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娱乐圈PA(02)

-451-:

*关于之前的先上车后补票




       鹤丸看着自己手机心不在焉半天,等助理过来喊他工作才回过神来干活。他走到摄影棚的时候莺丸刚收拾好,化妆师对着灯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调整,好了就收起化妆盒。莺丸看到鹤丸走过来,问:“报纸没送到,要不要打电话给出版社?”


      “出版社难得休息两天,估计是不想营业。”鹤丸随口回答,然后就听摄影师的话过去待机。这次他们拍的是杂志照片,迟些还要约时间接受访谈。他和莺丸同公司,这次和三日月的新片还同时杀青,外界自然也理解为两家竞争,宣传时间段都差不多,估计又要打擂台了。摄影师让鹤丸和莺丸先放松点,随意摆动作熟悉镜头,他先试着拍几张。鹤丸和莺丸一边照着做一边小声闲聊。


      “怎么,吵架了?”


      “没有,好得很。”鹤丸对于吵架问题坚决否认。“就吓唬吓唬他而已。”


      “吓唬?”莺丸想了一下。“最近他新片宣传期,新闻多一点。唔,你是指三日月那些花边新闻?”看来说对了,莺丸斜了鹤丸一眼。“你当这行的捕风捉影还少么?拿这个来说事说服力还真不够。”


      这点鹤丸自然知道。不过为表重视他还是晾一下三日月比较好,现在三日月都没有观察项目了,虽然他们是地下情,可这绯闻在头条最显眼的板块,看着真扎眼。鹤丸随意地说:“世事难料,万一真擦出点火花怎么办?”


      “不会,要能擦早擦了。”虽然是鹤丸的大亲友但是莺丸很笃定。“他太难搞了,路线一直不同寻常,一般人大概对不上。”


      鹤丸忍不住打量莺丸。“……你说你吗?”


      摄影师看感觉差不多了,开始指点他们动作。鹤丸和莺丸这次的新片是律政片,他和莺丸饰演的是两个精英律师,一个初出茅庐高材生,一个法律界名律师。两个人同为主角在一宗贪污案上立场不同的二人斗智斗勇。戏外这一次拍照两人都是西装马甲,做精英打扮。拍完一些后,摄影师让他们拍点其他适合自己风格的照片。做个戏里戏外的对比。


      “嗯,对,头往上扬一点,不用太拘谨,上衣纽扣开一下。”摄影师一边调整一边让助手帮鹤丸整理衣服。“眼睛看过去那边,对。”


      摄影棚的门给打开,三日月今天听闻鹤丸在这里拍照,正好他也要预约时间和摄影师,就顺便过来看看了。他来的时候鹤丸还在专注拍摄单人照,边上休息中的莺丸看到他问:“出版社不是停业两天吗?”


      三日月笑了笑,和莺丸打了个招呼就过去其中一个摄影师那里。这个摄影师和三日月合作很久了,这次接了这份工作从国外回来。见到三日月后打了个招呼说:“你们对手公司这个明星很不错啊,镜头感很好。”


      “能得你赞赏,看来是真不错。”三日月这个摄影师非常不好预约,可以说是他的御用摄影师,常年在国外,不轻易答应其他工作,而且十分挑剔又随性,他都说不错,看来是挺满意了。三日月凑过去看了一下照片,摄影师满意地一直点头:“刚开始看他造型就觉得挺斯文的,气质很好。不过我觉得他拍不羁大胆一点的也不错。”摄影师调出几张自己很满意的照片给三日月看。“你看这眼神。不得不说,他有一股侵略性,和外表相比充满反差,你看他现在气场全开,对比起来就更明显了。”


      三日月看着照片里的鹤丸,他衣领拉开两扣子,手指扣在领带上。眼神微微上挑,上扬的笑容不经意透出三分不羁。明明也没怎么脱衣服,顶多露了一下脖子和一小半锁骨,不过你只要和照片上那双眼睛对上,就会感觉到他在不断地侵略你的视线。


      摄影师非常肯定地说:“我敢说拍一辑这种不羁一点的,绝对会大红。”


      鹤丸这时候看到三日月,眼睛噌地亮了两秒立马收敛。三日月朝他点点头,鹤丸也点头算是打招呼。摄影师看着他们两,灵机一动说:“难得啊,不如你们一起拍个照怎么样?”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提出这个要求的摄影师。知道他随性不羁,可好歹也要看人啊。首先没有这个预约,其次他们两家公司一直不和。两个不相干的演员一起拍照干嘛?不过他完全不在意,还对鹤丸说:“你气质不错,和三日月先生拍一个吧。要知道三日月先生气场太强,很容易就把别人压下去了,双人照也是他一枝独秀,合照我一直没张满意的。”


      “哈哈哈,听起来好像是我的不是。”


      鹤丸眉头一挑走过来:“怎么,是想让我压压前辈的气场?”


