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刀剑乱舞/三日鹤】胡闹 11

凌琅🐧:

灯塔跟小黄本余本点这! 


一个粗暴的贴片小广告




11


鹤丸翻来覆去睡不着,裹着毯子给三日月发消息。


“你之前那副眼镜还在我这里。”


三日月居然听懂了鹤丸的拐弯抹角:“下次带给我吧,想跟鹤戴一样的。”


鹤丸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又甜蜜又想冷笑,内心弹幕刷屏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想要你放学之后来等我。”


“好。”


“我想要你主动约我。”


“好。”


“我想要礼物,圣诞节的,元旦的,情人节的。”


“好。”


“我想见你。”


“才刚分开不到三个小时……”


“我想你。”


三日月打电话过来,鹤丸飞快接起来,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听着彼此沉默的呼吸声,不舍得挂。三日月有点无奈的,很温柔的叹了口气:“快去睡吧。明天来接你,中午一起吃午饭吗?”


鹤丸说:“睡不着,感觉自己在过圣诞节。不对,大概是过生日,就是那种全世界都在祝福你的感觉。”


鹤丸说:“我能许一个愿望吗?”


“嗯,鹤丸有什么愿望?”


“我希望三日月宗近能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


三日月说:“换一个吧。”


“为什么?”


“因为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


鹤丸把脸埋在毯子里,露出的耳朵尖红了。


 


三日月昨天睡得特别晚,不过铁一般的生物钟还是逼着他在早上七点就醒了。打开衣柜换衣服,看到之前那件大衣,御守塞在衣兜里忘记拿出来就被佣人送去干洗,还好洗衣店检查的仔细,御守被原样送了回来,还附了张小纸条提醒他收好。


三日月把御守系在包带上,下楼的时候石切丸也正准备出门:“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吧。桐谷叔去送爸爸了。”


“送我到车站吧,我再去坐车。”


“好。要不要考个驾照?你也快成年了,想要什么礼物,一辆车怎么样?”


三日月说:“没什么想要的。”


他又想了想:“我想要房子。”


石切丸有点惊讶:“好啊。有看中的地段或者户型吗?我帮你看看。”转念一想:“想搬出去住?”


三日月点点头。


石切丸苦笑:“爸爸那边会有点难办啊。算了,我先帮你买好,你不想回家好歹有个去处,或者来找我也行,岩融也可以,他住的地方离东大不远。”


“好。”


石切丸注意到他包上的御守:“啊御守?你自己去求的吗?”


“别人送的。”


“那还挺上心的嘛,是学业御守吧,前段时间考试这么顺利说不定是被神明保佑了呢。”


“石切丸,这种话说出来有点愧对你理工科的身份。”


“怎么会。”石切丸和和气气笃定的说“物理和信仰一点不冲突。”


三日月笑着摇了摇头。石切丸提醒他:“安全带。”


开车到半路突然福至心灵,猛地一刹车:“三日月,你是不是恋爱了?”


三日月眨了眨眼睛。石切丸无奈道:“好好不想说我不问了,如果真的很喜欢的话,要介绍给我们认识哦。作为兄弟,你幸不幸福才是我们关心的。”


“别担心啦,我自己有分寸。”


“三日月你啊,就是一直不让人操心,突然做出惊人之举才会这么吓人。”石切丸摇摇头:“下次这么吓人之前至少告诉我一声?”


三日月笑:“你会知道的。”


 


离约定时间还有一小时鹤丸就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他提前了二十分钟左右到约定地点,三日月果然没到,鹤丸从橱窗上看到自己的倒影,头发被仔细打理过,刺绣夹克里面套着宽大的白T,很心机的露出漂亮的锁骨,腰像是被人掐着似的细,双腿笔直,浑身上下欲说还休的写着喷薄而出的荷尔蒙。


鹤丸吹了个口香糖泡泡,这身会不会想撩的意味太明显了……都怪信了青江的邪,现在回家换衣服也来不及。明明期待的要命,又不想表现出自己太过看重的样子,不然就好像是输了一样。恋爱中的人总是患得患失,还会爆发莫名其妙的自尊。鹤丸想着小林上次塞给自己的杂志上的话,努力说服自己这样是正常的。


要死了……他根本不知道正常的恋爱是什么样子,除了三日月,他从来没喜欢过任何人啊。


三日月远远看到他,笑了一下跑过来,他围着厚厚的围巾,讲起话来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含含糊糊的:“我迟到了吗?” 


