是紧张的。可现在整个人放松下来,觉得去面对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了。他抱着自己妹妹说:“哥哥啊就一直跟着你,跟到你觉得烦我都不走。”


妹妹抱住鹤丸埋首在他怀里嘻嘻地笑着,撒娇似地说:“怎么会呀,我最喜欢哥哥了。”


鹤丸本来之前心烦意乱,现在一想就好多了。觉得这都不是什么事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顶多就是谈不拢糊了。连牵着妹妹的手走路的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他们去到机场果然如小狐丸说的有人接应。只见机场专门人员帮他们办理手续然后领进VIP通道,鹤丸没见过这阵仗,这VIP机票多少钱啊?订个经济舱不那么惊世骇俗不行吗?鹤丸上了飞机才发现他们居然包了整个机舱,享受起了五星级服务。让鹤丸不禁寻思小狐丸一个大学生怎么生活那么奢侈?下了飞机之后还有三个人来接应,眼看他们恭恭敬敬的模样,鹤丸开始想自己妈妈到底嫁了个怎样的人啊。听说是有钱人,不是普通小康之家吗?


那三个人把鹤丸和妹妹带到一个度假区的小别墅,据说还有马场游泳池等设备,鹤丸看着门口的花园就忍不住问排在两边的佣人:“……这是你们家的房产?”


佣人听了立马严肃地解释:“少爷请不要误会,这只是家庭式旅馆,暂时租住,三条家的房子没那么小的。”


鹤丸觉得他的妈妈要去当贵妇了。


敢情三日月他们现在住的是仓库?鹤丸觉得自己世界观给刷新了。妹妹牵着他的手张望,眼看快到门口了妹妹拉着他小声说:“哥哥你别担心啊,等下有什么事情我帮你卖萌。反正我还在可卖萌年龄,还没过期!”


妹妹听到他哥哥哈哈大笑,连佣人也不禁看向这边。鹤丸用力地揉了揉妹妹的脑袋,比了个拇指说:“胡说什么啊,你不管多少岁在我心里都是最可爱的啊。”


笑了一轮之后,鹤丸不用佣人帮忙,自己亲自推开门进去了。


在两层小别墅里,妈妈和他的再婚对象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翻着杂志聊天。看到鹤丸来了齐刷刷看过去,鹤丸礼貌地打了声招呼,然后对面那个坐得很随便的男人做了个请的手势,鹤丸带着妹妹坐到对面沙发。佣人已经陆续上茶和点心招待,礼数非常周全。


怎么说呢……三日月他们的爸看起来,还真是挺有艺术气息的。一头长发扎着条马尾,留着些小胡子看着很不羁。衣服种类倒是和三日月比较相似。不过他爸看起来有几分像那种浪漫型法国人,看着倒不是个严肃的。


可是鹤丸的妈妈表情很严肃。不过他妈妈天生就是个面瘫,基本没什么表情,所以从她脸上想看出点什么端倪不现实。鹤丸的妈妈是新闻记者,据说之所以遇到三日月的爸爸是因为出国采访时候相遇,之后就不清楚了。在鹤丸心里分析着的时候,三日月的父亲已经打量着他开口:“你是来陪我们度假的吗?”


一听着语气就是逗自己的。鹤丸说:“这样的,其实我们是来找三日月的。”


“关着了。”谈起自己儿子做父亲的语气淡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他不听话,我就让他自己反省去了。你不用担心,先回去吧。”


“是因为我和他交往的事情吗?”


鹤丸单刀直入,完全无视了对方送客的措辞。哪怕对方想粉饰太平抹过去,鹤丸也不知难而退。三日月的父亲盯着鹤丸思考了一下,说:“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不识时务?”


惨了,目标人物的父亲开始怼人了。妹妹紧张地观察两边局势,只见鹤丸一点都没露怯,还特真诚地说:“如果是这样,我妈见家长的电话应该要被打爆了。”


暗潮汹涌,刀光剑影。妹妹吞了吞口水,看他们妈已经在那里皱眉头。一个面瘫皱起眉头,那肯定是很不得了的。三日月的爸爸见鹤丸没知难而退,不得不从沙发坐起来,把手里的茶杯放到旁边佣人的盘子上,叹了口气沉吟片刻,然后盯着鹤丸说:“你喜欢三日月啊?”


妹妹觉得此处应该有录音,鹤丸对此一直交代得很模糊,这次就回答很迅速了:“是的。”


“嗯,喜欢他什么啊?”


“脸。”


妹妹好惊讶,说好的气质呢?鹤丸直白地说:“你儿子那么出众出现在酒吧我不先看到他的脸不实际啊,难道是看中他的气质吗?”