      摄影师见鹤丸是个好相处的,没什么架子脾气也很对口,于是也很直爽地说:“要不要试试?我只是兴趣拍摄,不会做其他用途。”


      “难得你觉得我可以,我是很有兴趣的。”鹤丸环抱着双手看三日月问:“就是不知道前辈会不会怕给后辈抢了风头?”


      所有人都不敢看过来这边,觉得这不和谐的气氛实在不是他们这等凡人可以干扰的。两个公司的不和他们可不想牵扯进去啊。三日月听了之后没生气,对摄影师说:“合作那么久了,你我的交情这个自然是没问题的。”


      等工作部分拍完之后,摄影棚清场,就留三日月那个相熟的摄影师。这可以算是三日月特别满足他对摄影的追求,所以只让他一个人拍,其他人离开。


      莺丸走出摄影棚准备去休息的时候遇到长谷部。对方掐着点准时来的。发现只有莺丸一个自然十分好奇,莺丸已经先开口:“出版社社长亲自来送报纸了。”


      长谷部满脸问号,莺丸拉着他走。长谷部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莺丸提起接下来的通告,长谷部得先处理了,等下再过来接鹤丸。为此他还特意发了条短信说明自己几点回来,鹤丸还很快回复,没有异样。


      大概是多心了吧?长谷部想。


      摄影师今天拍得十分高兴。他帮三日月拍了这么些年,难得找到个气势没给他压下去的。他挺喜欢三日月这个模特,只是每次都只有单人好看没意思啊。跟他合作的对手要不就是害羞放不开,要不就是气场给压下去。你看今天这对手就不错,搭他肩膀多主动,多自然。和三日月对视可以超过二十秒,完全不怯场。摄影师的相机咔嚓咔嚓,拍得十分满意。


      “你们脸贴近点,近距离眼睛看着对方,就那种用眼神勾住对手的……对,没错!”


      听着快门的声音还有闪光灯不停地闪,一个扶着肩膀一个搭着腰,他们俩的脸贴得鼻子都快要碰一起了,不过摄影师一直在拍,完全不觉得有问题。鹤丸盯着三日月忍不住笑了,他小声问:“你说要是这照片流出去可怎么办?”


      三日月想了一下微笑道:“那看来得开记者发布会了。”


      “那这就是展现我演技的时候了。”鹤丸的手随意地玩弄着三日月的领带,指甲在上面刮了刮。“到时候你可别掉链子啊。”


      他们的笑容恰到好处,非常富有内涵,摄影师连忙按动快门,鹤丸瞄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地问:“你说现在我忽然亲你一下,他会不会吓一大跳?”


      三日月笑而不语,没有动作。鹤丸耸肩,虽然很刺激不过他现在暂时不想自毁前程。拍得差不多了,鹤丸提醒了一下。摄影师依依不舍地住手,并且表示他们俩配合真棒,这照片肯定会很好看。不过他不会放出去,就当是私人作品收藏。摄影师一边说的时候一边低头收拾器材,鹤丸正要过去看看照片,三日月忽然拉住他的手臂,另外一只手按住他脑袋亲下去。这一切发生得迅雷不及掩耳,然后三日月的双唇快速撤离,留下鹤丸惊讶地眨了眨眼睛。三日月笑得眉眼弯弯,好像偷吃到糖果的人一样,压低声音说着小秘密。


      “不被发现就不会吓到了。”


      三日月说完过去和摄影师打招呼,鹤丸一个人在原地捂着嘴巴侧着头,没人看到的时候他耳根子都红了。没想到三日月那么主动啊,真是难得。


      三日月跟摄影师说照片给他一份,摄影师答应了。三日月提出可不可以把刚才调出来给他看的几张照片也给他,摄影师想了一下还是摇头了。毕竟这是工作用的,没有别人公司批准这些暂时都是不能动的。三日月可惜地叹了口气,鹤丸走过去拍拍他肩膀问:“怎么了?拍得有问题?”


