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雪花糖

求你们结婚呜呜呜呜

椒为:

 
 ※@KOORI 的点文  ,拖到现在才出来十分不好意思/\


※名字瞎起的…[起名废]虽然短但是甜[大概]


※终于考完了^q^明天更联文


 


   


   


   


   大雪纷扬下了一夜,簌簌地积满枝头院落,本丸覆上厚重的雪白。


    三日月打睡梦中睁开双眼,雪停后特有的空寂让他有些不适。身边的床榻已经凉了,怀中人不见身影。


   在池塘边的雪地中,鹤丸被三日月拽了起来。纤细素白的身影,若不是深蓝色的棉衣,几乎要整个人融入雪中去。


   “啊哈哈,三日月,你看,好大的雪呢!喏!”鹤丸笑的双眼弯弯,双手冻的冰凉,被三日月握在掌心,未来的及撒开的雪水从指缝间滴滴答答地往下落。


   三日月看他冻的通红的鼻尖和脸颊,不悦的训斥道:“大早晨玩什么雪…只穿一件棉衣,冻坏了怎么办?”


   “不会呀,”鹤丸眨眨眼,向他伸开双臂,“我穿的是你的那件,又大又暖和,还有你的味道。一点都不冷,真的。”


   “……先进屋。”三日月被这明显讨好的话害的再崩不住严厉的表情,只得故作抿着唇将鹤丸揽进怀中,为他驱散寒冷。


   鹤丸倚在他肩膀上,又笑起来:“脚冻僵了,你背我。”


    两人晃晃悠悠地顺着来时的脚印向回走,鹤丸紧紧揽着三日月的脖子,在他耳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整个本丸都静悄悄的,木屐踩在松软的雪上发出[咯叽咯叽]的声响,连麻雀的脆鸣都变的辽远。呼出的白气氤氲地缠绕飘散。


      


   “好久没见到这么大的雪了呢。”


   “等到上午短刀们都出来了可以一起打雪仗。”


   “要堆一个长的像三日月的雪人,眼睛里要有新月。”


   “唔…就用橘子皮来做新月吧哈哈哈…”


   “真好,感觉全世界就剩我们俩了。”


   “醒来的时候没有看见我有没有吓一跳呢?”


   “下次我用雪把自己盖起来你就找不到我咯。”


   “三日月。”


    三日月转过头去。


   鹤丸吻了吻他的脸颊。


   “真喜欢你。”

评论

热度(143)

  1. 南风知我意_椒为 转载了此文字
    求你们结婚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