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倒置记

椒为:

@Freyia 的点文 不过好像写歪了2333
※老师O爷x学生A鹤,OA OA OA
※私设有,bug有,OOC非常有
※一如既往的不会起标题
 
 
 
 


   对于新来的三日月老师,鹤丸国永是不太服气的。
   别的条件暂且不谈,让一个Omega来教一群alpha格斗算是什么事?
   虽然现在信息素屏蔽剂已经很完美,Omega的从业选择大大增加,但这老师看起来也太瘦弱了。年轻不说,还总是笑眯眯的,看着也不适合这个暴力的职业。
   鹤丸作为五条家优秀的alpha,一路作为“别人家的孩子”顺风顺水的长大,实际上还是有些心高气傲的。
   他不服气这老师,就要想办法把这人弄走。本着对Omega的绅士态度,鹤丸觉得还是让这老师看到AO之间的力量差距,然后自觉离开比较妥当。
   于是,在新老师的第一次课堂上,鹤丸主动要求和老师搭档练习。平时他的格斗成绩就是班里的佼佼者,此时提出这种要求也没人觉得奇怪。
   三日月诧异了一下,笑眯眯的答应了。
   然后,鹤丸就被打趴下了。
   鹤丸被摔翻在地,不疼,可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三日月转了转手腕,评价道:“力量很足,技巧也不错,但是太轻敌了。”
   鹤丸以趴着的姿势抬起头看向三日月。
   三日月背对着其他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学生,眼里锐光一闪而过:“怎么,看我是Omega觉得好欺负?就凭你还差得远着呢。”
   鹤丸气极,迅速站起来摆出起手式:“再来!刚才是我没准备好。”
   三日月勾了勾嘴角。
   这一天鹤丸总共被打趴了八次。
   午休时狮子王反坐在椅子上嘲笑鹤丸:“你这也太惨了吧。”
   鹤丸更郁闷了:“后来才想起来,三日月是三条家的人啊。果然那个家里没有等闲之辈,竟然连个Omega都这么强。”
   狮子王扒了口饭,理所当然道:“那是绝对的吧,身为Omega能调来我们班当格斗老师,肯定有过人之处啊。你上午不是也试过了,他本事还是蛮厉害的,而且其实人也很温柔嘛。”
   鹤丸不可置信的反问:“你觉得他温柔?”
   “对啊,他指导学生的时候态度都很好的,一点都不像上个老师那么凶残。”
   鹤丸想起来了,三日月那个眼神别人都没看见。


   第二天下雨,三日月又笑眯眯的来上课了。
   鹤丸对三日月也是有些服气了,但让他现在就肯定三日月,在这个桀骜的年纪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三日月今天讲理论课,这些文字功夫鹤丸早就记得滚瓜烂熟。听着听着鹤丸不自觉的开始走神。
   统一的学校教师制服,穿到三日月身上,好像还真就比别人好看点。明明是不明显的与上衣同色的腰带,勒在三日月精瘦的腰上,那弧度就带了点说不出的味道。宽肩长腿都把衣服拉伸的刚刚好,让人难以在第一眼承认这就是学校的普通制服。
   这就是Omega的不同之处吗?鹤丸出神的想。但是学校里其他Omega都没有这样的感觉。许多容貌出众的Omega,鹤丸在看到他们时也只会产生【好看】或是【可爱】这样的想法。这种难以描述的气质确实让三日月显得与众不同。
   “…国永,鹤丸国永,鹤丸国永同学。”
   鹤丸猛地回过神来,同学们都在看他,三日月站在讲台上说:“即使是理论课也很重要,还请注意听讲,不要随便走神比较好。”
   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竟然看三日月看到走神,鹤丸瞬间脸热,支支吾吾道:“是…!对不起,老师!”
   …这也太逊了。鹤丸懊恼。


