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娱乐圈PA(03)

-451-:

*其实这个应该顶多就是个中篇,所以我决定先填他


------------------------------------------------------------------


在鹤丸的印象里三日月一直都挺听话的。


所谓的优等生就是学习能力好,听从老师安排。基本上鹤丸的提议,三日月都不会拒绝,除了有些重大事情需要思考点时间,不过大多最后都不会反对鹤丸的建议。谁知道他这次居然想都不想,一刀咔嚓。并且用实际行动明确表示鹤丸得断了这个念想,当再被三日月压下来的时候,鹤丸惊讶地发现。


糟糕,他推不开三日月啊?他这男朋友有那么沉吗?


惨了,三日月看起来没什么肌肉,可是力气挺大的啊?


鹤丸挣扎着想推开三日月,手上不行他就开口:“慢着,三日月!我觉得你刚才说得对!我们才半年,这样确实太快了!”


“哦,是吗?”三日月抬起眼睛说:“但你说的思维跳出框架这个我觉得很有道理。”


“……”


在鹤丸感觉自己的裤子守不住了,眼看着内裤都要给扒下来的时候,生存危机铃声在他脑海里嗡嗡作响。这回不止人要赔进去连安全套都要易主了!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慌张,鹤丸忽然感觉肚子一阵疼痛,整个人冷汗直流。三日月也觉察到身下的鹤丸不对劲,看着他弯起腰问:“鹤丸,你没事吧?”


鹤丸捂着肚皮咬牙切齿地说:“……我就知道你的饭不能吃……”


鹤丸在夜晚八九点的时候喊了长谷部过来送他去医院。


当长谷部看到三日月也在鹤丸家时就非常紧张。好在他来的时候已经慎重确认没记者跟踪,带了鹤丸上自己的车,然后给了个假发和一套衣服让三日月伪装成家政工人,过一阵子离开。鹤丸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的时候不知道该恨三日月那顿饭还是感谢他那顿饭。


第二天莺丸带着水果过来看病。鹤丸见到莺丸时一副劫后余生的沧桑样,莺丸拍了拍他的脑袋问:“怎么回事?这次是送餐出的问题?”


鹤丸觉得世界不大好,莺丸嘴巴严不爱八卦,鹤丸在病床想了好久,莺丸自觉坐在他床前,泡了杯茶拿着报纸,坐着安静阅读。鹤丸一边说,莺丸一边看报纸听着。说到最后鹤丸捂着脸,莺丸淡定地翻过一页报纸。


莺丸眼皮都不抬就说:“两个人都力争上游,真有事业心。”


就是这么回事。鹤丸不好意思说出口,只给莺丸比了个拇指。莺丸抬起头感慨地说:“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莺丸真的非常好奇,他不由得问:“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可以……摆平三日月?”


“为什么摆不平?”鹤丸始终很坚持自己是可以的。“他平时很少拒绝我的决定。看起来不是很看重这些的啊。”


可怎么会在这个问题上如此坚持?男性尊严问题?果然是因为他没有好好教育三日月这个上下平等的道理吗?莺丸看着鹤丸苦思冥想的样子,他说:“我看日常不过是他由着你喜欢所以不反对你的决定,不过据我所知他只有对你是这样而已。”


“三日月很难搞的。”莺丸拍了拍鹤丸肩膀,眼神怜悯。“好自为之。”


莺丸离开之后鹤丸孤独地躺在病床上。长谷部告诉鹤丸有些记者很快收到风声,知道他夜晚进了医院,所以现在正在医院门口徘徊。长谷部让人打点着事情,只要确定安全路线,等医生检查好没事了就让鹤丸离开。鹤丸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听到开门声瞄到白大褂,他无聊地说:“医生,我什么时候能走?今天还有通告。”


“身体不舒服,就推了吧。”


鹤丸听到声音惊讶地抬起头。只见三日月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把头发都往后抹,妆容上做了点调整,让他看起来没那么容易被认出来。三日月拿着鹤丸的病历说:“你放心,他们都没发现。”


“这可真的,吓到我了……”


三日月关门坐到鹤丸床边,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关心地问:“还不舒服吗?”


鹤丸用眼神瞟了一下自己的点滴瓶子,三日月不好意思地说:“我本来是想做顿饭哄你,给个惊喜的,没想到会这样。”


对于三日月想办法哄自己这事情鹤丸还是很感动的,只是结果不尽人意,不过他也不怪三日月了。只是觉得太没天理,一个吃到住院打点滴,一个居然毫发无损。三日月握住鹤丸的手微笑看着他问:“下次还有机会继续吗?”