      “没问题。”三日月跟摄影师道别,表示等下他的经纪人会过来跟他约拍摄时间,然后和鹤丸说。“那我们先走吧。”


      鹤丸和三日月离开摄影棚,两个人走的时候中间保持着半个人的距离,鹤丸拿出他那台外观惊艳的手机把玩,三日月看了他一眼,问:“还不高兴吗?”


      “没有呀。”总觉得三日月这种一眼看穿的眼神显得自己很孩子气,虽然鹤丸确实年纪和三日月有那么点差距。他装作听不懂一样问:“你怎么有空过来?”


      “预约摄影,听到你在就顺便过来了。”


      “哦,我是顺便的。”


      三日月哈哈笑出声来,似乎拿鹤丸没办法。他笑着问:“那能不能给个机会,等下请你喝个咖啡?”


      鹤丸严肃地说:“事业为重,我很忙的。”


      “哦,那挺可惜的。难得我今天放假。”


      鹤丸清咳了两声,说:“不过我今天会准时下班。夜晚有空。”鹤丸偷瞄三日月一眼,他没看鹤丸,不过嘴角扬起,并不插话。鹤丸收回视线说:“你今晚要不要来我家?”


 


 


      鹤丸跟三日月很清白的。那天一小时说喝水聊天就喝水聊天,三日月还真没撒谎。


      鹤丸半年前说先上车后补票,意思是先交往后培养,反正大家都有那个意思,双方有好感,何不赶紧先牵个手再考虑合不合适的问题?


      那时候三日月考虑了一下,回顾自己之前的经历觉得鹤丸说的也有道理。于是也答应了鹤丸的提议。所以鹤丸认为这其实是从朋友关系考察期变成了了情侣关系考察期。本质都是考察,差不多。鹤丸觉得他对三日月得像放风筝一样,飞远了也不能松懈,线还是得握在自己手里。不能逼太紧,也不能太放松。所以这次绯闻上了头条,他还是要表达一点重视性,放飞了那么久,线得拉回来一下了。


      鹤丸想跟三日月发生点什么吗?实话说,想的。


      可是三日月这人做派挺传统的。鹤丸得有耐心,不能操之过急。他好不容易花了一个月时间攻陷了三日月,又花了一个月终于从吃饭喝咖啡上升到拥抱,拥抱再变质到接吻,从亲脸颊到过渡到亲嘴巴花费了两个月,从蜻蜓点水到深吻的心理引导花费了三个月。耗时长得鹤丸觉得自己在谈校园恋爱,纯得跟纯净水一样。


      简直就像把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培养成高材生,还要保送他上大学。


      回想起来真是扼腕。鹤丸觉得有几次气氛真的很不错,他觉得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但想想三日月那个健康的思想还有那双充满信任的眼睛,鹤丸就马上刹车。不行,吓跑他可就不好了。不能让他觉得自己很轻浮。


      但是好想跨越那条线!毕竟他也是男人啊!


      今天鹤丸决定约三日月来自己家再打一发直球,难得那么好时机,调戏得也差不多了,趁着这次契机,他得转守为攻了。像他自己说的,机会都是给会把握的人。


      鹤丸约了三日月夜晚来家里,他有自己家钥匙,听到开门声,鹤丸从沙发上转过去。看着三日月手里提着东西进来,鹤丸眯起笑着,三日月提了提手上的晚餐。


      “先生,这份外卖请签收一下。”


      鹤丸走过去接下,亲了亲三日月的脸颊说:“来,饭钱。”


      鹤丸高兴地拿着三日月带来的食物一起去餐桌。他拿出家里的碟子出来,把三日月的两肉一菜放进去。这看起来外貌不错,鹤丸一边拿出碗筷一边问:“看起来不错,哪里买的?”


      鹤丸的赞美让三日月挺有满足感的。他坐下后说:“我做的。”


      鹤丸挺惊讶的。因为三日月半年前可是咖啡都泡不好啊,那天晚上他们顾着商量恋爱问题根本没机会吃饭,没想到半年后三日月还记得这一顿饭。鹤丸坐下后马上拿起筷子,看着这三盘看着不错的菜,说了句“我开动了”之后,立马先尝一口。鹤丸夹了一块牛肉粒放嘴巴嚼了嚼,点点头,微笑放下筷子。


      “我听说你大学时候读过美术?”