   午休时的办公室里,一期一振将教案整理摆放整齐,关心了下邻座的三日月:“教课还好吗?教一群alpha会不会有些吃力”
   三日月笑了几声:“都挺好的,孩子们也都可爱,不过不服气的确实也有呢。”
   “难怪呢,毕竟是一群青春期的alpha,而且不少孩子来头都不小呢,难免心高气傲吧。我记得五条家的就在你们班上,你们两家生意来往的,应该见过的吧。”一期说。
   “是,那孩子很小的时候我还见过他,这几年倒是没什么来往,出落的很优秀呢。”
   两人寒暄了几句,一起离开办公室。三日月下午没课,打算直接回家了,一期则要去低年级接弟弟。
   经过操场时,一阵喧闹呼喊声响起,三日月转头向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鹤丸跟着一群男生在踢足球,雪白的发丝在阳光下纤毫分明,随着动作摆动,看起来柔软又飘逸。少年人正是长身体的年纪,疯长的身高将他颀长的身体拉出更为瘦削的线条,此时带球在一堆alpha中东冲西撞,运动裤外的小腿在同龄人中实在显得太过纤细,让人担心会不会因为用力过猛而折断。
   但三日月知道不会的。他亲自与这双腿的主人过了招,即便仍是羽翼尚未丰满的雏鸟,也展现出了巨大的力量与韧性。
   他在树荫下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实在有些艳羡少年人们挥洒不完的激情与活力——作为Omega,即使自己没有像普通家庭的Omega那样受拘束,却也实实在在的失去了一些东西。
   三日月转身离开的时候,鹤丸所在的一方赢了,大家欢呼着抱成一团,鹤丸作为功臣被抛了起来。春日的太阳实在太过刺眼,鹤丸眯着眼睛歪了下头,好像看到了一道出众的身影正独自离去,在周围的喧闹声中看起来实在有些孤独。


   减少对三日月的偏见之后,鹤丸老老实实听了半个月课,不得不承认三日月的水平还是很高的。在实战训练中,虽然一直被三日月撂倒,但自己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是最开始时他那副带着锐气的表情鹤丸再也没见过。
   三日月一直表现的就像个率直而随和的老师,喜欢笑,偶尔也有些迷糊的地方。加上他容姿端丽,气质出众,在学校很快有了一票爱慕者和拥护者。不少alpha在围观过他上课之后都想拜他为师。后来甚至演进到三日月每天来到学校都要整理下abo三种性别送来的不同情书。
   鹤丸某天放学回家趴在沙发上把这件事当笑话给烛台切讲了。烛台切整天忙得要死,听完难得停下来想了想,说:“整个三条家只有他一个Omega。在性别分化之前,家里人对他期望蛮大的。况且在那样的家里,即使是Omega也不能输给alpha,他也挺不容易的吧。”
   “但是,石切丸他们明明都是很和善的人,没道理因为这个原因给他压力吧?”鹤丸疑惑。
   “嗯…归根到底还是自己不甘心吧。以前这么出色的一个人,若要因为性别去当个花瓶,他自己肯定是不愿意的。”


   转眼间,梅雨季又来临了。梅雨季是Omega发情的高峰期,即使有信息素抑制剂也常常出意外。每年梅雨季都是学校氛围最紧张的时候,部分Omega班甚至会因此停课,Alpha班因此也往往人心浮动。
   “果然,梅雨季湿哒哒的,真让人难受,就算全世界的惊吓都冒出来也让人提不起兴趣。”鹤丸无精打采地靠在窗边,不断用手给自己扇着风。窗外又是瓢泼大雨,鹤丸远远地看到校门口又来了一辆车,接走了一名学生。
   “今年情况好像还蛮严重的,过不多久可能Omega班又要停课了。”狮子王也苦于这过于潮湿的天气,即便教室上空风扇转个不停,包里装满干燥剂,这粘稠的空气也挥之不去。
   旁边的同学探过头来搭话:“鹤丸君可能不知道吧,相比之下我们算是好的了。Omega那个状况不说,连beta在梅雨季也容易生各种各样的潮气病。啊呀,这么看来身为alpha还真是优势呢。”
   鹤丸因此想起了那位与众不同的Omega,又想起烛台切对他说的话来,心头蔓出一股别扭的劲儿来。他瞥了一眼搭话的同学,没有搭腔。
   雨水将窗外的树叶打的瑟瑟抖动,鹤丸盯着它出神,满脑子塞满了乱七八杂的念头。一时想到自己班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因梅雨季停课的班,一时又想到性别分化时家人的笑脸。林林总总,纷纷而至,最后又在清脆的上课铃下散了个没影。
   放学时,教学楼外已经有了一层积水。鹤丸执着伞匆匆走出去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三日月正站在屋檐下一动不动。
   是忘了带伞吗?鹤丸探头瞥了一眼,一把很精致的红伞正握在那双好看的手里。
   鹤丸略抬起头,那双好看的眉眼此时正蹙着,三日月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潮红。错身经过时,鹤丸嗅到了一股很淡的清酒味。
   瞥见他,三日月不动声色的挪开了一步。鹤丸心中一凛:“老师…”
   三日月没想到自己也会中了这梅雨季的招,抑制剂还没到放学就开始慢慢失效。本想自己捱回家,无奈这次实在有些来势汹汹。
   眼见着周围经过的学生越来越多,三日月权衡了一番,将伞柄搭在鹤丸肩上,把他往自己身边勾了勾,小声说:“给三条家打电话,麻烦你了。”
   一直到三条家的车到达,鹤丸的心都跳的快的不行。除了格斗实演课,他还是第一次和三日月离的这么近。三日月的湿热的呼吸声,几乎就在耳畔。那股若有若无的清酒味变的悠长。
   鹤丸头一次这么清晰的认识到三日月是个Omega。向来话多的他头一回成了个哑巴,好在三日月也实在难受,没什么心情说话。
   三条家的beta佣人护送三日月回到了车上,鹤丸站在车前,看三日月坐进车后降下车窗,温和的冲他笑了笑:“今天多谢你了。”
   鬼使神差的,鹤丸问了出口:“老师…明天还会来上课的吧。”话一出口,他又有些懊恼,这个时候明明应该说些‘好好休养’‘别急着工作’之类的话才对吧。但鹤丸心里又有些莫名的憧憬,觉得三日月不是会轻易倒下的。虽然同是Omega,但三日月就是那样坚韧,他是不同的。
   三日月听到这话,先是诧异了一下,随后真心实意的笑开了:“回去注射一次抑制剂就好了,明天我会照常来上课的。”
   佣人礼貌的行完礼后,轿车开走了。
   鹤丸晕晕乎乎的回了家,一直到临睡前,鼻端都仿佛萦绕着那股醇绵的清酒香气。


