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娱乐圈PA(04)

-451-:

       三日月用他魔性的“哈哈哈”笑声跟鹤丸打了一晚上太极。


       愣是一点口风都不透露。鹤丸感觉三日月现在越来越不老实了,所以鹤丸躲了几天记者的追问,到时间那天立马就去剧组报道了。鹤丸是最早来的,一来被记者跟烦了,二来他也想早点知道自己演什么角色。长谷部跟他去,到了第一时间先入住酒店,然后就去找编剧。歌仙去和江雪商量拍摄问题,就只有青江在房间。鹤丸敲开他房门,第一句就听到青江躺在房间的按摩椅上一脸舒服地说:“我们这里不需要按摩服务。”


       鹤丸还很自然地接下去问:“那需要其他上门服务吗?”


       “贵圈好乱啊。”青江把眼罩拿下来,看到鹤丸就打招呼。“这么早啊?”


       “早点来看剧本。”鹤丸和青江也算有交情,他也不见外,找个椅子坐下就说:“怎么回事?说好的来了才知道剧本角色,怎么三日月好像都知道了?”


       “他是主演,知道得多些。而且我让他透露的。你公司不错啊,口风真严,居然还真没跟你说。”青江按下遥控开关,看着电视上娱乐新闻提起的都是他们今天演员准备进驻的消息就十分满意。“你看话题度挺好的。”


       “我不管这个,我就想知道三日月说的是不是真的。”


       青江慢条斯理地起来,翻了柜子把鹤丸的剧本拿给他。鹤丸拿到手就立马翻阅,他看剧本一目十行,很快就大概了解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以三日月饰演的黑帮老大西园寺为主角,在他继承组长以后第五年被警察盯上,有人想借一次劫杀案来瓦解他的势力,最终被他逃过一劫并且成功扩大势力,登上更高的位置。本片并不存在正义必胜这样的情节,幸运的天秤倾向了坏人这一边。


       三日月的角色是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人,一点都看不出是黑帮中人,倒是像三日月日常的形象。不过这个角色因为是黑道的,所以同时也深藏不露,城府很深。就角色设定上来讲以反派做主角这点很有意思,如何演一个会令人喜欢的坏人大概是三日月这次的新尝试吧。鹤丸觉得这设置不错,然后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角色。


       慎,是和西园寺一起长大的男人。小时候父亲因为欠下赌债被抛弃,被债主追杀要卖了他还债时,是西园寺收留了他,让他与自己一起生活。长大以后,慎也成了西园寺最好的帮手。与西园寺不一样,看起来阳光乐天但实际内心阴沉,做事也下得狠心。西园寺一直靠他处理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对西园寺死心塌地。


       鹤丸再看了一下,发现慎是单恋西园寺的时候他“哇哦”了一声,然后看向青江:“你怎么突发奇想搞个这样的?你知不知道我们两个公司是死对头,你让我怎么戏里对他深情地擦出爱的火花?”


       青江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里头是三日月和鹤丸互相凝视,看得鹤丸瞪大眼睛,心脏差点跳出口腔。看到他惊讶的样子,青江非常满意地打了个响指说:“我PS不错吧?这图我修了好久的。你看是不是很有感觉?”


       “我差点就给你吓死了。”鹤丸仔细看完终于确定那是他拍的某个杂志照,不可能是他和三日月捉包了,是合成照片。不过真是能以假乱真啊,他递回去给青江说:“麻烦你收好它啊,要是爆出去知不知道很大麻烦的。”


       “你放心,这个我很有分寸。”青江收好了照片神秘地说:“怎样,我修图还不错吧?”


       “好得快要吓到我了。”鹤丸指着剧本他和三日月童年的角色扮演者:“你让信浓和药研演我们童年,还要表现出童年时我已经对三日月感情萌发。一期知道吗?”