      “嗯。有问题?”


      “这菜外表确实不错。”


      鹤丸看着那三盘菜不说话,三日月夹了一口吃,说:“味道还可以。”


      看着三日月很自然地又吃了一块,鹤丸整个人咋舌了。三日月居然真的如此淡定,无动于衷地吃着他自己做的菜,难道他味觉失灵了吗?三日月居然还抬起眼睛问:“你怎么不吃?”


      “我觉得……”鹤丸欲言又止,看着三日月毫无异样地吃着晚饭,鹤丸拿着筷子想了一天,在心里仰天长叹,视死如归地夹菜。边夹边小声说:“你演技真好,不愧是三届影帝。”


      “呵呵,过奖了。”


      看来这饭,不吃不行。三日月摆明了这顿饭必须吃完,他现在指鹿为马,可现在大业为重自己也不能不给面子。鹤丸只能在心里说:三日月这饭,真不是一般难吃。以后没事还是别让他展现自己的厨艺了,吃得多可是要住院的。


      终于吃完这顿饭,鹤丸把餐具收好,过一阵子再洗,先去酒柜那里拿了瓶红酒开了。他拿了两只高脚杯给三日月和自己倒了一点酒,大家坐在沙发上放松地聊聊天。


      “那些新闻都是捕风捉影,杂志的人不懂规矩,以后不会的了。”三日月和鹤丸一碰杯,忧伤地看着他说:“可我还是觉得,我挺无辜的。”


      “给你点小惊吓调节生活。”鹤丸喝着红酒笑容得意。他对这个结果还是颇为满意的。宣示一下自己领土主权,要是男朋友都不能和自己达成共识,那看来这段感情就是自己一头热而已。鹤丸放下酒杯揽着三日月的腰,带着酒香凑近三日月。他的鼻子蹭了蹭三日月的脖子,然后低声问:“想不想要点大惊喜?”


      三日月好奇地看着鹤丸,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鹤丸决定豁出去了。他一把将三日月按倒在沙发上,那时候三日月的杯子没拿稳,掉在地毯上,洒落的红酒渗透进去。鹤丸低头看着三日月满脸惊讶的样子。鹤丸觉得这种时候可不能打退堂鼓,他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深情一些,诚恳一些。


      “三日月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恋爱节奏能不能成熟一些?”


      三日月躺在沙发上又开始陷入思考之中,作为一个优等生,看鹤丸这个架势他大概也是明白的。三日月做决定从来不急,简直是刀压在脖子上都能不动如山的类型。鹤丸见他如此慎重,不由得开始质疑起自己的魅力。三日月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怎么面对着恋人都没一点冲动?


      还是他也没那么喜欢自己?不然怎么那么理智?


      在鹤丸苦思冥想的时候,三日月终于想通了。他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们才交往了半年,你不觉得这样太快吗?”


      鹤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所以他为什么会喜欢一个纯种优等生呢?当然把优等生教坏也是一种乐趣,不过这教育改造过程真是十分漫长。好在学生抗拒情绪不是很强烈。鹤丸老师很肯定地点头,并且循循善诱。


      “你应该要有点浪漫细胞,你不觉得总是按部就班很没意思吗?规划好的人生就好像写完结局的书,一点惊喜都没。你思维就不能跳出一下框架吗?”


      鹤丸最不喜欢的就是完全预测到的事情,所以他不喜欢没有意思的发展。恋爱就是靠冲动啊,做什么都那么冷静的不是人类,是机器人。鹤丸可不想跟机器人谈恋爱啊,于是他用诚恳的眼神看着三日月。这戏都在眼神里演绎到淋漓尽致,如果这都不能触动三日月,鹤丸就觉得要再检讨一下自己的演技了。


      看到三日月似乎听进去了,很像当时答应自己先上车后补票的提议一样,有点开窍了。这种时候,自己就应该一鼓作气主动伸手。鹤丸作案工具早准备好了,就差把口袋里的安全套摸出来,他按住三日月的肩膀,非常真诚地承诺:“我一定会对你负责任的。”