继续什么?鹤丸刚疑惑了一下,立马就明白了。他心中警铃大作,马上抽回手,然后也笑着说:“你躺下我就继续啊。”


“哈哈,看来鹤丸很有想法啊。”三日月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病床上的鹤丸,他一手按在墙上,另外一只手摸着鹤丸的下巴。鹤丸觉得三日月忽然非常有压迫感,那只温和的风筝似乎真有点变种的趋势。“鹤丸高兴的话我也会高兴,不过不包括这个。”


“喂喂,你明明昨天还很传统地跟我说进展太快啊。好孩子今天怎么就忽然翻脸了?”


“我对这事情的早晚是没意见的,只是让你慎重考虑。”三日月解释了一下。“因为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不能退票了。这方面我原则性很强的。”


鹤丸终于清楚明白三日月昨晚慎重考虑叫自己想清楚,问这进展会不会太快其实是提醒他。一旦上船出海,永不退票。虽然鹤丸没打算退票,但鹤丸还是不禁问:“但现在未遂是吧?”


“嗯。不过我发现了鹤丸那点小心思,放着不管可不行啊。”三日月压低声音在鹤丸耳边说:“你昨天那番指责真有意思,我会检讨一下昨天你说的话的,社长。”


三日月意有所指地说完之后拍了拍鹤丸的脸颊,让他好好休息,放下病历就离开了。留下呆若木鸡的鹤丸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思考人生。长谷部进来就看到鹤丸捂着脸一副颓废样子,立马让人给他做了套全身检查,特别是精神上有没有出现问题。鹤丸听着医生问了半天才发现那是心理医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当场就走人了。


真是流年不利。算了,好歹节操算是保住了。鹤丸心有余悸地想道。


鹤丸夜晚还有个访谈节目,主持人是藤四郎兄弟的乱和药研。最近他们这一综艺访谈节目十分受欢迎,由藤四郎家的兄弟们轮流担任主持。童星主持人询问大人们各种八卦话题趣味十足,而且节目是现场直播,小孩子有趣的问题和举动还有嘉宾的反应都十分真实,引起了广泛关注,收视率一直不错。


“欢迎大家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是今天主持的乱和药研。”乱对着镜头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药研则坐在沙发上看着问题表,朝摄像机打了个招呼。乱比了个V字手势之后,小跑回到沙发上坐好。药研瞄了对面的鹤丸一眼问:“我听说鹤丸老爷今天去医院一天,感冒了?”


药研这消息收得真是快啊,一来就问了今天某些狗仔队想知道的事情。鹤丸装出哭笑不得的样子说:“我吃错了东西,于是就去医院一趟了。外卖有风险,吃饭需谨慎啊。”


乱好奇地问:“哎,鹤丸哥你是哪里打的包啊?”


“说不定只是我最近肠胃不好,不一定关商家的问题。”


于是这个问题轻轻巧巧地带过,现场气氛就像日常茶话会一样,大家聊天都很放松。这个访谈除了一些休闲采访,当然要提及一下鹤丸的新戏,毕竟这是他今天上节目的重点。制作组也挑选了很多有趣的问题,让观众了解一下一些拍戏的趣事。提起剧中的人员,除了自己的搭档莺丸,鹤丸还对和自己对手戏的女一号盛赞有加。虽然是新人,不过对剧本角色揣摩得很好,表现也很出彩。对于有才华的人,鹤丸从来不吝啬赞美,在表扬方面,他可以说是诚实得可以。


今天难得放假一天,回到家里在大厅看电视的今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说:“你信不信,他们公司迟些就会在网络和杂志放消息引导舆论说他们两有火花。”


岩融靠着沙发,今剑趴在他大腿上陪三日月看电视。几分钟前小狐丸去拿吃的进来,回来发现电视已经转了鹤丸那个访谈。虽然石切丸因为工作的关系不能到场有些遗憾,可小狐丸心想他们三条的难得聚一起开电影会,有个休息时间看看电视聊聊近况,居然集体来看三日月那个男朋友。听着鹤丸盛赞女主角,小狐丸赞同今剑的话。他忍不住调侃道:“还没见他这样赞过你呢,这真是差别待遇啊,兄长大人。”


三日月倒是看不出什么,很宽心地笑道:“提携后辈而已。”不过三日月也了解鹤丸公司那边的做法,本来就不是很想他们在一起,正好传传绯闻打掩护,炒炒热度。在岩融和今剑打赌明天关于鹤丸的新闻是什么标题时,三日月已经让人支会媒体一声,不要炒作这些绯闻,可以压下去就压下去。迟些他会给他们提供些好的新闻素材。


“怕什么,又不会是什么特大新闻,起码要爆出些什么夜会牵手才算厉害啊。”岩融笑三日月实在大惊小怪,打打擦边球怎么了,常有的事情。三日月看着鹤丸在电视里聊得风生水起,他笑了笑说:“我怕不主动一点,社长不会清楚我的事业心。”三日月打完哑谜后跟小狐丸说:“之前提起的那个合作谈得怎样?那部片我有兴趣。”