       青江耸肩,表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下他好好跟一期做做心理辅导,保证他不会教奇怪的东西,保证他弟弟绝对不会被掰弯。鹤丸提议他不如先买个保险,受益人欢迎填他。


       鹤丸倒是不讨厌自己这个角色,看了剧本,演技挺有挑战性的,戏份不少,和三日月的一切行动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互相配合,连成一线。可以说少了谁都不行。既然公司看过角色分配之后也同意,鹤丸就自然接受了。今天演员陆陆续续到来,记者都已经开始围在外面,鹤丸庆幸自己来得早,起码围观自己的人不会太多。


       中午时分,所有演员和经纪人进驻剧组。江雪和歌仙也终于出来,第一天的时间专门用来讲解剧本和角色,有什么疑问今天一次过解决了。歌仙特意分配让他们有对手戏的人坐一起,大家拿到角色剧本现场翻阅。这次两家公司合作,对手戏基本都是对面公司的演员,所以这同时也是他们两家公司的演员真实演技对比的时候。估计到时候演员表放出去,又能引起一番话题讨论了吧。


       这个电影就现场看来他们前期准备倒算充足,基本是演员一来就可以开始的程度。到了这时候,歌仙他们倒是不急了,他们准备用一个月时间让所有人习惯环境和角色。为了让两家公司的演员好好培养一下默契,酒店分配的住宿房间都是对手住在隔壁,鹤丸隔壁就是三日月,看来这段日子两个要互为邻里了。他们两人相视一笑,握了一下手说:“请多多指教。”


       散会之后已经到夜晚吃饭时间,大家都因为对剧本的兴趣和听得太过投入,讨论了很久所以完全忘记了饥饿。直至结束大家才想起要去吃饭,虽然有公司的关系,但演员都是专业的,他们理解这部戏的价值,一切以演出最优先。大家来了都捉紧时间,很自觉地边走边与自己的对手戏演员交流,看不出一丝隔阂。一期离开的时候和青江去了谈话,鹤丸看得不禁暗笑。在他身边的三日月问:“笑什么?”


       “看到没,兄长大人的教育。”鹤丸指着离去的青江和一期。“这可是关乎我们的童年啊。”


       第一天大家可以说是乐也融融,剧组早就订了酒店二层的餐厅包厢,大家聚在一起吃饭互相探讨。最后来到的是一期和青江,看起来神色正常。不过青江坐下时一脸心有余悸,忍不住问鹤丸:“他怎么会来做明星的?我觉得刑侦科比较适合他啊。”


       “所以你这次让他扮演警察很正确。”鹤丸朝青江举杯。“选角很合适。”


       他们在剧组里待了一段时间进行角色揣摩和剧本解读,等编剧和导演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有些镜头就开始试拍了。鹤丸和三日月的对手戏最多,也是给了最多时间准备的。他们第一场戏准备开拍之前,两个人也经常研究剧本。第一次试拍的是鹤丸出场,那时候发生了劫杀案,死的又三日月和他对头的人,事情牵扯到组里,警察似乎盯上这边,组里的人在就这件事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鹤丸一个人带着岩融和今剑回来了。三日月当时没有说话,好像游离在讨论外。是鹤丸忽然推开门进来,他才抬起头,脸上有了笑意。


       今天是先到现场找一下感觉,只有两人现场对戏。江雪和青江看了好几次录像镜头,青江看了一半直起身子问:“你能别用这种老大归来要罩着全世界的眼神出场行吗?你的眼神里头就不能对三日月多一点爱意吗?”


       三日月坐在一旁休息,笑得意味深长,不插话。鹤丸差点给呛到了,青江拿着剧本和鹤丸说:“你角色本人那种张扬和自信的感觉是有的,但你眼神要在看三日月和他对视的时候有区别。”青江两手贴着鹤丸的脸颊,把他的头扭去一边面对三日月。“来,你盯着他。这国宝级的美貌,你盯着他就没点想法吗?三日月好歹是杂志评选最想嫁的男人第一名啊。”


       苍天可鉴,他对三日月很有想法。鹤丸差点就想点头了,不过不能暴露的他当然马上反驳:“别这么说啊,要是别人误会了怎么办?”


