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娱乐圈PA(01)

-451-:

 *娱乐圈PA。昨晚疑似抽风,是因为标题有个欲字吗……于是我决定随手打个算了




   一.


     记者在三日月的新片发布会上问及他和合作女演员的关系,有没觉得哪个特别欣赏谁的时候,三日月只是礼貌性地微笑。说大家都是很优秀的演员,这次合作非常愉快。被问及有没和谁关系特别好,据说女主角与他关系亲密,两人看起来十分投契,他也只是模棱两可地回答,说话滴水不漏,一点漏洞都没找到。


     “据闻在杀青前一天早上有人送了你玫瑰花,事后好像还有人到房间找你,待了一个小时。”记者按耐不住抛出了自己的情报资料,在闪光灯下追问:“请问是哪位呢?送花的人和到房间见你的是同一个人吗?”


     “花是我朋友派人送的,祝我新戏杀青。”


     “特意送来交情不错啊,一般朋友会送那么大一束玫瑰花吗?”


     “哈哈,那么为免大家误会,以后我让他们都送我康乃馨好了。”


     “请问来房间见你的那个是你朋友吗?”


     三日月想了一下,淡定地说:“唔,他只是个送报纸的。”


     “……”记者狐疑地问:“送报纸的来你房间待了一小时?”


     提起来三日月就很是感慨:“现在年轻人不容易,我看他一个高中生出来做兼职真挺辛苦的,就请他进来喝了杯水顺便聊聊。”


     然后三日月说了关于一个单亲家庭的学生如何勤奋学习自己打工闯出一片艳阳天的故事。人间自有真情在,呼吁大家关爱学生,希望老板看到电视能给他涨工资,愿天下的孩子们都能有一个愉快的读书人生。


     真是感人肺腑,十分体贴。说完形象都要高大不少。


     然后石切丸看了一下手表,打断了三日月的扯谈把人带走了。


     三日月新片拍摄完毕,被允许放两天假。然后准备最近的代言广告和配合一些发布会与采访。等他完成这些再看看有没有休息时间。三日月终于回去他那个久违的家,拍了那么久电影没回来都快要忘了这里长什么样了。


     三日月一开门就发现家里灯开着,进门就有人在玄关朝他伸出手,一把拉着衣领把人扯过来墙边。三日月没有反抗,任由对方捉住衣领亲吻自己。湿润的双唇带着薄荷的香气,三日月仿佛被热烈欢迎着一样,他们两个在玄关接吻了很久难分难舍,互相追逐和贴近,怎么都分不开彼此。直至对方稍微空开了一点空隙,三日月听着抱着自己腰的那个人调侃似地问:“请问三日月先生,你对所有送报纸的都这样吗?”


     三日月的手环抱着鹤丸的腰思考了一下:“不喜欢的话,下次说你是送牛奶的?”


     “你的台词功力见长啊,我看了你采访。”鹤丸想起三日月说的那番感人肺腑的话就直乐。不由得亲昵地咬了一下他脖子。“看来我这报纸没给你白送。”


     “唔,下次再得奖有你功劳。得奖感言就加上你名字怎样?”


     “你确定下次还是你拿奖?我最近风头正盛啊。”鹤丸一弹他鼻子。“我要是上台领奖请你笑得灿烂些。”


     鹤丸很熟络地直接进三日月的屋子,到了大厅放下外套,他靠着沙发看向走过来的三日月。“工作完了放多久的假?”


     三日月无奈地竖起两根手指,鹤丸惊讶地说:“两天不是很好吗?长谷部只允许我放两小时。”


     “听起来很惨。”三日月温和地笑着捏了捏鹤丸的脸。“要我安慰你吗?”


     “不用了,人红自然忙。”鹤丸的手掌按在三日月胸口上,阻止了他下一步亲密的动作。三日月侧头看着鹤丸,觉得他今天若即若离有点不同寻常。三日月歪着脑袋说:“让我想想,你心情不好?”