鹤丸有点紧张:“没有。是我来太早。”


“下次你想早点来的话告诉我,我也早点到,你就不用等这么久了。”


“那约定时间还有什么意义啊?”


“惊喜感。按照约定时间到的时候你在等我,就挺开心的。”


鹤丸用一种看见恐龙化石孵出小鸡的眼神上下打量三日月,三日月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手:“好凉。”他握着鹤丸的手一起塞进自己口袋里:“我们走吧。”


吃了顿饭下来鹤丸差不多已经习惯三日月突变的画风了,以前他们之间像是有着无形的屏障,鹤丸空有一腔热情,都像是冬天写在玻璃窗上的情话,空留无用水痕。鹤丸说什么做什么,三日月只是笑笑,并不回应。而一直压抑着三日月的东西似乎随着昨天的那个吻一起消失了,现在的他完全属于自己。


倒不是说鹤丸不满意,他喜欢死了。


暗恋成功的感觉就像是努力拆开一层又一层的包裹终于拿到里面的礼物,有种让人想要大叫的兴奋感。路上走着走着看没什么人鹤丸就把人拉过来接吻,短短的路上亲了四五次,解锁了各种接吻姿势,最后一次三日月被撩的忍不住,把鹤丸拽到转角处摁着亲了三分钟,被放开的时候鹤丸腿都在发软。


“舌……舌头……”


“嗯。你讨厌?”


鹤丸回味了一下:“不好说。”


他眼神漂移,满脸的心机小算计:“再来一次?”


三日月有求必应。


嘴唇轻柔的磨蹭着他的嘴唇,鹤丸微微分开唇,三日月的舌头温柔的划过齿列,耐心的反复舔弄牙床,退而去啃咬柔嫩的下唇,直到鹤丸忍不住开启牙关邀请他进来,才施施然开始攻城略地,舌尖又重又细致的舔过上颚,逼出鹤丸粘腻的鼻音,热情和性欲最容易被感染,鹤丸卷弄着三日月的舌头,发出煽情的细小呜咽,拽紧三日月的围巾的手指不自觉用力,差点把三日月勒的背过气去,赶紧松开手。三日月低头咳了半天,鹤丸可怜兮兮的给他拍背,两人对视一眼,都笑的不能自已。


下唇被咬的又红又滚烫,沾染着水汽。三日月抹了一把:“你嘴唇上是什么?”


“啊……润唇膏吧?柚子味。”


“嗯。”三日月舔了下手指“甜。”


 


回家路上鹤丸给化妆师姐姐发邮件:“谢谢姐姐!!!!”


化妆师姐姐:“????”


 


情人节之前他们的假期就结束了。三日月的大学生涯第一天还不算兵荒马乱,他反正不打算住宿舍,教学楼也提前认过,当天抱着书直接去了教室。医学本来是理工类,不知为何女孩子格外的多,一眼扫过去大半个教室都是短裙JK.三日月走进教室时教室已经满了一大半,还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虽然被关注这件事差不多也已经习惯了,但半个教室的女孩子都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的方向窃窃私语还是蛮令人在意的。三日月找了后排坐下,旁边抹茶发色的男同学居然在……泡茶,自己带了杯子和茶叶那种。


三日月顿时觉得这人深不可测了起来。


女孩子们讨论了一阵,终于有胆子大的凑过来问:“那个……请问是三日月同学吗?”


