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夏伊】夜糖

森昼:

 


CP/Ciel Phantomhive × Elizabeth EthelCordelia Midford


文/森昼


 


写给cp的生贺文,一点年龄操作。糖。


 


 


“愿你自己有充分的忍耐去担当,有充分单纯的心去信仰。请你相信:无论如何,生活是合理的。”①


 


 


01


 


伯爵家因为女士的造访,前酒备了波尔图。像是温热岩浆般纯粹粘稠的酱红色,甜润口感饱含半熟水果香气。


 


合适的距离让人感觉放松稳妥。自身处在保护中,面具上的裂痕无法被窥探。晚餐间隙穿插轻松言谈:先前旅行去过的布莱顿,拉斐尔前派的橙红色之美和特纳②的晨曦,过程愉快。


 


“Ciel,”棋盘对面的少女眼睛里隐忍笑意,“明明是处在顺利的一方了,还板着脸吗?”


 


正准备放下骑士的手一僵,尴尬地舒展嘴角,“啊抱歉。……好啦?”


 


“牵强。对了Ciel,昨天我和Pola学了新的甜点,要尝吗?尝吧尝吧昨天我可是学了好——久——”刻意拖长的音带着撒娇意味,Sebastian闻言立即很懂地躬身出门准备厨具。


 


酷爱甜食的伯爵绝对不会拒绝,尤其是在未婚妻的要求下。执事无奈地笑。


 


奶油的醇厚香气混合酸甜树莓的气味让人心痒难耐,即使Sebastia已经非常让人满意了,但有一个厨艺能力强劲的妻子真是美好——伯爵恍惚地想。没做好又不让帮忙,还得观摩淑女制作的全过程,他有望洋心叹的微妙心情。


 


器物碰撞发出叮当轻响,壁炉中火光散发稳定热量。暮冬的窗外夜色浓稠,零星细雪飘忽上下。Phantomhive家难得,或者说当伯爵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几乎没有这样的场景——


 


但很快的,像炭火点燃之后就会让壁炉乃至空气暖和起来,这样的日常不会太远了。


 


Phantomhive伯爵和Elizabeth小姐的婚礼就安排在下个月底。


 


02


 


Ciel曾经想象过,自己家里有了女主人的光景。


 


家里的气氛相比自己一人时大概会柔软些;午茶的甜点或许会存在委婉的争论;庭院的花园会改成姿态更温雅的花卉;城堡的剑道室较之以前的冷落会被更加频繁地使用;也许还会养只狗,或者猫。


 


处理皇室和公司的事情之外要抽出更多时间照顾家庭、陪伴妻子;批改文件、看信的时候有了除了执事之外可以交谈的人;聚会会邀请更多的妻子的友人;递过红茶的人会有一双纤细的、更具美感的手。


    


冬日的炉火要烧得更旺一些,毕竟女性的体质更加畏寒;三餐注意更多忌口;衣物和首饰的定制的量会稍微增长;外出或者出席事情多了一个人陪伴。


 


他还小心翼翼地期许过——


 


他们会拥有很小的孩子,手和脸颊非常柔软,透着健康的色泽。


 


这孩子会在他工作的时候敲响书房的门,探着脑袋轻轻地喊声爸爸。


 


他要教给这孩子爱、美、善良和力量,看着他成长,然后尽力交予他更加美好、无忧无虑的未来——


 


最好不是所谓,「女王的走狗。」


 


……


 


这之后的人生会变得柔软,而漫长。


 


03


 


“Ciel——Ciel?”年轻少女坐在出神的伯爵对面,伸长了柔软手臂,举着不甚大但十分诱人的甜点呼唤他。


 


“嗯,嗯?抱歉Lizzy。”伯爵浅笑着接过盘子,顺势亲吻了少女右手手背。


 


这举动引起她一阵脸红。


 


从年幼订婚起,他们并没有过于亲密的举动。过早的誓言与陪伴,爱与亲情早就缀生交缠一起,毋分彼此。成年后快要结婚了才更进一步,光明正大跨越底线,是无言的默契。良好的家教让伯爵十分懂得怎样去讨好一位淑女,而Elizabeth小姐也表示十分受用。


 


Elizabeth,他的妻子。


    


她有一头纯正金色蜷曲的头发,祖母绿的干净眼眸,热爱剑道,性格活泼良善,能经常给伯爵带去欢笑和明澈喜悦。


 


伯爵是暗,而她是激烈明亮的阳光。


 


伯爵从她身上获取温暖,洞彻光亮,仿佛她是与伦常人世的接点。保护她、爱她,与她共处一生,是命运安排,无可更迭。


 


伯爵时常觉得自己堕入惶惶无终的黑暗,执事给了他重生的力量,而Elizabeth递给他一双温暖的手,一方安稳天地,一处恒久温暖的归宿。


 


这样的一切,足以敦促他,要竭尽全力给予这个少女安稳平和的一生。


 


甜点糖分太高,甜腻得令人心痒。伯爵被自己的想象和安稳的现状感染,鬼使神差一样伸手揽住了对面的少女——


 


Elizabeth,我的妻子。


 


04


 


春初了。


 


庭院白色长椅仍有未溶积雪,教堂外壁蔓生着的植物,垂落下细碎洁白花朵。宛如那句恒常誓言,简洁亦且饱含深情。


 


逆光中,那两剪背影显得如此合衬。


 


好像一生风雨都穿不透的一道墙。③


 




 


-Fin-


 


[注:]


①来自里尔克。


②布莱顿(Brighton),英国在芒什海峡上的一座著名旅游城市;尤瑟夫•玛罗尔•威廉•特纳(Joseph Mallord William,笔名Turner)1775-1851,英国画家。


③来自七堇年,《平生欢》。



评论

热度(62)

  1. 南风知我意_森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