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妄念.结发

药_咸鱼王中王:

刀剑乱舞乙女向同人,数珠丸恒次 x 女审神者。
我本想炖肉的,但是码完这一段就觉得甜度太高,太纯情了,不忍心打破这样的气氛写肉……算了,单独发。肉肉一定会有的,容后再发。


高甜预警。
………………………………
数珠丸稍稍侧头看了一下在他身后捧着他的长发编辫子的短刀。他们似乎玩得很开心。



但身旁这位和他并排坐着的人儿看起来不怎么开心,一一应该说,她好像是在为什么纠结着。



审神者把脸转向一边,拒绝去看他带着探询意味的脸。数珠丸的视线往下移,看到了她握成拳头状连略长的袖口也一并握住压在木地板上的右手。在垂地长发的掩护下,他把手移过去轻轻覆在了她的手背上。



“……!”审神者被他的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她慌慌张张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短刀,确定并没有人在注意这边,她才把发红的脸转回去对着他。



数珠丸微微一笑,他把她的手拿起来,不顾她想隐藏掌中物的意图,用拇指略微强硬地推开了她合拢的五指。



蜷成一团的深紫色发带安静地躺在她的掌心中。



看着她再一次别扭地把脸转开,只用从发间露出的发红耳廓对着这边,他的唇角勾起了更深的弧度。



“抱歉,乱君,秋田君,时间差不多……”



“诶,要走了吗?”




“嗯。”



趁着起身,他不着痕迹地向她那边倾过去一点,用手臂轻撞了一下她的肩头。受到他这个动作的提醒,她满脸莫名其妙,但仍然跟着他一起起身了。



“失陪。”他回头对身后玩得意犹未尽的短刀们点头示意,然后相当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往审神者的房间走去。



“午睡还太早了吧?”看着他合上门,她不解地问道。



之前连续高烧数日,大病初愈的她被付丧神们强制要求增加休息时间,甚至都规定好午后必定要睡午觉,所以趁着刚才工作刚刚完成而午睡时间还没到的空隙,她正好和近侍在庭院里散散步或者陪短刀们玩闹一番。



数珠丸合上门转身走过来,拉着她在榻榻米地板上坐了下来。经过刚才的走动,他头发上那两条编到一半没有束尾的发辫几乎松散掉了,只剩下靠上的部分仍有小段纠缠在一起。



他笑了笑,转身背对着她,“劳烦了。”他说。



审神者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后面。她抓着手心里的发带,抓紧又松开,一时不知作何反应,“你为什么知道……”半晌后她才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要说为什么,您的分灵偶尔还会到我这里来呢,所以……”



“啊……讨厌!”被提醒了分灵这件事,反应过来这几乎就等同把自己对他的想法完全坦露给本人,一一她又羞又恼地扑过去把自己热得厉害的脸埋在他披散在背上的浓密长发里。



被她这么一扑,数珠丸上身往前倾了一下,他并没有生气,重新坐正后,他反而态度温柔地微笑着抬起右手越过自己的左肩去抚摸她的发顶,颇有种安抚炸毛小动物的意思在里面。



“讨厌、讨厌……”她还不依不饶地轻捶着他的背部发泻着自己又羞又恼的情绪。尽管知道这件事并非由他控制,可是只要一想到自己在他面前连一点小心思也藏不住,她就不由得产生一种不公平的感觉,“数珠丸这样太狡猾了啦……”



“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他回头握住她双臂环绕在自己的腰上,“你看,即使你没有说出口,我也能知道你想做什么呢。”



“~~~~~~”她认命地抱着他的腰,把脸完全贴在了他的背上。



“呵呵……”



“笑什么啦!”从他的背上感受到他笑起来时来自胸腔的震动,她没好气地用下巴磕了一下他的背。



“……开玩笑的。”



“嗯?”



“分灵……我是开玩笑的,刚才分灵并没有附到我身上。”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又磕了一下他的背。



数珠丸拉住她的手把她整个人拉到自己的面前,他收敛起满脸笑容,用认真的表情面对着她,“我就是知道。”他说。



审神者睁大双眼看了他半晌,终于还是红着脸低下了头。她一手捂着自己的脸转向一边,然后伸出一手推着他的胸膛和他拉开一点距离,好让自己不至于因为和他靠得太近而更加害羞,“……我认输了……”她说。虽然不知道这该归类到什么性质的比赛里面,甚至不知道算不算在比赛,可是她就是觉得自己输了。



数珠丸摸摸她的头顶,面上的微笑又加深了几分。



………………………………
甜得虐到了我自己(单身狗汪汪汪!!!)。

评论

热度(179)

  1. 南风知我意_江雪姬_加班令我头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