     “没有啊。听说你回来了,我不是第一时间过来了。”鹤丸看了一下手表说:“时间差不多,我先回去了。”


     鹤丸拿起衣服的时候三日月无奈地问:“来了不坐一会儿吗?难得你男朋友有两天休息时间。”


     “可惜我只有两小时休息时间。”鹤丸亲了亲三日月的脸颊,然后把杂志交到他手上,说:“所以今天我是来送报纸的。”


     鹤丸转身之后潇洒地挥手道别,说着“好学生要忙着养家活口咯”,头也不回就走了。三日月看着手上的杂志哭笑不得,靠着沙发随手翻了好几页后恍然大悟。他饶有趣味地看着上面的娱乐新闻。上面放了几张他和新片女主角吃饭的照片,抓拍时机不错,图上面两人表情看起来都很亲密的。下面是三日月最新的访谈,然后照片上面还附带着大大的标题。意指照片证据都那么多了,三日月记者会上还放烟幕弹,看来是故意掩饰啊。


     三日月看完就笑了,他打了个电话给石切丸,询问自己最近的行程,顺便让他看看这新闻怎么回事,可以的话他想了解一下鹤丸最近的动态。准备份礼物送过去,给鹤丸一个小惊喜。石切丸听了之后说:“你有两天假期,自己去抽个空打打电话或者约吃个饭不就好了吗?”


     “他刚过来送了一下报纸就走了。”三日月一边用肩膀夹着电话,一边翻阅杂志上的报道,“看来是吃醋了。我没哄过人,应该怎么做?”


 


 


     小狐丸偶尔会跟烛台切吃饭。


     其实他们不是很熟,所在公司还存在竞争关系。但是他们两有时候工作遇到了对方还是会自觉相约餐厅,一起讨论一个全体亲属一直都没搞明白的问题。


     鹤丸国永是怎么跟三日月宗近搞上的?


     严格来说,他们两家公司都是业界龙头,每年都在互相竞争第一第二,年年打对台。烛台切很记得鹤丸那天跟长谷部打备报说他跟三日月好上了的时候长谷部那表情简直生不如死。公司也软硬兼施地让他们两分手,表示你们两个一是敌对公司二是两男的!真有个好歹就前途尽毁了。结果他们两都对经纪人风轻云淡地说:这行待不下去那我转行。


     噎得公司无言以对,权衡再三,他们转行的话估计演艺界要风云变幻,公司股价大跌,无可奈何之下两家公司只能达成一致,帮忙隐瞒恋情。


     事后别人提起,鹤丸说:“我不会为了三日月转行的。我说出来就吓吓他们,没想到真吓到了哈哈哈。”


     烛台切觉得鹤丸玩得有点大,烛台切忍不住说三日月也说转行呢,鹤丸嗤之以鼻说:“他才不会为了我转行,想多了你们。”


     听起来真是冷漠无情,所以他们这关系真是扑朔迷离。日常倒是没怎么感觉到恋爱的酸臭味,所以大家也不敢确定,他们是真的还是玩玩而已,反正这恋爱确实在谈,还谈了半年了。


     “我觉得鹤丸挺喜欢三日月的,你没看到他第一次见本尊时那眼睛。”烛台切两手指围着眼眶打圈,然后两指忽然一张。“噌一下就亮了,分明是看中猎物的样子。”


     “那他也真敢,居然把兄长大人当猎物。”不过事实证明鹤丸这猎真的打成功了。三日月从来不随便答应别人交往,这么多年捕风捉影的多了去但是身家十分清白。结果这一枪射中居然是个男的。“你们那只鹤知不知道他把演艺界一哥掰弯了被人知道可是要翻天的。”


     这话烛台切可不认同,他说:“这可不一定,我觉得不是三日月先生有那个意思,说不定鹤丸先生还是直的。”


     “烛台切先生,我觉得贵公司这种推卸责任的风气很不好,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探讨一下。”


     “不要随意上升到公司层面呀,贵公司怎么一言不合就连坐,看来这个问题我们得好好说说,”