鹤丸悄悄拍拍妹妹后背,表示这脸他自己打了。他们家就是那么颜控,不,应该说是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他当时看中三日月的理由就是那么简单不做作,不然当时三日月为啥不鸟他,因为他自己都知道。


三日月的爸爸听了不禁小声说:“……万一他老了不好看怎么办啊?”


“请恕我直言,叔叔,根据我观察你儿子就算到了八十岁也是男人里头拔尖的。”鹤丸觉得必须给三日月正确评估,他这种类型的就不会贬值,只怕到了八十岁也依旧能为祸老中青三代。想想就不爽,鹤丸继续说:“不过我也不会因为他好看就冒险过来。”


“哦……那你是因为后来同一屋檐相处觉得我儿子不错所以喜欢上了?”


说到这里鹤丸就噎住一样,眼神闪烁,斟酌再三,说:“实话说你儿子还挺难搞的,经常不按常理出牌给我点小惊吓……只能说我也确实喜欢这一口吧。”


妹妹斜眼看着她哥哥。


三日月的爸爸小声说着“这样啊”,然后说:“那你打算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妹妹听得出三日月的爸爸似乎有些松动,起码态度是好奇而不是拒绝。妹妹期盼地看着自己哥哥,觉得这是机会了!只要鹤丸认真地说他们情比金坚非三日月不可他们是认真的!然后自己再诚恳卖萌助攻一下,估计还有戏的!


谁知道鹤丸听完思考了一下,说:“这个我怎么知道?”


在妹妹目瞪口呆的时候,鹤丸已经开始陈述自己本来就没想和三日月天长地久。未来可变性太大,今天不知道明天事。能不能在一起这事情他自己也说不准,就算现在自己信誓旦旦,那也是为了稳住其他人撒谎。他才多大啊,快读大学可是根本没社会立足能力,说什么都是空口说大话。


“未来的事情说不准,我也不知道。说不定过几年就分了。”


太直白了,一点浪漫的瞎想空间都没。大概当父亲的没想到鹤丸那么不看好和自己儿子在一起,连他都忍不住说:“我还以为你好歹会据理力争一下的。毕竟我听你妈妈说你做事一直天不怕地不怕。”


“可是我喜欢刺激,不代表喜欢引火自焚。”鹤丸来之前早就什么都想好了。就像他以前跟三日月说的让他选,他肯定是不会为了三日月抛弃自己家庭的。他决定做得快,想也想得清楚明白。他说:“我还是一个准备读大学的学生,没出社会,不能跟你儿子什么都不要两个人跑出去。实话说你儿子是个养尊处优的人,现在的我是养不起的。”


妹妹看到鹤丸握住拳头咬咬牙,但抬起头时很肯定地说:“我喜欢他,可是我不能让他跟着我变得落魄。”


大概是因为很喜欢,所以见不得他有什么不好,不想他因为和自己一起所以变得不好。妹妹好像能明白鹤丸这种想法,她忧心地挽住鹤丸的手看着对面的长辈。


然后妹妹就看到三日月的爸爸和他们妈妈都是摇头叹气,一脸头疼。这肯定不是个好选择,首先先天背景没优势,会有舆论困扰。其次自己儿子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跟这个人在一起,没有底的事情干嘛要冒风险答应。鹤丸的母亲扶着额头,一直不说话的她终于开口,问:“那你来干什么?”


“因为我不甘心。”鹤丸坐好认真地直视他们的眼睛说:“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但我只知道我现在喜欢他。如果我喜欢可是却不争取,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鹤丸的母亲想再说什么,可是被拍了拍肩膀。三日月的父亲嗯了一声,然后露出一个笑容说:“可是我不想答应你,因为年轻所以才会不甘心,世界本来就不是那么亲切。”


惨了,完了谈崩了。妹妹不安地看着鹤丸,可是鹤丸一点都不沮丧,他也还以一个微笑说:“那没办法,我来这里也没有想过挣个鱼死网破。你们不同意的话我也不会硬来。”


秒速放弃,毫不迟疑,说分就分,绝不纠缠。


“但总有一天,只要我还喜欢他,我就会把他抢回来。”


这是鹤丸最后给他们的挑衅,他就算说得再懂事可是心还是不安分。总有一天等他长大,只要他还喜欢三日月,等到他有能力的那天就会不顾一切地把人抢回来。


“你指的那天是你养得起我的时候吗?”


听到声音鹤丸惊讶地愣住,大概是他吃惊的表情太明显了直接目击的某父亲捂着嘴差点笑出来。鹤丸迅速回过头去,只见三日月就站在二楼的护栏前,双手枕在栏杆上看着鹤丸。妹妹见到他立马直起身子,惊喜地唤道:“三日月哥哥!”


