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髭膝】被困在箱子里的事

倒地

Ida:

“啊,弟弟的头发很软呢。”


一手随意地搭在地上,另一只手摸上青年头顶的付丧神露出了有点惊讶的表情。


“哈哈,没想到会这么柔软。”


他说着又摸了摸,仿佛没看到双手撑在他身后壁上的膝丸,正极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薄绿头发的青年脸色说不上是好,虽然一脚踩进陷阱只是被关进箱子里已经说得上是万幸,但是这个箱子里的空间,真的是,太狭窄了。


真的太狭窄了。


他现在半蹲半跪在地上,右边腰侧是兄长踩在他身后壁上的左腿,左侧是兄长屈起的右腿。他自己的右腿屈起踩在地上,因为高度的关系只能蜷着身体,右腿膝盖差一点点就要碰上兄长的前胸。他的左腿膝盖则碰在地上,左脚踩着身后的墙壁,因为箱子长度的原因,他的膝盖不得不抵着兄长的大腿后侧。


坐在地上的兄长半靠在壁上仰头看他,两人离得极近,仿佛意识到了他们的距离还饶有兴致地吹了吹他额前的发丝,完完全全感受不到现在他的窘境——双手不能放松,不然以两人的距离他说不好就会…亲上自己的兄长,身体也不能过于前倾,否则会压到兄长,腿也不能乱动,本来膝盖抵着的位置就让他有点不安,万一往里顶到了旁边的地方…


那他宁愿自己现在就因为空气稀薄而晕过去。


“出汗了…很热吗?”放过了膝丸的头发,髭切转而发现面前的青年额边居然冒出了细密的汗水,他一边用戴着手甲的手帮他抹去,一边问他。


“嗯…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出事实的膝丸含糊地回答了,注意力还在保持他和髭切的距离上。


髭切没有立即接话,他看了看膝丸的脸色,在对方左躲右闪不敢和自己对视的情况下笑了笑,“快入夜了,稍微再忍耐一下吧。”


“嗯。”膝丸应了一声,默默地祈祷太阳赶紧西沉好让队友潜进来把陷阱打开。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髭切仿佛觉得有些无聊了,暗金的眼眸慢慢闭上,像是准备小睡一会儿的样子。不再被看着的膝丸松了口气,视线也不由自主地重新粘回了髭切脸上。


睡着时候的兄长不是第一次见,膝丸还是感觉到有什么酥酥痒痒的感情在心里窜动,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的同时,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忽然有了一种冲动。


被脑海里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猛地吸了口气,又想起兄长可能会感觉到而极力放浅呼吸。


别看,别看兄长。


他将视线移向空无一物的墙壁,透过木板落进来的亮光在渐渐变得昏暗,一部分落在了青年浅色的发丝上。


膝丸发现自己又不由自主地去看髭切的脸,生生移开视线后,他庆幸对方此时是闭着眼睛的。


他怕兄长看清自己眼里的情绪后猜到他一时昏头的想法。


时间慢慢推移,最后一抹亮光也消失之后,膝丸松了一口气。


他的身体早就开始麻木,却不敢动一分,只能抱着快入夜的念头坚持下来。


“嗯…”轻微的声音传来,膝丸听到衣服摩擦的声音,他连忙问,“兄长醒了吗?”


此刻箱子里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见。


“嗯,姑且算是休息了一下。”柔软的声音传来,同时还有若有若无打在他口鼻间的吐息。


膝丸这才惊觉两人的距离什么时候又一次这么近了,撑在墙壁上的力道紧了紧。


下一秒另一个人的温度忽然贴了上来,声音仿佛紧贴着耳边响起,“身体都在颤抖了,换个位置吧。”


有些呆住的膝丸没有反驳,愣愣地被髭切半抱着换了位置,这次轮到髭切半跪在地上。


“等一下。”膝丸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因为狭窄的空间,髭切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转变位置的,对方身上的气味和温度让他错失了阻止的最好时机。


“这样对兄长来说太累了,还是我…”


“没关系,他们马上就来了。”


髭切用轻快的语气打断了膝丸的话,一片黑暗里他摸索着摸上了膝丸的眼睛,“好了,闭上眼,休息一下吧。”


膝丸顺从地闭上,然而失去的视觉带来的是对其他感知的放大,即使一片黑暗里他知道髭切看不见自己,对方的一举一动却更加让他紧张。


他感到髭切一点点前倾压在自己身上,又仿佛马上意识到之后退了回去,或者撑在自己身侧的手臂慢慢软下来,头也像是要靠在自己肩上,发梢蹭过他的脸颊,痒痒的。


这么来回几次以后,膝丸终于忍不住开口,“兄长,还是我…”


“嘘。”


像是髭切轻轻在他耳边吹了口气,膝丸立刻没了声音,在耳根发热的同时他听见兄长用着仿佛闲聊般的语气问说,“如果真想说些什么的话,不如说说看,在我闭上眼的时候,弟弟想做什么?”


膝丸一惊,没有开口说话,在难耐的沉默中他不断思索着髭切的话是什么意思,最终还是回答,“并没有想做什么,只是在想他们什么时候能来。”


“这样…一直盯着我,却在想别人的事?”


髭切加了蜜的声音钻入膝丸的耳朵,温热的吐息绵绵地打在青年的的脸侧,像蜘蛛的结网将他的呼吸缚在里面。


他被发现了。


首先涌上的是一阵惶恐,膝丸竭力寻找着能够辩解的话语。


“不,不是,我…”


他甚至能感到髭切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直缠绕在两人之间的体温和呼吸此刻如同浆糊让他的大脑一片混乱。


明明兄长只是随口问他刚才在想什么,他的心虚却把自己推入了这片境地。


“要对我说谎吗?”


这个问题稍显有点严重了,尚在慌乱中中的膝丸几乎是一瞬间作出了反应,“不,我只是,在兄长闭上眼的时候,想吻——”


突如其来的羞耻感让他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恨不得现在就因为随便什么都行的理由晕过去。


“哈哈,好了,不是在欺负你。”


听到他的回答,髭切却很自然地接受了,他拉下膝丸捂着嘴的手,声音温和,“一个吻而已,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要求?


不,他没想对兄长要求什么。


膝丸刚要开口,却感觉唇上落下了一个柔软的触感,随着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诶?


刚刚…兄长他…


“喂——听得见吗?”


突然从头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氛围,在髭切悠悠地回应了一声后,箱子很快被打开。


“我说你啊,都来这个地方这么多次了怎么还会踩中陷阱,连带着膝丸都跟着你跳了下去。”


髭切一手拉住膝丸把他带上来,一边笑着回答队友的抱怨,“嘛,大意了,抱歉抱歉。”


尚处在纠结中的膝丸,根本没注意到他们的对话。


也当然没看到,髭切在他们转身后,笑着舔了下嘴唇的样子。


【END】


-------------------


















昨天,髭切终于来了我的本丸。


感谢之前奶我的小伙伴!!爱你们!


安详地躺在兄弟沼地:)





评论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