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娱乐圈PA(05)

-451-:

*另外一篇没来得及写完,先搞他


------------------------------------------------------------


鹤丸今天的拍摄一条过了,连江雪都点头表示赞扬,青江欣慰地拍他肩膀,可是鹤丸很是忧伤。连带着中午饭的时候还是心不在焉。


“前辈,怎么了?”一期觉得鹤丸状态有点不对,他关心地问:“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吧。”莺丸点了杯咖啡,慢悠悠地替鹤丸回答:“他估计是因为演得太好了。”


鹤丸重重一叹,把肉都推到一期面前说:“加油啊,我看好你啊。等下你跟三日月那场针锋相对的戏记得要把他压下去啊。气势可不能输了啊。”


“我会努力。但毕竟是三日月先生。”连一期也开起玩笑说:“还请前辈等下演出狱时看着我的眼神不要给太大压力。”


一期觉得这戏拍得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作为本剧最正直的正派角色,却没有正义必胜的待遇。他们演到了鹤丸回来后跟三日月里应外合摆平了一次对面组的小狐丸给他们的小干扰,一期把鹤丸都捉起来了,愣是证人给解决了死无对证,三日月光明正大来接鹤丸出狱。一期不仅要跟三日月进行暗潮汹涌的对话,还有鹤丸给关的时候跟一期打了几次心理战。一期想想就觉得这角色分配怎么那么众叛亲离?


“哎这有什么,你该看看小狐丸的剧本啊。”想起他们这乱麻一样的角色关系和前段鹤丸就直想笑。“小狐丸还演他哥的敌人呢,隔壁组老大,有事没事就抬杠,天天给三日月甩锅。这不他们兄弟也没意见嘛哈哈哈哈哈。”


“可别输啊,能压过三届影帝你前途无量啊。”莺丸鼓励了一下一期,可一期看着莺丸也高兴不起来。“莺丸先生,我记得您演的就是三日月先生的法律顾问,鹤丸前辈还是您给帮忙救出来的。”


“男人不要在意这些小事。戏外我们关系怎么会像戏里一样?”


“说得好,莺,这顿看来非你莫属了。”


“我想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您好,您的后辈一期一振已经技术性掉线了。”


他们吃完饭就去拍戏,这一周他们都已经进入状态,拍戏的进度暂时还算顺利。令青江最为惊喜的大概就是鹤丸的变化,看着片子青江表示很是满意,并且询问鹤丸到底是怎样开窍的,是不是他那些私人珍藏真的派上了用场。鹤丸有苦不能言,总不能说那天晚上他差点给三日月指导着指导着改志愿了吧?


他们拍了一个多月戏,大家也变得熟悉了很多,配合也变得更加好了。因为进度比预期的好,青江和导演商量了一下,明天周一周二让演员放假。不过因为来回比较远的关系,所以他们也不能回家了。大家可以组织点活动或者休息,时间自己把握。


青江去化妆间的时候就跟一期提起说:“我知道大家拍戏辛苦。在这地方几个月不容易。大家虽然是血气方刚的成年男子,可也不能乱来啊。胡来也要小心点,毕竟虽然我们很注意,但挖新闻的无孔不入。”


一期以前也听说过在剧组里待几个月有些人会寂寞难耐,但他没遇到过这种事,也不觉得会发生这种事。为了让青江放心,他极其认真地说:“请放心,我不会做让剧组为难的事情。”


青江拍了拍一期的肩膀,让他也不用在意,真有什么就注意些,然后走了。一期资历尚浅,而且日常也洁身自好。今天拍完戏大家就可以放假了,一期松了一口气,吃完饭后正考虑夜晚要干点什么,只路过的鹤丸见到他,就顺便提起今天青江说的那话。鹤丸当玩笑那样跟一期开了,笑完过后鹤丸说:“哦对了。关于这个问题,有一个不错的法子,以前青江教的。”鹤丸拍了拍一期的肩膀说:“正好,你要不要过来看片?”


一期整个人都坐立不安了起来。怎么回事?看片?看啥片?青江教的?一期觉得这信息量太大,他必须拒绝。可鹤丸十分热情,拉着他就去自己房间说:“你放心啊,前辈推荐你看的肯定是好片,保证你看了还想看。”


“慢着,前辈,太客气了,不用了吧!?”


一期看着鹤丸的眼神十分诧异,想来他从没想过和前辈一起夜晚看片啊!这就是所谓的男人之间的情趣吗?这也太过大胆了吧?一期再三推辞,还是给鹤丸拉了过去。鹤丸打开房门,一期就看到三日月。三日月瞄到一期那眼神仿佛在说“我就知道”,然后礼貌地点头打招呼。没想到三日月居然也在,一期顿时有种菜鸟闯入秘密组织的窘困。


鹤丸兴冲冲要去拉莺丸过来,然后就去找莺丸了。一期坐在椅子上有些坐立不安,他看向三日月试探性地问:“前辈,请问您也是来……看那个片的?”