       三日月淡定地喝茶,说:“我觉得你还是让人误会一下好些。”


       青江搭着鹤丸的肩膀给他做心理辅导,说:“我知道,你第一次演这种类型,心理上有些难跨过去。不过你可要克服一下啊,你这个角色很有层次,眼神很重要,演好拿奖可是很有戏的啊。”青江为此还把鹤丸带到角落,把自己的私人珍藏漫画偷偷拿给他。“这几本是我私人珍藏,图比文字好揣摩。你不妨试着接受一下。”


       鹤丸翻了几页,不由得惊叹:“你日常涉猎是不是有些广?”


       “必须的,不然怎么有创作灵感?”青江特意选了几本黑帮耽美漫,就是为了开导鹤丸。他指着漫画两个角色说:“你看到没,这些眼神特写。你就算没看过这些题材,你一个新时代的人对这种关系总也知道点吧?”


       鹤丸也不好说自己其实还挺清楚的,他点点头应和。青江指着里头的角色说:“你看这里,我们简单点说啊,你其实就是像他,三日月像他。按照关系来说就是他是攻你是受。”


       “哦他是攻我是受……????”鹤丸头顶问号,青江以为他有点揣摩到了,于是再深入地分析一下:“我是这样设定的。所以你看他的眼神,这可是见不得人的单恋,你看他的时候,要更多地表现那种含蓄的爱慕,那种渴望被他接近的心情。”


       鹤丸立马打断:“慢着为什么我是受呢?我记得我角色设定是很能打的啊。就不能我是攻听到他出事,回来罩着他吗?”


       “他是你老大,用得着你罩吗?你得明白你的角色小时候就仰望着他,还很依赖他。就算长大了这种依恋的感情还是不会变的,在你心中,他的一切比你都重要,为了他你可以做任何事。你得从角色出发啊,见到三日月的时候收敛一下那些张扬的气场,给点爱慕的眼神来好吗?”


       “编剧你别那么局限啊。你知道什么叫下克上吗?”


       “咦?你还挺懂的?悟性不错啊,来我再跟你讲解一下这攻受关系。”


       三日月听得在旁边一直笑,鹤丸回过头来看着三日月那眼神纠结得不行。三日月收敛了笑声,他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笑着拜托青江:“麻烦你帮我调教一下。”


       看着三日月漫步离开,鹤丸算是看出来了,这剧组这是想强行改他志愿啊!道理鹤丸都懂,拍戏与生活不能混为一谈,可这事关尊严问题,对象还是三日月,他们就不能变通一下吗?


       鹤丸挣扎了很久,拿着青江那几本珍藏回去。他把漫画看完很久,做了一会儿思想挣扎,最后还是敲开三日月的房间。深呼吸一口气后,见到本人的鹤丸说:“前辈,指导一下吧。”


       三日月环抱双手靠在墙上看着鹤丸,然后主动让出一条路出来。鹤丸进房关门,神色颇为纠结。三日月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说:“你是演角色还是演自己?”


       鹤丸握着水杯不说话,三日月坐在他对面,漫不经心地说:“不要把你的个人爱好套入角色,你演戏,得认同你的角色所有所作所为。你要觉得你是他,所以会这样做是对的。”


       鹤丸不是新手了,道理他都懂。可这次确实有点牵扯到感情问题,他也意识到这样不专业。“你让我再想想。”


       三日月叹了一口气:“我以为你是专业的。”


       这话可就很刺激了,直接质疑鹤丸的专业水平。鹤丸立马说:“我不会因为自己个人爱好搞砸了。”


       “我希望是这样。”


       三日月表示半信半疑,鹤丸就更不服气了。不过他也愿意和三日月一起揣摩角色,他们这两个角色,因为有一种无形的默契,所以眼神交流很多。像一开始第一场戏大家为了劫杀案闹哄哄的时候,三日月表现得漫不经心。因为他根本不指望从座下的人口中听到什么有用的提议,他作为一个老大,清楚知道周围人的斤两。所以在乱哄哄的环境里,他只是像个绅士一样坐着,喝喝茶。只有鹤丸来了,他才抬起眼睛。那里是他们第一个眼神交流,两人眼神相会,等的就是对方。


       三日月看着剧本问:“你觉得你的角色眼神表现的变化是怎样的呢?”