“是的。”


“我是宇治松千夜,以后就是同学了,请多指教三日月君。”


“请多指教。”


“虽然很冒昧,可以请你帮我签名吗!”女孩子猛的鞠躬,双手呈上一本杂志。三日月茫然的接过来。


啊。


宇治松翻到的那一页三日月很熟悉,之前他被鹤丸叫去帮忙拍过一次硬照,是那次的照片中其中一张。画面中的自己半拥着鹤丸,色调很冷,廓形强硬,有种危险又亲密的撩人感。不过,当时的照片几个月前就登出了,突然被人递到面前来还是蛮惊讶的。


“这是Dazed& Confused的情人节特刊,这期公布了投票结果,就是那个‘你认为Dazed& Confused本年度登出的哪张照片最有情侣感’的投票,三日月君和鹤丸君这张是第一位哦!”宇治松观察他的表情“三日月君不知道吗?”


三日月摇了摇头。


旁边泡茶的男生发出轻笑:“照片很棒。”


“谢谢。”


“要喝茶吗?”


三日月刚想拒绝,就看到男生魔术一样拿出了一个新杯子泡了起来。


果然深不可测……


“我是莺丸,三日月君见过大包平吗?”


宇治松说:“啊大包平?隔壁建筑系的那位吗?”


“是的,宇治松见过他吗?”


“见过,刚刚还在楼下遇到,建筑系今天第一节课在我们这楼的三楼。”宇治松刚说完三日月身边的位子就空了,女孩子一屁股坐下,举着笔眨眼睛:“所以三日月君,可以帮我签名吗?”


 


三日月下课之后给鹤丸打电话,手里还被宇治松塞了份随杂志附送的他和鹤丸那张硬照的大海报,鹤丸听起来像在忙,三日月跟他讲今晚没办法一起吃饭了鹤丸连原因都没问,嗯嗯两声就挂掉了。


小林杏踮着脚帮鹤丸把手机举到耳边,见鹤丸示意可以挂掉了长松一口气,对一米五零的她来讲配合鹤丸的身高已经是个大挑战,鹤丸两只手都占着,正在搅拌巧克力酱。小林探过去看了眼:“好了这样就可以了,没有颗粒感,很顺滑。现在倒入模具~”


运用腕力的动作鹤丸一次完成,满意的点了点头。小林说:“看起来不错,以第一次来讲很棒了,鹤丸搞不好有这方面的天赋。……喂!”


小林眼看着鹤丸往巧克力里挤了一团芥末。


“……希望收到你巧克力的人千万不要吃。”


“他会吃的。”鹤丸信心满满“下次跟你学做芝士蛋糕。”


“没问题!”小林杏握拳“包教包会。”


鹤丸在小林家里泡掉半个下午,做了一堆巧克力,再把做的最好的挑出来包起来。小林也做了很多,一个一个给他数:“这个是给我哥哥的,这个给老师的义理,这个是给三日月学长……”


“哎,三日月也有吗?”


“当然了,三日月学长是我的初恋哎!虽然学长现在已经进入大学,我是没什么希望啦,还是想给学长做一次巧克力,也算满足心愿啦。”


“那我有吗?”


“我有很多做废掉的,全都给你。”


“真过分啊。”


“鹤丸才过分,让我教你做巧克力,却不肯告诉我是给谁做的。”


“反正不是你。”


小林气的拿模具盘子砸他“带上你的巧克力走走走!”


鹤丸拎上巧克力一溜烟跑掉,顺手拿了小林作废掉的包了一包,他按响门铃,冲猫眼晃了晃手里的巧克力:“贿赂哦。”


青江打开门:“哦?想换什么?”


鹤丸笑眯眯地说:“G*V”.




——TBC——


其实因为刀的官方太单薄了,搞同人的时候就会戏很多的自己补充一些设定,这样感觉比较真实而丰满。喜欢的食物讨厌的颜色,对车和电子产品的选择偏好,小毛病和癖好,还有星座哈哈。爷是水瓶,鹤是射手!像不像!


下章开车。



评论

热度(367)

  1. 南风知我意_凌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