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误解

椒为:

※lo主有病系列
※老师嗦小说情节要一波三折:)
 
 
  
 
  鹤丸从同桌三日月桌上摆的草稿纸里随便撕了一张纸砸一期玩。
  纸团砸出去后,三日月懵了。一期也懵了。
  三日月翻了翻草稿纸发现被撕掉的是自己写给鹤丸的情书草稿。
  一期以为是小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我喜欢你”。
  放学了,鹤丸开开心心的回家了。
  一期回家问弟弟:“我给你们找个男嫂子怎么样?”
  弟弟问:“长得怎么样?”
  一期说:“挺好看的。”
  弟弟问:“那性格呢?”
  一期说:“嗯…有点活跃。”
  弟弟问:“鹤丸哥那样的?”
  一期说:“嗯。”
  弟弟说:“那不要。”
  一期点点头,拿出文房墨宝,从国家到个人从生理到心理从外部到内部从社会到班级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封拒绝信。
  第二天拿到信鹤丸懵了。
  鹤丸苦着脸问三日月:“我就是砸了他一个纸团他不会这么生气吧。”
  三日月冷着脸说:“不知道。”
  鹤丸摸摸鼻子拿出洋洋洒洒的信纸,随手翻了翻,然后啪的给三日月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三日月问:“你干嘛?”
  鹤丸双手把信奉上:“对不起,这是一期给你的告白信。”
  三日月震惊了。
  鹤丸接着说:“一期真是太矜持了,告个白还要旁敲侧击。”
  三日月就着鹤丸的手一看。
  【…身为您同桌的三日月殿下,是我十分钦佩且敬重的,是值得喜欢的人。】
   其实一期的意思是:您去喜欢三日月吧。
但是太高深了,同桌俩人都没看出来。
  鹤丸回到家,跟烛台切说:“光忠,我最好的男(性)朋友要和我最好的男(性)朋友在一起了。”
  烛台切说:“哈哈哈哈哈今天的整蛊好有趣哦。快吃饭了你先带小俱利去玩记得逮他回来吃晚饭哦乖。”
  鹤丸找到正在看电视的大俱利,跟他说:“俱利,我最好的男(性)朋友要和我最好的男(性)朋友在一起了。”
   大俱利冷酷的说:“无情,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到底要脚踏几条船。”
  鹤丸:“啊?”
 
  三日月心慌地回到家问哥哥:“我喜欢的人把我给他的情书草稿扔给了他最好的朋友然后他朋友以为我喜欢他然后他竟然也喜欢我还经我喜欢的人之手给我写了封情书我该怎么办?”
  哥哥说:“他?你喜欢的人是个男的?”
  然后哥哥掏出手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三日月隔空听到了父亲的怒吼。
 
  第三天早晨鹤丸指着三日月的脸问:“你怎么受伤了?”
  三日月说:“我昨晚出柜了。”
  鹤丸说:“吓到了,你真的要和一期在一起?看来我帮你扔纸团还扔对了。”
  三日月说:“等等,帮我扔?你解释解释。”
  鹤丸说:“啊,你不是喜欢一期么?我看到你老是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三日月扶额:“我只是不想看到他黏着你而已。”
  鹤丸懵了:“等等,那、那你喜欢的不是一期?我看到你在纸上写‘我喜欢你’,我还以为你是写给他的,不好意思给。”
  三日月无奈道:“那是写给你的情书啊,你再往上看看还有你的名字呢。”
  鹤丸脸红了。
 
 
※这周搬家有点忙就摸了个超短篇,下周双更…[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评论

热度(137)

  1. 南风知我意_椒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