     你来我往又就“论三日月宗近怎么跟鹤丸国永搞上”的这个问题展开探讨。第十一次,无果。


     围观了他们十一次的大俱利伽罗只说了两个字:无聊。


     作为鹤丸颇为中意的后辈,烛台切曾经问过鹤丸他是怎么跟三日月看对眼的。鹤丸拿出自己新买的手机很有感触地品评一番。


     “这手机真不错,当时一见外观惊艳,试用过后功能强大内涵不错,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鹤丸赞美着自己的手机哼着小曲离去,简直答非所问。鹤丸怎么和三日月搞上看对眼这个,真的是个谜。你问鹤丸,他喜欢三日月是有迹可循的,可三日月的脑回路足迹,鹤丸其实不是知道得很清楚。


     不过烛台切形容他看到三日月时候眼睛噌一下亮了句句属实。当时鹤丸第一次在电影公司见到三日月,还很主动地上去打了个招呼喊一声前辈。


     要知道他们两公司一直不对盘,两边相遇都是暗潮涌动,连节目访谈都尽量隔开的。长谷部当时没能阻止鹤丸上去,只能跟着过去打招呼。三日月看了看鹤丸,他不是很关注别人,不过演艺圈有谁最近风头正盛,石切丸还是会告诉他的。鹤丸国永这个名字他知道,哪怕作品没关注,人还是知道的。


     三日月礼貌地点点头,没做太多回应。但鹤丸一直打量三日月,完全不掩饰自己好奇心,看着三日月抬脚要走,他说:“前辈,你真人比上镜好看。”


     气氛有点僵,连长谷部都不知道鹤丸是特意过去挑衅还是赞美,总之这话要是误会了给做文章可就不好了。长谷部正要打圆场,三日月就笑着开口:“我倒是不清楚你是真人还是上镜好些。”


     周围的人觉得他们这些话让人非常摸不透,只是双方的人都感觉来者不善。甚至在想他们要是黑社会的话现在估计就要火拼了。在短暂僵硬的沉默后眼看着他们两人同时都把手收进口袋里,他们一动作周围的人就紧张起来,只见他们同时拿出了手机,同时抬头问:


     “方便留个手机号?”


     大家友好地交换了一下电话,客套地说了句以后有机会合作的话大家互相探讨交流,然后就散了。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样。


     不过以后鹤丸经常主动联系三日月,美其名请教前辈。偶尔片场遇到会约他吃饭,日常大家喝个咖啡发发短信。围观全程的莺丸要比别人知道得多些。鹤丸意图很明显,他在追三日月。莺丸说鹤丸一眼就看上娱乐圈的TOP,三日月挺难搞的。鹤丸说那证明他眼光不错,并且勇于挑战自我。


     不过莺丸其实也不是很明白鹤丸看上三日月什么。这估计他自己才知道。因为论脸三日月确实很好看,但如果只是脸好看鹤丸不至于那么热络一头栽进去,真只看脸按他那个性应该买几张照片看个三四天就看腻了。这次结果持续了一个多月,还不懈地坚持着,没点放弃的意思。


     鹤丸对三日月看对眼是有迹可循的,可是三日月也看对眼了这个鹤丸确实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两个,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前辈与后辈,一直很安分,旁人以为他们是两家公司的新友谊桥梁,鹤丸也觉得三日月对自己挺好的……唔,就跟对他自己公司的人没啥两样。跟三日月相处很舒服自然,他看起来没有防备,满身破绽。可鹤丸试探他的时候会发现,这人看着毫不设防,但实际滴水不漏啊。


     鹤丸是个很善变的人,他温水煮青蛙煮了三日月一阵子,会不会破坏食材味道这个他想了一阵子后不想管了,于是某天三日月难得请他来家里吃个饭,尝尝自己手艺顺便聊聊剧本的时候,鹤丸非常爽快地过去了,并且非常爽快地问:“前辈我挺喜欢你的,我猜你听了有没有吓一跳?”