   第二天三日月果然照常来上课了。他看起来精神奕奕,好像丝毫没有受昨天傍晚的影响。
   反观鹤丸,一大早就魂不守舍的。狮子王调侃他:“怎么,梅雨季你也受影响了?思着哪个Omega呢?”
   鹤丸诧异:“你怎么就知道我在想Omega。”
   狮子王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摆摆手:“你这样的青春期alpha我见多了。本来AO之间就会互相吸引,更别说现在可是梅雨季。只要是AO,一碰面互相吸引的几率大大增加,很正常的。”
   “只是…很正常的?”鹤丸有些不舒服。
   “哦哦!果然是思春期吗!”狮子王兴奋起来,“是哪位Omega这么幸运?竟然得到鹤——丸大人的青睐?快介绍给我们瞧瞧!”
   看狮子王十分有八卦的兴味,生怕被周围同学大加传播,鹤丸只好作出一贯常有的情绪来作答:“吓到我了,哪来什么Omega,不过是梅雨季惯有的情绪而已。话说今天雨也下个不停啊,太讨人厌了。”


   鹤丸觉得不是这样的。他对三日月绝对不是AO之间属于本能的吸引。而是让他有些难以启齿的欣赏与憧憬。是的,憧憬。在他顺风顺水的人生中,三日月是第一个以与众不同的方式参与的角色。他的出现打破了鹤丸固有的对ABO关系的认知,让他第一次知道原来Omega也可以这么出色,而不是被世俗所拘束。从前这种传奇性的人物只存在于平面的故事当中,但此时三日月以如此鲜亮的形象来到了他的面前。也许男人真的是崇尚实力的生物,alpha更甚。三日月已经优秀到足以令鹤丸放下所有过去的偏见。
   优秀到让鹤丸想要变的更强,强到足以和三日月并肩。
   晚上鹤丸一脸严肃的去找大俱利伽罗:“如果你有一位非常非常欣赏的人,你会怎么办。”
   大俱利冷漠的抬抬眼皮:“你喜欢就去追,不要套在我身上。”
   鹤丸:“不不不我不是喜欢啊只是欣赏而已所以说你不要想多啊哎呀就是普通的……”
   大俱利关上了房门。