鹤丸深呼吸,再呼吸,然后看着他笑了。


“我就想你玩够了就该出来了,再不出来我就走了。”


三日月支着下巴说:“怎么可以这样,万一我是真出不来呢?”


“你不会。”鹤丸笃定地说:“你说你爸可不舍得赶你出去,我记得的。”


妹妹本来想扑过去三日月那里的,不过给鹤丸一扯衣领拉住。鹤丸朝父母说:“那看起来他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了。妈,改天再见了。”


说完,抱起自己妹妹就走了。越走越快,一会儿就没了踪影。三日月从楼上下来说:“好了父亲,玩笑你开完了,我也不打扰你了。”


三日月的父亲憋了老久了,等鹤丸走了就忍不住笑出来,唯有鹤丸的母亲依旧没表情。好不容易忍住,三日月他爸说:“我要是不答应那怎么办?”


三日月把那份全体签字的纸拿出来说:“那你恐怕要失去所有继承人了。”


接过浏览完之后,三日月的父亲惊叹他们居然玩那么大,三日月顺便说:“还有,姑母她们正在过来。等下希望你们聊得愉快。”


三日月的父亲嘴角抽了抽,然后躲到他老婆身后。三日月的父亲是他们家老小,迟出生很受父母喜爱,所以过得自由自在,等于坐着等吃不用继承家业也不会有问题的类型。


不过有个问题是,他的姐姐哥哥比较控三日月。几乎是宠着的程度,这次来干嘛可想而知。他不禁思考起自己儿子的教育问题,问:“你就不能打电话叫她们别来吗?”


“我觉得父亲也需要姑母们开导一下。”三日月打了个太极婉拒。“父亲让我在这里待了那么久,礼尚往来吧。”


三日月的父亲摇头叹气,然后看向自己老婆。她一直没什么表情,和鹤丸很不一样。如果不是发色和一些外貌轮廓相似,几乎无法想象他们居然有血缘关系。其实三日月不是很在意自己父亲怎么想,因为自己爸自己知道,料他不会拒绝。不过这位母亲三日月还是需要斟酌,毕竟真的没表情,喜怒看不出来。


“你帮我去跟鹤丸说吧。”鹤丸他母亲大人声音平缓地说:“招呼也不打就走了,这个月没零花钱了。”


三日月明白了,松了一口气的他说:“好的,我会转达的。”


鹤丸抱着自己的妹妹快步离开,放了她下来之后就说要回家去。


不是回三日月家,是回去他们以前的家。妹妹看得出鹤丸有些气急败坏,想他刚才应答多从容,忍不住试探地问:“哥哥,你早知道三日月哥哥没事啊?”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知道我才不来。”鹤丸也是看到三日月走出来跟没事人一样才觉察到不对,听三日月那问话天知道他听到了多少,鹤丸要不是急中生智赶紧兜回来假装自己其实早看透一切,刚才那么真情实感得多丢人啊!看他们全家那表情,估计自己妈也是故意给他下套的!众叛亲离啊!低估了这群社会人士的套路。鹤丸握住妹妹的手一边看手机查车站一边说:“社会太险恶了,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没了。”


妹妹不是很懂,不过看起来自己哥哥很不满。妹妹看着自己哥哥查到车站后急急带自己走,忍不住问:“哥哥我们是坐飞机回去吗?”


“……”


好他个小狐丸,飞机订单程的。


在鹤丸原地站住考虑自己是不是该游泳或者踩单车回去的时候,妹妹看到三日月往这边走来了。他看到鹤丸就忍不住眉开眼笑,说:“怎么不等等我?”


“等什么?跟你说别接近我两米之内,不熟。”鹤丸看着他没事人一样出现,想来自己那时候担心得不行跟个傻瓜一样。立马摆出了拒绝交流的态度。“你自己爱干嘛干嘛,我踩单车回去。”


“从北海道踩回去?”三日月都要给逗笑了。他拉着鹤丸衣袖说:“不要了吧,得踩多久啊。”


妹妹觉得自己好像夹心饼一样,这样不好,不能给当事人留下发展空间。于是她悄悄抽出自己的手走远点,然后拿出手机看今天自己新发的帖子,开始一边回复一边直播。吃瓜好,她喜欢吃瓜,吃瓜使她快乐。


那边鹤丸脸色不好已经肉眼可见,三日月还笑得跟佛祖一样。三日月解释说:“父亲和母亲说要看看我们是不是真心,所以才让我不能联系你。”


“所以你就待在北海道吃大餐了?”


“其实我本来以为你不会来的,大概会在家等我。所以我打算跟姑母她们通通气,挡住父亲然后就回来了。”见到鹤丸是意料之外,三日月眼睛都在笑。“所以你来了,我很高兴。”


虽然鹤丸总觉得这是社会人士的套路,但三日月笑得仿佛发自内心,鹤丸好像又冷静了一些,被捉弄的气也消了一点。


不过不能服软太快,所以鹤丸还是说:“不要以为说一两句好听的就可以了,你这招对我没用了。”


三日月握住鹤丸双手低头看着他轻声问:“那怎样才有用啊?”