     三日月倒很冷静。鹤丸想要不他在展示自己的影帝修养,要不就是他自己也心知肚明。鹤丸希望是后者,至少在他知道的情况下还愿意和自己见面,证明有戏。


     三日月递给鹤丸一杯咖啡,鹤丸敢说这是他喝过最难喝的咖啡,就咖啡都泡不好还说让人试试他做饭手艺?不过现在正在成败关键,不可嫌弃。难得三日月主动请他来家里,没有人打扰,天时地利人和再不说话估计之后没那么好的机会了。


     三日月想了一下说:“很多人都挺喜欢我的。”


     鹤丸觉得那口难喝的咖啡差点要把他呛死,不过这可不是害羞的时候,鹤丸再问:“全部都喜欢到想你做男朋友?”


     三日月随手拿起一本杂志,上面最想结婚的男星就是三日月,看得鹤丸在想怎样提高自己把他踹下去。鹤丸觉得三日月大概真是行情太好了,他忍不住更直白地问:“那我想你当我男朋友你会考虑吗?”


     其实这话说出来也是很需要勇气的。鹤丸说的时候豁出去,说出去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装作不紧张,展现自己的演员修养,但就是盯着三日月的表情变化。三日月漫不经心啊,他捧着杯子想了好一阵子,想到鹤丸都想多喝几口咖啡压压惊,三日月终于笑着开口。


     “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看来这温水煮三日月还是有成效的嘛。鹤丸在心里欢呼了一下,但仔细琢磨这答案还是很模棱两可。这时候可不能含糊啊,于是鹤丸问:“考虑是什么意思?”


     “我也挺喜欢你的,不过恋爱这事情得慎重。”


     “是因为我们的公司?”


     “不是。我只是觉得感情这种事情要慎重对待,我们只认识了一个月,大家见面的时间不算多,没有很深入了解。”当然这也和他们工作性质有关,一年到头都很忙,两人还是不同公司,合作机会不多。也就偶尔抽个吃饭时间,还得时间对得上。“我觉得如果真要和一个人在一起,不能只因为一时冲动,而是要了解彼此,毕竟在一起是一辈子的事。比起图新鲜谈一些随便的恋爱,我更希望能够跟我喜欢的人长长久久。”


     按照这样来看,三日月就是那种初恋长跑几年直接结婚一辈子不考虑其他人,所有交往以结婚为前提,十分传统。某程度上真算好男人,恋爱世界观十分健康。


   想起三日月之前也不乏有不少传了挺久的绯闻对象,鹤丸不由得问:“那你之前有这样长时间了解过的对象吗?”


     三日月点点头:“也是有的。”


     “互相观察了解了多久?”


     “一两年吧。”


     “有成功的吗?”


     “没有。”


     这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三日月条件那么好却单身了那么多年。敢情绯闻对象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他温水煮对象,全煮没了。鹤丸不知道应该庆幸三日月这样煮对象所以单身自己才能有机会,还是要对他这样传统的做派摇头。反正他十分庆幸自己今天打了一发直球,不然三日月估计也要温水煮鹤一两年,骨头都能熬成渣了。


     “三日月前辈,我觉得你得明白就算你先天条件十分优秀,可是你这样拉锯战人是耗不起的。感情这种东西呢就该你来感觉了就马上捉住。这样消磨你自己和别人的青春都不好是不是?”


     鹤丸觉得这种时候得扭正一下三日月的世界观,不然他还得像三日月那些绯闻对象一样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好一阵子。三日月仔细寻思,鹤丸觉得别让他想了,他这得想多久啊,考察到自己当影帝吗?这种时候,自己就应该主动出击。于是鹤丸大步走过去把沉思中的三日月按在墙上,抬起头直视着他。


     “机会是留给会把握的人。我觉得你这世界观急需纠正,不然这光棍打一辈子多不好啊。”


     鹤丸笑得很是亲切,摆出一副充满可信度的表情,十分诚恳地建议:“所以三日月先生,你要不要先上车后补票?”



评论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