   三日月发现自己的目光在鹤丸身上停留的多了。鹤丸认真时会不自觉的收紧下巴,说谎时会绕头发,不熟悉的同学围上来会很认真的听人说话,和狮子王相处时更有担当一些,去找大俱利时就会更闹一些,以及——
   三日月晃了晃手中的笔。
   鹤丸在偷偷关注自己。
   果然还是思春期的年轻人,眼角眉梢都藏不住的。
   三日月想起自己还没有性别分化之前,也是和鹤丸一样的天之骄子。两家一贯亲近,在新年家宴上看到烛台切牵着裹的雪白的小鹤丸。明明是个小团子,却非要装出一副正经模样,惹得大家轮番去逗他。三日月也去了,只用了一颗草莓就将小鹤丸逗得绷不住,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跟着草莓转,嘴角也翘的弯弯。
   第二年三日月迎来性别分化,竟然转化成了Omega。从高空坠落的挫败感与落差太过巨大,一时间将三日月压的抬不起头。于是三日月潜心闭关,发誓要远远超越alpha。与此同时,鹤丸一天天崭露头角,顺利的转化为alpha,从【五条家最优秀的孩子】变成了【五条家最优秀的alpha】。而当年那一场家宴上递过来的草莓,早就模糊在记忆里,找不清了。
   即使三日月已经非常优秀,性别也常常成为他人诟病的对象。碍于三条家的势力,没有人敢正大光明的议论,但三日月知道自己背后是怎样的冷嘲热讽。
   所以,在第一次课堂上,鹤丸露出如出一辙的表情时,三日月有些失控,给了他一点教训。不过后来倒是发现鹤丸意外的是个好孩子,品行兼优,确实担得起外界对他的评价。
   以及鹤丸是除家人之外第一个不一样的人。
   “老师…明天还会来上课的吧。”
   没有嘲笑,也不是与别人一样认为自己轻易就会倒下。
   ……又想那孩子想到走神了。三日月舒了口气。梅雨季快要过去了,在这学校的时间也只剩下半年而已。


   最近学校里鹤丸保护协会里一个新的发现引起了轩然大波。最近向鹤丸表白的人,被拒绝的理由从过去的【没有这份心思】变成了【有喜欢的人了】。
   午休时间,鹤丸哭笑不得地从面前的小姑娘手里接过情书:“吓到我了,这几天你不是第一次来了吧。真的不是在捉弄我而已吗?”
   “当然当然不是啦!鹤丸殿不可以怀疑我的真心哦!”小姑娘也不害羞,气鼓鼓的握紧了双拳:“只是想知道,鹤丸殿是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吗?”
   “啊…这个,当然是真的了。抱歉啊。”鹤丸有些意外。
小姑娘有些失落的低下头:“嗯——没事啦。这个人一定很优秀吧,真的很幸运,能得到鹤丸殿的喜欢…”
   “其实该说是我的幸运才是…”
   小姑娘跑走了,鹤丸看了看手里的情书,塞到了口袋里,转身要回教学楼,却在几步之后停下了。
   三日月从墙后走了出来:“啊哈哈,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刚走到这附近你们就来了,我也不好直接走掉。”
   鹤丸的心砰砰直跳,兜里的那封情书好像有千百度那样灼烫,热度一直从衣衫里传到了脸上。
   三日月点了点下巴,若有所思道:“不过鹤丸君还真是坦率呢,回拒别人时竟然用真心话。鹤丸君喜欢的人如果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吧。”
   鹤丸觉得自己快烧起来了,三日月稍微抬起头的动作,从他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三日月修长的颈线以及嘴角有些玩味的弧度。当三日月带笑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鹤丸觉得心脏像是要从胸膛里飞出来一样。
   鹤丸结结巴巴道:“老、老师,别开我玩笑了。”
   三日月逗他也逗够了,终于良心回归,笑眯眯地招呼他道:“吃过饭了吗?一起上楼吧。”


   鹤丸跟在三日月后半步的地方,心不在焉的上楼梯。
   三日月从眼角瞥了他几眼:“鹤丸君一直很受欢迎对吧,没想到会因为被老师撞破告白就害羞这么久呢。”
   “呃…”鹤丸一窘,挠了挠头:“也不是啦。”
   “话说,老师难道没有喜欢的人吗?”鹤丸加快脚步,追上三日月的步伐,若无其事的问道。
   三日月眯了眯眼:“嗯…这个还没有呢。”
   鹤丸一下子高兴起来:“也是呢,老师这么厉害的人,看不上一般的alpha也难怪呢。”
   “哦?那你觉得我应该看上什么样的alpha?”
   “能被老师看上的…起码要非常强非常耀眼的人才行吧,还要对老师忠心耿耿。不然真的很难相信那人和老师站在一起的样子呢。”鹤丸话说完之后,又有些泄气。
   三日月轻笑两声。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三日月推开办公室的门,转身揉了揉鹤丸的头顶:“好了,快去上课吧,耀眼的鹤丸君。学生的本分是学习,可别忘了哦。”