三日月点点头,还安抚了一下一期疑惑的心,说:“是的,别紧张。大家都是男的,一起看没什么。”


谁知道一期更加不淡定了。他觉得这套路全中了,不由得委婉地说:“其实这些一个人看不也挺好吗……也没什么必要一起看吧?”


“一起看感觉不一样吧。”三日月看着没有画面的屏幕淡淡地说:“看完消火,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结果一期想得更多了。鹤丸把莺丸也拉过来后开始鼓捣播放器。一期忍不住看着自带了茶水过来的莺丸问:“莺丸前辈,请问您……”


“一般和鹤丸合作,他也会请我来看片。”莺丸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神态表情和三日月差不多:“偶尔看点刺激的也挺不错的,毕竟拍戏压力大,需要调剂一下。”


“一起看不会尴尬吗?”


莺丸反问:“都是男的,有什么好尴尬?”


太坦然了,一期当时就被莺丸镇住,觉得这境界就是不一样。没过一阵子,连小狐丸和岩融都来了,一期瞬间觉得这秘密结社的规模未免太过壮大,这就是所谓的成年人的世界吗?好吧,前辈都如此坦然,自己也不能不给面子。一期在心里跟自己说就当做是应酬加班,不能让前辈感觉自己不尊敬他们,于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坐稳了。鹤丸终于鼓捣完播放器,然后满意地坐一旁开始看着亮起来的屏幕。


一期一振就这样在房间里看了两小时重口味的恐怖片。


看得生无可恋,思觉失调,无言以对。


等播完两部之后一期那眼神都是放空的,全场就他和三日月一言不发。岩融还摸着下巴点评了一下氛围特效,觉得人家的道具组做得不错。鹤丸深以为然,一拍即合,马上进行了学术性的交流。莺丸喝完茶后看向一期,问:“感觉怎样?我觉得这片不错,挺刺激的。”


“是挺不错的。”一期觉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说:“但怎么说好呢……我感觉给前辈摆了一道。”


“所以你们年轻人一天到晚想什么呢?”鹤丸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着一期,他刚才也忍着笑意好久了:“你刚才那种好像要就义的表情真不错,差点我就想拍下来群发了。”


一期确定鹤丸是故意的,他也放松下来能开个玩笑:“前辈,要是以后你对自己女朋友也是这样,我感觉跟你谈恋爱真的不容易。”


结果响应他这句话的是三日月:“哈哈哈,我也觉得是。”


他们夜晚在鹤丸这里看完四部透心凉的恐怖片后半夜各自回房,三日月是最后一个走的。出门前他转身看向鹤丸说:“想起当年你这招好像也对我用过。”


“所以你这次没上当?真没意思。”鹤丸见四下无人后亲了亲三日月脸颊。“允许你梦见我。晚安。”


鹤丸心满意足地关门,谁知道三日月过一阵子又折回来了。只见他发尾微湿,身上穿着睡衣过来无奈地说:“热水器和空调都坏了,今晚让我睡你这里吧。”


三日月小声地打了个喷嚏,鹤丸马上让他进来了。浴室也让给他,本来想打电话联系前台维修,不过三日月在浴室里说现在太晚了,不好打扰人家,先住这里一晚上,鹤丸也就随他了。等过一阵子鹤丸才回过神来,他这房间就一张床,三日月睡哪里?


结果三日月从浴室出来鹤丸看他头发还湿着,立马又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让三日月坐床上,自己拿出电吹风帮他吹头发。听着三日月又打了个喷嚏,鹤丸说:“大半夜弄湿头发要赶紧吹。你别感冒了。”


三日月听话地点点头,等帮三日月吹完了之后鹤丸又纠结起刚才的问题,人两个,床一张,他们今晚要怎么办?谁知道三日月很快就帮鹤丸做了决定,一把将人捞到怀里,在鹤丸的惊呼声中抱着他安然闭上眼睛说:“今晚挤挤吧。”


鹤丸被三日月像抱枕那样抱着,近距离能听到三日月胸膛的呼吸声。鹤丸觉得三日月抱着还挺舒服的,但他也不敢乱蹭,三日月的嘴巴贴着他额头,鹤丸觉得这应该是他无意识的但也未免太亲密了。鹤丸心里想着自己今晚真的就这样跟男朋友盖着被子睡觉?


在鹤丸脑子内容丰富着的时候,三日月漫不经心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说:“你是不是恐怖片看久了开始胡思乱想了?”


“没有啊。”鹤丸立马非常正直地抗议:“我只是觉得你抱着我,我夜晚不好翻身。”


三日月睁开眼睛看着鹤丸,温和地说:“可我冷啊。”


三日月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他好像吸收着鹤丸的体温一样抱着他说:“如果你抱着我,可能我就没那么冷了。”


三日月闷闷的声音很有欺骗性,但鹤丸感觉到三日月抱着自己的手掌有些凉。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喷嚏,鹤丸马上伸出手抱着三日月,最后还是关心战胜了犹豫。


鹤丸偷瞄三日月,可能因为时间不早的关系,他看起来也累了。过了一阵子,均匀的呼吸声传来,鹤丸盯了好一会后抵着他额头忧心地小声说:


“你可别感冒了啊。”


[TBC]

评论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