       “很自信,一回来就镇住场子。看其他人的时候就是用这种自信的眼神。”鹤丸看着剧本自己做的笔记,说:“转向你的时候有点变化。那种变化是很细的,一种和你心领神会的欣喜,还有见到喜欢的人时那种想掩饰但又泄露了一些的感情。”


       “你理解是对的,自信这点跟你之前演出的角色性质相似,所以你把握很好。但你不能总演和自己气质相似的角色,其他的你感觉没捉准。”鹤丸第一步做得很好,可是看着三日月时,这一步层次感就没到位了。三日月想起了什么,他说:“想起来,你看着我的时候从来不会害羞。”


       “那当然,害羞怎么追你。”鹤丸在这段感情上可是主动派的。他与三日月的眼神默契其实已经进修到满级,甚至一个眼神过去他们就能清楚对方是不是想约会吃饭。鹤丸看着三日月的眼神一直很大胆,传达情感很直接,不需要藏着什么。这是他与自己角色的区别,鹤丸也觉察到了。“我也不是不会演害羞,但我觉得很表面的害羞是不行的。”


       三日月思考了一下,他说:“我们来做个指导性的游戏吧。”


三日月说完,拿了个眼罩给鹤丸戴上。他说:“接下来,你就只想角色。把自己代入进去,你就是那个角色,你把自己当成他,然后给我反应。”


       “你先把角色的性格和人际关系复述一次。”


       鹤丸听话照做,然后好像电脑输入资料一样把角色的一切在心中默念一次。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感觉精神更加专注了。鹤丸认同了这个做法,他们开始进行一些日常对话。仿佛他们久别重逢,于是问着对方的近况。


       “你日常喜欢做什么?”


       “我?”


       “是你。不是鹤丸国永。”


       经过三日月的提醒,鹤丸点点头明白了。他开始以角色的身份和三日月对话,当思绪有点抽离时,就会被三日月的提问纠正。这就好像一次形象重塑,重新认识自己,鹤丸回答得越来越自然,他开始习惯对面的声音,不把他当成三日月,只是凭声音和想象力去揣摩西园寺这个人在自己面前是怎样的,自己面对他又是怎样的。通过看不见的问答似乎更加理解了。


       坐在对面的三日月和鹤丸聊了半小时,感觉鹤丸进入状态了,于是开始跟鹤丸说些其他的东西:“你小时候来我家第一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在鹤丸的脑海里已经很自然地想起了这一段情节,忆起这段过去:“当时我因为被债主骚扰了很久一直很害怕,所以夜晚根本睡不着。是你来到房间陪着我。”


       在剧本之中,发出声音的这个人用温柔安抚了自己的惊慌。那时候他们躺在床上聊了一整晚,因为在他身边,鹤丸终于可以安心睡去。当时的自己因为经历了巨大的伤痛,所以这样的行为肯定会令自己心存感激。鹤丸自己的角色尽管日后如此能干,甚至成为了组里的一把手,可依然会那么依赖三日月也不无道理。


       “怎么忽然提起这些?”


       反问的鹤丸很自然地把自己代入这场对话,他开始想为什么好端端的忽然提起这个问题。因为经常做最危险的事,他的角色其实是很细心的,对变化的触觉很敏锐。什么都看不见光是凭脑海和声音想象似乎能更好地融入,鹤丸开始专注思考,三日月的声音犹如引导一样,轻柔地拂过鹤丸的思绪。


       “那么你为了我出生入死这些年,是为了报答当年我救你的恩情吗?”