   梅雨季之后灼热的夏季也十分平淡的收了尾。
   除去暑假之外,鹤丸一直在想尽办法和三日月拉近关系。
   这几个月来,鹤丸比以前更要努力,尤其是在格斗课上。
   越是亲近,越是发现三日月的深藏不漏。鹤丸因这种未知的挑战而着迷。更别说,他还有自己的小心思——变的更强,才有站在三日月身边的资格。
   三日月对鹤丸的动静不置可否。
   鹤丸一步步沦陷,三日月自己又何尝不是。平日里的一次对练,一句调笑,哪怕只是上课时瞥过的余光,都能成为三日月走神时回忆的题材。
   这对于习惯了收敛情绪的三日月来说,多么新奇。除了实力之外,鹤丸是三日月这么多年第一个想要牢牢攥紧的存在。
   三日月想到自己还有三个月不到就要离开了,在离开之前给鹤丸指点一条走向自己的路也没什么不好。
   只不过,作为一个非一般的Omega,如果两人真的走到一起,有些固有模式势必要发生改变。


   三日月对自己是特别的,当鹤丸确定这一点后,兴奋地一连几天没睡好。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两人心照不宣的达成了协定,谁都没有挑破。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在初雪的这一天,鹤丸兴致冲冲的守在三日月下班的必经之路上。
   虽然怕冷,但鹤丸喜欢雪。他站在走廊下,冲快要落到他脸上的雪花呵气。远远地,他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刚想探身,就被三日月的声音冻结在原地。
   “……对,离职手续已经办好了,明天就走…年后去报道…是……”
   鹤丸只觉刺骨的寒意直直窜向全身,手脚僵硬的不听使唤。
   三日月挂了电话,还没走几步便看到了鹤丸。
   他的学生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三日月脸上难得失去了笑意。
   “我要走是一开始就订好的事,后来想跟你说,也没找到什么好的时机。”
   “…老师不用跟我解释的。是我还没有…站在老师身边的资格。”鹤丸长舒了口气,转身重新带上笑意直面三日月:“可以告诉我老师要去哪里吗?我会努力变的更强的,然后去给老师一个惊喜。”
   三日月的笑容意味不明,而那话语却是清晰到让人不愿听清。
   “如果说,我是要去结婚呢?”
   鹤丸呆滞了一下,随后斩钉截铁的回答:“不可能的。”
   “哦?为什么?”
   鹤丸慢慢的脸红了。
   是,这究竟是自己一贯的自信逞强,还是当真内心有几分定数呢?
   他攥紧拳头,终究鼓起勇气说道:“老师心里,明明也是有我的不是吗!”
   对比之下,三日月眼中的意味不明更浓郁了,他先是笑了几声,再开口时,神定气闲得几乎有几分轻佻。
   “万一我说没有呢?”
   “……”鹤丸真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窘迫过,他有些局促的盯着地面:“那、那就请老师再等一等我,还有一年我就毕业了,我会成为配得上老师的alpha,然后…然后…然后去老师家里求婚的!!”
   破罐子破摔的吼出最后一句,鹤丸实在是窘的有些抬不起头了。也许这世界上也只有三日月一个Omega能在气场上把自己压制到这个地步了。
   面前传来了忍俊不禁的笑声,鹤丸抬起烧的通红的脸颊,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带进了温暖的怀抱。
   “你也太可爱了吧…”三日月的低笑声带着温热的气息拂过耳畔,随后吻住了鹤丸的嘴唇。
   三日月只是浅尝辄止,他紧紧搂着鹤丸,将下巴搭在他肩膀上,发出满意的喟叹:“真是的,直接说一句喜欢有这么难吗?亏我还夸过你坦率。”
   啊,不过真要说起来,不坦率的究竟是谁呢?