其实,光是这样就很有用,杀伤力非常大。那张八十岁还能秒杀老中青三代的脸真是很有震撼力,鹤丸都忍不住移开视线以防自己变节。只能说:“别凑那么近,我妹还是个孩子注意教育。”


三日月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妹妹说:“我可以亲一下你哥哥吗?”


没想到三日月直接跟未成年人征求意见,鹤丸惊讶地看着他。妹妹已经见怪不怪地掏出糖果吃着说:“唔,可以啊。”


亲就亲呗,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妹妹觉得她内心已经不会被震撼到了,甚至还拍了张照片。不得不说,她哥全身僵直的样子真有趣,估计这次又会像上次那样很快给搞定了。反正他就是对三日月没辙,想到这里妹妹不禁摇摇头。


哎,一物降一物啊。


果然,这次鹤丸没话可说了。三日月探出头来朝妹妹说:“我们回去吧。”


妹妹一蹦一跳地过去,来到他们中间挽起他们的手,抬头看看三日月,又看看一脸不好意思所以转过头的鹤丸问:“你们和好了?”


“嗯,本来也没吵架。”三日月瞄了一眼鹤丸说:“是吧?”


鹤丸拒绝回答,不过还是跟着三日月上了公车。妹妹坐在中间挽着他们两个的手不放,鹤丸一直看窗外风景,三日月就和妹妹聊天说话。三日月说啊北海道风光很好还有很多海鲜,来了他带他们去玩好不好?妹妹给这花花世界的美好介绍诱惑了,连连点头,三日月用眼神瞄了一下鹤丸,妹妹拉着他问:“哥哥,我们不如去玩一下再回去吧?”


鹤丸终于转过头来,看着他们一大一小同流合污,感觉真是江山易主,他看着三日月得逞的表情,还听他补充:“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来了。”


妹妹也点点头,鹤丸最后也就随他们了,于是参与了去哪里玩的讨论。妹妹就坐在他们中间靠着他们两,听着他们讨论做决定。他们说着说着,三日月开口:


“不用想那么多,你就放心喜欢我好了。”


汽车不知道要开往哪里停站,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不过妹妹觉得只要在一起,去哪里都会遇到好事情。妹妹心满意足地坐在他们中间,听着他们聊天的声音说:“以后等我长大,我也要谈恋爱。”


对于妹妹忽然的发言,鹤丸惊讶地低下头和三日月一起看着她。只见她想象着那还没出现的恋人模样,说:“找一个他喜欢我,我喜欢他的。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来找我,就算我给大魔王抢走了也会把我给抢回来。”


妹妹说的好像天荒夜谈一样,鹤丸和三日月想到自己的父母被比喻成大魔王就忍不住偷笑。鹤丸故作严肃地说:“我怕你涉世未深,被一些心术不正的人给拐跑了。”


“如果我给拐跑了,哥哥记得救我呀。”妹妹完全不怕,她拉了拉鹤丸的手说:“我才不怕呢。”


“可是哥哥,如果有一天我遇到那个愿意不顾一切地带我走的人,你一定要让我跟他走啊。”妹妹看向三日月,然后把他的手和鹤丸的手叠在一起说:“就像现在,如果你和三日月哥哥幸福的话,那我也会祝福你们的呀。”


鹤丸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三日月握住鹤丸的手说:“嗯,我还等你哥哥长大以后养我。”


“你还要我养你?”鹤丸惊了,他必须说:“说实在的,我觉得再过个十年,我大概还是养不起你的。”


“原来你想等我到七老八十才过来抢人的吗?”三日月笑得可开心了,不过他收敛了一下笑容,摆出看开了的样子说:“还是算了,我养你吧。”


“不用,我有零花钱。”


“母亲叫我跟你说,你的零花钱她停了。”


“……”


看到鹤丸无言以对的样子,三日月闷笑让他的脑袋靠着自己说:“所以还是我养吧。”


妹妹捂着嘴巴在下面偷笑,看着自己哥哥摇头晃脑一副看开了的表情,然后三日月拿出手机推荐说有几个地方他早就想去了,问鹤丸要不要一起过去,鹤丸瞄了几眼就跟三日月讨论起来,看着他们两个发展和谐友爱的样子,妹妹心里乐着地拿出手机去论坛敲字。


【大家放心,目标人物已抢回,我哥哥下半辈子的幸福有着落了。】


 


【完】


-------------------------------------------------------------------------


为爱情鼓掌嘛,撒老师真是老司机

评论

热度(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