      所以鹤丸想上三日月之心由来已久,这次终于能找到个机会落实了。


      鹤丸慢慢低头亲三日月,先是蜻蜓点水那样点了点,对方没拒绝,他就放胆加深这个吻。当三日月的手摸上自己的腰时,鹤丸就知道他也想明白了,优等生终于在老师的教育之下开窍。于是鹤丸的吻变得更加热烈,好像鼓励三日月一般。三日月一只手托着鹤丸的腰,慢慢从沙发上起来。鹤丸低头捧着三日月的脸,舌头灵巧地滑进去,挑逗一样地扫过他的口腔。三日月也难得大胆地回应鹤丸,托着鹤丸腰的手潜入了他的衣服里头,他们稍微离开了一下对方的双唇,如此贴近地盯着对方就像那天在摄影棚时一样。


      大脑犹如被电流刺激了一样,情感终于冲破理智,他们抱紧了对方渴求着可以燃烧自己的体温。


      在鹤丸准备有再进一步的动作时,三日月将鹤丸反按在沙发上。鹤丸的脑子里打出几个问号。三日月骑在鹤丸身上,两腿夹着他的腰,俯身封住了鹤丸的嘴巴。一直做主动的鹤丸第一次有被反客为主的感觉,他的嘴巴漏出了低哑的呻吟。口袋里的安全套掉地上,三日月捡起来看了一下说:“我还担心没准备这个会不会不好。”


      看着三日月感谢的眼神,鹤丸的脑子又打了几个问号。三日月的手掌在鹤丸的腹部游移,然后准备往下探的时候,鹤丸本能地觉察到不对劲。所以他在衣服给扒开了一半的时候幡然醒悟,推开三日月,迅速后退到沙发尽头。


      鹤丸看着不解的三日月,他满脸通红,可以说是真吓到了。他忍不住问:“慢着,你是想……”鹤丸指着三日月,然后手指一勾指回自己,再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三日月。三日月一点都不吃惊,反问:“不然呢?”


      不然呢?什么不然呢!怎么回事!这相性不对啊!与预期完全不是一回事啊!三日月好像看出了点端倪,他算是完全了解鹤丸的意图了。他从沙发那头过来,手掌贴着鹤丸发烫的脸微笑说:“原来你对我有这样的企图啊。”


      “……这个嘛……你先听说我……”


      鹤丸记得那位摄影师说过,三日月日常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工作时候不自觉就会气场全开,很多人不知不觉就被他的气势压下来了。现在鹤丸就有这种感觉,但是他是绝对不能在这里低头的,事关主权问题啊!


      于是鹤丸又挺直了腰板说:“是啊,我是有这样的企图。”鹤丸心里呐喊着谁会请你来我家上我啊!但这样说话太过不雅,在他的教育里话可不能这样说的。所以他吞下了这句话,举例子:“一直都是我主动的啊,追你也是我主动的啊。你被动那么久忽然要变成主动那个,就好像混吃混喝的社长弟弟忽然说自己要当老板把社长踹下去一样,怎么看都不合适吧?”


      鹤丸越想越觉得政治正确。怎么回事?他追的人,他约的饭约的咖啡还送花,这男友力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了。他付出了那么多,最后被他追的人上了?这剧本太过出乎意料,他觉得怎样都不对啊!于是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那看来你得换个想法了。”这次三日月完全不用陷入思考,直截了当地笑着说:“因为在这点上,我是不会妥协的。”


      鹤丸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惨了,世界变化太快,他的引导教学好像忘了灌输自己的学生要感念老师恩情自觉躺下这个念头,导致现在的情况有点偏离预想轨迹。


      谁能告诉他,好好的为什么他放出去那只懒洋洋的风筝会变种成战斗机,忽然杀了个回马枪?这些比喻问题在鹤丸脑海里不断蹦出来,但是拆开比喻的外衣面对现实,鹤丸终于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现在三日月是想上他吗!?


--------------------------------------------------------


不会坑太久吧这个,估计也就是个中篇几万字。因为其实他是新年赠送的礼物,所以到时候写完会印出来。


写得长就只有这篇,短就这篇再加其他短篇,看是收录旧的还是时间足够再写新的。赠送是免费但是就不包邮啦请见谅。印量不多,领取条件到时候再想了ヽ(・ω・。)ノ  

评论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