   直到人都要走了,鹤丸才知道三日月原来是要去军队。
   虽然稀少,但Omega进入军队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何况三日月那样的人,注定是不平凡的,让他留在三条帮忙反而是委屈他了。军队里以强者为尊,想必更适合三日月。
   但是一想到三日月要以Omega的身份和一帮血气方刚的alpha朝夕相处,鹤丸心里就止不住的冒酸气。
   时至冬日,学校放假之后,鹤丸也断断续续的和三日月约了几次会。无奈三日月最近实在太忙,经常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去。鹤丸也担心他太累,没有抱怨过。而时间却是不紧不慢地立刻过去了,转眼就到了新年。鉴于今年是三日月出关第一年,倒是个不错的聚会理由,三条和五条两家又在一起举办了家宴。
   鹤丸这天照旧跟在烛台切身后,围了毛茸茸的披肩。寒暄过后,他没有找到三日月的身影。
   “三日月啊,他这两天不太舒服。说起来我家弟弟确实给小鹤丸当了一年老师呢,你去他的卧室看看他吧。”石切丸给鹤丸指了路。
   走在走廊上,鹤丸总觉得石切丸刚才的表情说不出来的有深意,可也没有半分阻拦的意思。按着石切丸的指示,鹤丸在一扇花纹精美的木质门外,刚要敲门,鼻端又萦绕上那股清酒的香气,并且十分浓烈。
   鹤丸眉头一跳,顾不得敲门便闯了进去,随后将门牢牢关紧。
   屋内,三日月背对着鹤丸躺在大床上,被子只浅浅的搭在腰间。
   听到动静,三日月坐起身来。上衣随着他的动作敞开,露出结实的胸膛。三日月面色潮红,呼吸也有些不匀。他冲鹤丸微微一笑:“哈呀……鹤哟。”
   那几乎是无言的招引。
   鹤丸快要呼吸不过来了。Omega发情期的信息素密不风的将他缠绕在内,轻柔而缓慢地挑逗着他的理智。三日月低沉磁性的声音又在他岌岌可危的理智上凿下一个窟窿。鹤丸紧紧挨着墙,身体已经散发出龙胆花的信息素香气。他艰难的摇了摇头:“老师……”
   三日月从床上下来,向鹤丸走过去。每靠近一步,那股醇厚的清酒味都更浓,几乎要将鹤丸溺死在里面了,鹤丸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已经起了反应。
   “怎么,鹤难道不想抱我吗?”三日月走到鹤丸面前,温柔的捧起鹤丸的头,两人的信息素缠绕在一起。
   鹤丸被迫抬起头,看进那双带着新月的眸子。他咽了口口水,艰难的说:“这不是…趁人之危吗……”
   三日月笑出了声:“可是,我很想抱鹤呢——”在鹤丸的惊呼声,三日月一把将鹤丸抱了起来,温柔的扔到了大床上。
   在鹤丸尚未反应过来之际,三日月压上去狠狠堵住了鹤丸的嘴。在几番唇齿攻城略地之后,三日月稍稍退开一些距离。两人都在粗喘,视线纠缠。
   三日月用手指拨开鹤丸鬓旁的碎发,轻柔的吻他的额头:“一想到我去军队之后,你要每天和这么多盯着你的AO生活在一起,我就吃醋到不行。想了好几天,还是在走之前给你打上我的标记好了。”
   鹤丸喘着气,红晕一直漫到耳根。两人紧贴的身体传来了忠实的数据。三日月身为Omega,那里却…真的很大。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既然老师也在吃醋,我也就放心了……不过老师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才是你的alpha不是吗?就算是标记也是我给老师打上才对吧。”鹤丸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
   “真抱歉,”三日月勾起嘴角:“既然选择和我在一起,鹤就注定要受点委屈了。”
   三日月的吻在鹤丸脖颈上游移,他压制住鹤丸小小的挣扎。
   “也许未来鹤会超越我,比我更强。但在此之前,我倒是想趁人之危呢。”
   当后颈的腺体散发出成熟的诱人气息时,三日月狠狠地咬住了那块雪白的肌肤。


   在那三年之后,鹤丸毕业后顺利追随三日月的脚步进入了军队。烛台切等人虽然觉得这一对OA组合太过惊世骇俗,但对于鹤丸的决定表达了尊重。
   军队里的某一天,训练室里又传出了熟悉的拌嘴声。
   “实话说,三日月,你是个假的Omega吧!哪有Omega会比alpha强这么多的?!”鹤丸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手腕。
   三日月穿着作训服,笑吟吟的站在对面:“鹤丸士兵,对教官还请放尊重一点哦,不然教官会给你苦头吃的——”
   鹤丸脸上一红,扭脸嘟囔了一声:“老流氓。”


 
Fin.

评论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