“参演人员这个变数是很难预料的。”小狐丸知道三日月在说什么。他有兴趣的话,跟社长说一声,这次合作估计会容易点。选角方面虽然导演和剧本有自己心仪的演员和角色,但最后会不会受投资方干涉是很难说的。“说不定到时候演出角色会有变动。”


“我觉得现在导演分配的角色设置很好。不是鹤丸国永演那个角色,我退出不参与了。”


那基本是变相要挟了。三日月是票房保证,这部剧指明让他做主角,投资方不可能让他退出。三日月有兴趣是好事情,而且说实在的这次的剧本质量和邀请阵容都很豪华。唯一问题就是导演和剧本希望的是他们两家死对头公司合作出演,这样的演出消息放出去话题度肯定是有的,而且就小狐丸的专业目光,这个电影是肯定能得奖的。但问题能不能促成这次合作,还得看两家公司的老大愿不愿意。就算退一万步他们愿意,双方肯定都要就自家艺人的角色戏份商讨一大轮,所以能不能成这个就真的不知道了。


岩融也有参演角色,不过这次谁演什么都没公布,只有他们社长看过一下人物简介。听说这次总体角色都十分出彩,不过他听说了三日月和鹤丸那个角色的关系,岩融觉得估计他们两家知道真相的社长看了都要流冷汗,甚至得怀疑到底是不是地下情走漏了风声。


鹤丸接到消息已经是两天后。他们两家公司已经进行了一轮风起云涌明争暗斗,这次投资方是是下血本,资金没问题,要的是打造一部经典,剧本两人也出资,两个人就是因为不缺钱所以才能专注艺术品质,话语权自然不弱。剧本是歌仙和青江,两个都是业界里头非常出名的编剧,导演是江雪,所有电影无一不是精品。这次更加可以说是强强联手,光是名字晒出来就已经是质量保证。最后两家都觉得这部电影很有前途,肯定是能拿奖的,总不能让对面讨了个好自己啥都没。肥肉放弃了可惜,所以他们答应了旗下演员参与演出。但如三日月所料,两边都要为自己演员争取戏份,所以在确认合作的时候双方都争论了很久。


可是歌仙十分硬气,一个剧情都不会改,加戏减戏想都别想。然后在青江的怀柔政策之下,合作就这样敲定了。


夜晚长谷部来找鹤丸,表示这戏已经接下,两个月后开始进入剧组,一切到时候公布。鹤丸问拿资料,长谷部表示没有,一切等进入剧组,一周内熟悉人物和剧情,然后开拍。


有够乱来的,但歌仙和青江倒不是不靠谱的人,而且这次参演的都是大牌,专业水准是有保证的。只是不知道自己演的角色是怎样的。鹤丸很期待这部戏,只是这次公司完全没商量啊,而且这样不知道风险的条件他们居然敢答应?鹤丸很惊讶,看来对方场地备报和工作人员等等都早准备好了,就等开工那一天。其他人的档期调配要在这两个月搞定,鹤丸甚至在想如果情况允许,对方估计就想今天开拍了。


“我倒不是怀疑你们的眼光。算了,这种突发性状况还挺不错的。”


鹤丸随便让长谷部帮他安排工作调档期了。当合作消息公布之后外界已经一片轰动。新闻全部篇幅都是他们两家死对头公司携手合作,出动自己公司当红演员参演这一部戏的消息。这次是双主角,黑帮片,主角由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担任。还没开拍,已经引起讨论,所有网络板块都在讨论演员们的合作,甚至连两个人的照片都摆在一起刊登。


真难得自己的照片居然有和三日月一起挂上的一天。据说这次两个公司的演员互相有不少对手戏,这又是一个两家比拼演技的时候了。外界恨不得马上深八出每个人的对手到底是谁,然后进行第一手话题报道。所以在角色分配还没出来时,演员接触见面都会被紧密跟踪,随时被盯着。长谷部也耳提面命这次合作也是一场较量,可千万别给三日月的演技比下去。鹤丸戴着耳机听音乐,装傻一样点点头。看着长谷部就觉得他好像等孩子考大学的家长一样,为了让鹤丸状态调整好,长谷部基本帮他把工作推了。鹤丸这两个月难得过了点轻松日子。


只是鹤丸也给搞得够呛的,出席什么活动都要被追问这部戏的内容细节,相熟的记者也要他透露风声。鹤丸守口如瓶,靠着一张富有亲和力的笑脸和说话技巧掩饰过去。他手上没剧本,连角色是怎样都不知道。其他人跟他一样,想透露都没资本。