       “是。”想变得强大,不再过以前那种生活。但变强大有很多种方法,他拒绝了升学选择了黑道最主要是因为这样才可以长久地待在他身边。鹤丸好像有些想明白了,为什么他就算看起来好勇斗狠,人人都怕他,可是他还是会依赖三日月。是因为童年最初他就是依赖的一方,所以与其说他保护三日月,其实是三日月童年给予的温柔拯救了他。


       黑暗中的人见过光,就再也忘不了。


       “因为我让你站在最高的地方,谁也不能妨碍你。”


       这句话在戏里头鹤丸对三日月说了无数次。每次都会得到三日月的感谢,是他们友情的见证。但鹤丸因此而高兴并不是因为得到那一声感谢。而是因为这句理由掩盖了他那见不得光的爱慕。这份感情连他自己都不敢说出来,甚至想尽办法掩饰,恨不得把它完全从身体里剥离。


       因为要是被知道了的话一切都完了。


     但这次,三日月并没有像戏里头一样感谢这份情义。鹤丸没有听到声音有些不安,但他稳住了自己。等了几十秒,杯子放到几上的声音好像钟声忽然响起。那是很平常的动作,可是因为长久的沉默显得突兀。鹤丸开始感觉到不安,他听到三日月“嗯”了一声,似乎并不干脆,沉默变得令人难受起来。


       “那么,你是从那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吗?”


       忽然抛出问题令鹤丸吃了一惊。若是平时的他估计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可是现在他是那个角色,最隐蔽的感情被本人揭发了,鹤丸看不见三日月的表情,可是鹤丸不禁想他会用什么眼神盯着自己。厌恶?无奈?失望?这样一想就令鹤丸坐立不安,因为三日月是不可能接受的,但他却觉察到了。


       为什么他不自信,因为这是段无望的爱情,不是他争取就会有了。谎言被看穿,就好像天衣无缝的计划出现了致命的破绽,意识到这点的鹤丸觉得自己怎么都没办法抬起头,必须想办法掩饰过去,可是三日月在鹤丸准备开口时,用不容拒绝严肃的声音说:“慎。”


       这只是很简单的一声,但听到他呼唤这个名字,鹤丸脑子被敲了沉重一击,角色的思绪完全侵占大脑,鹤丸无法撒谎了。听着语气分辨,这是让他不要撒谎的意思。没有一连串的质问,只是简单地叫了自己的名字。他在等自己自白,可这怎么说出口?要是说错一句他们就完蛋了,自己怀有这种感情会被讨厌,被疏离。沉默变得如此难熬,鹤丸不禁握紧拳头。


       良久,鹤丸听到了一声叹息,对声音变得十分敏感的他猛然抬头。这是失望的意思吗?鹤丸的心瞬间坠入谷底,刚想好的拙劣借口根本没办法说出来,他知道了,不,一切都完了……


    如此想着的时候鹤丸听到起来的声音,当脚步声离开自己的时候,他感觉最重要的东西远去了,那种慌乱令他不由得从座位站起来追上去。期间鹤丸犹豫过,但远去的脚步声好像审判一样,在无法挽回之前,鹤丸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摸索着,一把捉住了对方的衣袖,然后把他紧紧抱住。


       “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我其实……”


       鹤丸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和自己口中的辩解完全是两回事,但他必须先捉住这个人,否则他会离开自己,那么多年的支柱和目标会化为泡影。


       对方不说话,但鹤丸感觉到他审视自己的视线。他咬咬牙,抬起头说:“你听我解释……”


       但鹤丸说不出来,这令他难堪极了。名誉,地位,性命这些东西失去他并不在意,他害怕的是失去自己捉住的这个人。一瞬间鹤丸想取下眼罩辩解,但他没勇气面对那种失望的眼神,他只能死死捉住对方。


       在犹豫之中,他们两个好像僵持一样不动。对方抬起手时鹤丸的手臂不自觉滑落,当他拒绝,自己就无法挽留了。如此想着的鹤丸低下头,在他内心因为打击一片空洞的时候,脸上传来温暖的触感。鹤丸怔怔抬起头,他感觉自己的脸颊被温柔抚摸着,从眼角,到眉梢,仿佛在描绘他的眉目。但鹤丸不像往常那样主动,他犹豫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与此同时他的心脏跳动得很快,仿佛自己曾经想过无数次可是不敢奢求的画面终于实现。但看不见这一件事又令他怀疑起真实性。


       鹤丸感觉到对方抵着自己的额头,呼吸落在脸上,再近一点就可以吻上对方。可是鹤丸没有动,他只是把这当成梦境一样感受着。鹤丸的脸被捧起,对方低沉的声音好像从耳膜传入,震动着他的大脑,令他不由自主地抬起头。


       “你希望我爱你,是吗?”


       鹤丸的眼罩被拿下,三日月近距离地看到鹤丸那双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慌乱,但又像穷途末路之人燃点起了一丝渴望。他眼中的渴求如此克制,可是只要凝视就能看到里头汹涌的感情。三日月不禁低头亲吻鹤丸,鹤丸没有像往常那样主动回应,甚至在这时候他有些紧张。三日月压过来时鹤丸重心不稳整个人跌在床上,三日月跨坐在他身上,很快鹤丸张开的嘴巴再次被堵住,鹤丸就好像第一次接吻时那样有些期待但又生涩,他小心地回应着三日月。


       三日月温柔地吻了鹤丸一次又一次,他们的气息融化在一起,贴近的身体可以感受到对方发热的皮肤。被松开的时候鹤丸眼神迷离,轻轻喘着气,但他的眼睛写满了渴求。三日月的手掌贴着鹤丸的脸颊,看着被俘虏的他卸去防备。打量了数秒,三日月捏着鹤丸的下巴微微抬起,凝视着他的表情说:“你这样我今晚会不想放你走的。”


       躺在床上的鹤丸慢慢回过神来,那种暧昧不明的气息终于渐渐从思绪中散去。该说鹤丸身体那个失灵的警钟终于重新敲响了。他马上起来退到床头,一秒从角色状态抽离,鹤丸的脸变得比之前还要红。他震惊地看着淡定的三日月,并且意识到。


       如果不是他还有危机意识,适时抽离角色状态回魂,刚才他真的差点给改志愿了!


       鹤丸马上打出工作的旗号小声提醒,甚至难得地有些口吃:“说,说好对戏,不牵涉私人日常的啊。”


       “是啊。刚才状态很对,保持就好。就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三日月来到鹤丸面前微笑着表扬他。“就这样一直……看着我。”


       在鹤丸以为他要亲上自己的时候,三日月停在两人的嘴唇一厘米之间。鹤丸紧张的心一直在跳,他视线往下瞄时正好对上三日月的眼睛,本想逃避却移不开视线。三日月的眼神把自己牢牢钉死在原地,他的手指贴着自己的脸颊,那是一个仿若抚摸般暧昧的动作,令鹤丸不自觉绷紧身体。但刚才有一秒,其实他是有些期待的。会发生什么吗?真发生什么现在该怎么办?在鹤丸心里冒出数个疑问脑袋快要爆炸的时候,只听见三日月说:“你害羞的样子挺有意思的。该说是……可爱?”


       三日月的笑声令本来紧张的鹤丸放松了一些,他咬牙切齿地看着三日月,赌气地不想承认自己刚才的反应,鹤丸坐起来捉住三日月的衣领像自己往常那样主动亲他。这样的吻带有报复性,好像预料到鹤丸这种反应一样,三日月从容接受。鹤丸的亲吻毫无章法地急躁,他觉得这样的亲吻怎么都不对。脑海里浮现出三日月刚才和自己接吻的样子,那样的吻令他感到满足……一想到这里鹤丸马上挥退这个想法,他绝对不要承认自己居然会想要妥协。


       而三日月则看透了鹤丸的纠结,任他发泄一下也没什么。不过鹤丸那已经不算吻了,严格意义来说那叫做啃。持续太久估计他的嘴巴明天就不太好看了,所以三日月拒绝了鹤丸继续的动作。鹤丸那不甘心的眼神就像小兽一样,在三日月眼里那会咬自己的獠牙也变得可爱了。


       三日月的手指轻轻覆盖在鹤丸唇上,微笑着结束了今天的课题。


       “时间不早了,今天的前辈指导时间结束了。期待你明天的表现。”


[TBC]

评论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