不过三日月见他倒是方便多了。比起过去,他们现在可以美其名是两个主角讨论拍戏问题,他和三日月是唯一知道演主角的,大家肯定有对手戏,没什么好隐瞒。鹤丸和三日月光明正大聚餐,记者的偷拍两个人也不是很在意,鹤丸就当是给电影炒作一下了。临近去剧组前的一周大家约出来安安分分地吃了一顿饭,不时还讨论一下刚才跟着自己的记者是哪个杂志,最近哪家报道他们的新闻最多。


“A报社的吧。”三日月用手帕擦了擦嘴角,头也不抬地说:“放心,这里他们进不来。”


三日月今天带鹤丸吃饭的是在他旗下的法国餐厅,招待的全是社会上有身份的人,非常注重客人隐私,不是随便能进去的。幕后老板是三日月这个没什么人知道,鹤丸也是第一次跟他来。两个人在包厢吃饭,难得享受不被跟踪的时光。


鹤丸吃完后盯着三日月,注意他每个表情。真是风平浪静啊,两个月前他们两还就上下问题纠结得不行,没想到这两个月里又恢复普通情侣状态,一点尴尬都没。鹤丸就想这样很好非常好,那天的事情就粉笔字抹掉吧,这主权领土问题他再慢慢感化三日月,难得一起拍戏呢,说不定这就是个机会。


他们吃完饭后让服务员收拾好东西,一起在包厢聊天,鹤丸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三日月开了一瓶酒。拿过来两个人一碰杯:“希望合作愉快。”


“我相信会很愉快的,前辈。”


鹤丸浅尝了一口,他的兴趣也不在酒上面,喝了一点就放下了。三日月感觉到鹤丸在盯着自己,于是也忍不住看着他问:“想知道什么?”


“唔……下周我们就要进剧组了,好像前一个月不能出拍摄区。”


“唔,是这样。”三日月的助理有了解清楚状况,那里附近的环境还可以,他们基本是把整个活动范围都包了。“吃喝不用担心,难道你还想到处逛吗?”


“你不想跟我到处逛吗?”


三日月侧头看着鹤丸意味深长的眼神,这邀请的眼神再明显不过了。鹤丸一直很大胆,难得一个合作机会,两个人独处的时间那么多而且名正言顺,不来把地下情偷偷摸摸的时间补回来吗?


三日月一秒读懂鹤丸的意图,该说因为日常可以经常一起的时间不多,偶尔在什么场合遇到对方,三日月和鹤丸都是飞快地用眼神交流。所以鹤丸抬个眼皮三日月都知道他想什么。三日月放下酒杯,抱着鹤丸的腰,“嘿哟”一声把他提到自己大腿上。鹤丸吃了一惊,不由得伸手扶着三日月的肩膀保持平衡。三日月装作沉思的样子,非常公事公办地说:“唔,小心思太多,演技发挥不出来那可就不好了。”


“这点你可以放心。”鹤丸自认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可总得给点时间休息是不是?”


三日月微微一笑,表示鹤丸说的很有道理,他给说服了。只是鹤丸觉得现在这个上下位置好像有点不对啊。虽然自己是在上,但怎么感觉这个自己给抱着的样子,体位有点不对?在鹤丸还在思考这个问题时三日月抱着鹤丸的手贴着他的后背,让他俯下身子,低头与自己接吻。唇齿之间混合着酒精的味道,悄悄渗入味蕾之中。鹤丸跨坐在三日月大腿上贴着他,虽然有些突然但是鹤丸也很享受这样亲密的接触,这上下问题估计是错觉,做人嘛要好好调整心态,不要纠结不解风情的事情。


在鹤丸和三日月吻得难分难舍的时候,电视机的声音没有停下来。此时娱乐节目正播放到三日月的采访,鹤丸听到了三日月的声音时本来没怎么在意,顶多就当BGM了。可是当他听到记者又开始问到底这次他们饰演的角色是什么关系,戏里会引出什么火花时,三日月居然没有打太极。


“我和鹤丸的角色关系啊……唔,大概是想成为恋人那样的角色关系吧。”


本来还沉醉在亲吻之中的鹤丸一个激灵,顾不得自己的牙齿啃到三日月的嘴巴,不顾三日月吃痛的声音,鹤丸猛然回头。只见电视屏幕上记者听到这个回答已经炸开了锅,而电视里的三日月依旧笑得十分得体,然后多余的信息一句不回。听着那些记者追问离开的三日月“请问恋人关系是怎么回事”,鹤丸心里蹦出一句“我也想知道怎么一回事啊!”


鹤丸立马转过头来捉住三日月的衣领。天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角色到底是演什么,临近开拍前三日月居然往记者里头扔了个炸弹。已经可以想象明天报纸娱乐版块会刊登什么,鹤丸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身下笑得跟电视一样灿烂的人。


“三日月先生!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三日月看完自己的采访后亲了亲头脑混乱的恋人,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TBC】

评论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