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男神x你][喻文州]我怀疑你暗恋我

Anita:

※喻文州x你,ooc什么的我尽力了,死于语废及废语,有爱就好


※文州你暗恋的妹子被怼了 求护盾!(ノ・ω・)ノ゙七夕时节就要奉上一句祝福吧


我希望所有的暗恋都是双向暗恋











你发誓你这辈子都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你暗恋的人就站在你身前,他清瘦的背影在这一刻显得很高大,像是能挡住对你所有的不利。




「女孩子脸皮薄,您这么拎出来骂那么久,有点不合适吧。」


喻文州的声音清淡温和,如清风能拂去你所有的不安。




被副经理揪着指责的你刚看见喻文州走过时,你还有点不自在地觉得丢脸。你原期盼着他能装作没看见,你原想他能快点走开。


却没想到喻文州稳稳地停下了脚步,还就这么挡在你与副经理之间。


将你挡在身后。




喻文州是蓝雨的核心人物,他对技术部门的副经理用『您』这个字若算是教养,也是十分谦逊。


刚还在会议室门口人来人往的过道里骂你''上班晚到,会议迟到,开会瞌睡''的副经理终于住了口。


「喻队长您不知道,这丫头心思根本不在工作上。」可副经理试图转变喻文州的想法。




你默默地低下了头,上班迟到与开会打瞌睡确实是你自己的错。



接着副经理开始翻你旧帐:「这丫头前几天网购的东西还寄到公司里来了,心思全在过七夕节上了吧!」


那是你网购买的可可粉和包装的礼盒绸带,却不慎勾错了送货地址。竟然送至公司。





副经理还在继续报你账:「今天她会议迟到的理由是什么前一晚熬夜做巧克力所以睡过头了没能听见闹钟铃,这都算理由。」





救命阿求别说。


你面色酱红,副经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根本不知道你想送巧克力的暗恋对象就是喻文州。





「年纪轻不懂事,稍加教育就好了。」喻文州依然笑得清淡如风,「我看她平时工作挺认真的,情有可原不是吗。」



他看你平时工作挺认真?


你闻言猛地抬头,还是对着喻文州的背影发呆,你看不见他的半个眼神。




「该罚。」副经理只说了这两个字。



你还有些头晕地在思考喻文州刚才那句''看你平时工作挺认真''是不是意味着他有注意到你。





你看见喻文州点了点头:「是要罚。」


不知道为什么你本该害怕受罚的,却在这一刻对惩罚内容特别好奇。





「那么您想怎么罚她呢。」你听见喻文州接着这么问副经理。


喻文州本可以不管你的事而走开的,你不明白他为什么停下来还一管到底。





似是也没料到路过的喻文州竟然会对这件事上心,副经理只略一沉吟,


看了眼躲在喻文州身后的你,便说:「扣她半个月工资吧。」





「……」半个月工资,这意味着你要省吃俭用凑房租了。



你面露难色,却没有开口反驳的立场。不想接受这个惩罚,却又觉得这个惩罚再合适不过了。




一直挡在你身前的喻文州,介时回过头与你四目相对了一瞬,他眼底的温和让你呆怔一秒,你便迅速低下头。


你从来不敢直视喻文州,哪怕是心中无比想要看着他,可是你的眼睛总是不受控制地在视线交际之时,忍不住地移开视线。





你不知道喻文州只一眼就看穿了你内心对于工资的纠结。


「要不还是别扣工资了,」你听见喻文州轻笑,


你听见喻文州的声音依旧平静清淡,


「既然她这么喜欢过七夕节,就让她过吧。」





什么。


听见喻文州的这话不止是你,连副经理都懵了。



「喻队长您这……」喻队长您这说的是什么,您包庇得太过分了吧。


你受宠若惊,你被这突然天降的温柔,惊到近乎失声:「喻大队长,扣我工资没事真的…」





「啊。我的意思是,」似是被你们误解的喻文州却不紧不慢地解释,


「不如让她去二楼杂物间,清理一下七夕节这两天收到的邮件和包裹吧。」



七夕前后,蓝雨总部收到的包裹多到爆炸。各种以巧克力为首的七夕礼物都被热衷的粉丝们寄到公司来,门卫都已爆满,多到只好堆入杂物间了。


但哪是你能一天能清理完的阿。


你忽然有种清理杂物间还不如扣你工资的感觉。



副经理立刻恍然,明白喻队长这招更狠,于是立刻冲你点头:


「不整理完不准回办公室,今天的数据分析报告加班到凌晨也要交。」





你有些痛心疾首。但这是喻文州为你''争取''过来的。


你咬着牙也要接受:「是。」




「还不快去!」你被副经理喊得一抖,连忙要走。



却又被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拉住手臂,你错愕地顿了步伐,正好对上喻文州亲和的淡笑,


也正好听见他温和的轻声:「别走反了,走这边。」





「…是…」






当你走过走廊的时候,所有同事都朝你侧目。


他们显然弄不明白,明明刚才会议结束后被揪出来罚站训斥的你,为什么会被喻文州带着走。



而你心跳如鼓,身前的工作牌随着你的步伐摇晃,你可以感觉自己现在的心跳是工作牌幅度的五倍,或许更甚。


走在你前头的喻文州在等电梯时终于松开了你的手,但他按下了下楼的按键。


他也要下楼。




你想问他去哪,却又没胆子打破这沉默。因为站在你身旁的喻文州也没说话。


你更不敢说话了。





但是你突然意识到你有话可说。



「啊,对了,」你尴尴尬尬地开口,这么近距离地面对你的暗恋对象,


你望着喻文州时,自己的声音都紧张到发颤,「刚才真的非常感谢。」






「举手之劳而已。」喻文州看向你时,嘴角的浅笑分毫不减,甚至笑意更深,「你干什么那么拘束。」



你总觉得你内心的粉红色似乎被他一眼看穿。




「…没…」你的话被电梯的开门而打断,你刚想走进电梯,却发现喻文州也要进。



你立刻停下了脚步。


没想到喻文州也停下了脚步。


「不进?」他问。


「你先?」你几乎与他同时开口。



简直尴尬到想死啊。


你也就是到二楼杂物间…



于是你讪讪地说:「我还是走楼梯吧。」你还没抬脚走,又被他轻轻拉住手臂。




「都是下楼干吗不进。」喻文州说得挺自然的。


但你被他轻拉进电梯时却觉得超不自然。




你一进电梯就连忙靠角落站立,低垂着发烫的脸,看也不敢看他一眼。


你瞥见喻文州按了『2』。


但他只按了二楼。





你不知道是因为封闭空间只有二人的缘故,才显得特别尴尬还是别的原因,但是你听见喻文州忽然开口问你。


他的发话终于稍微缓解了压抑的气氛。




「听说…今天上午的会议挺重要?」


喻文州也没看你,但就站在你两步之遥。





上午你走神的那场会议,内容是针对游戏的这次数据更新,进行相应部门任务更进的计划修改。



但这次会议上安排的调整只是初试一下,具体内容要到你们技术部成员的数据分析报告出来才能定下。


也是在这之后才能在战队的队员讨论战略时派上用场。





但你现在能告诉他什么,回答他这个会议重不重要吗。


这他知道的应该比你清楚啊。



你无比纠结你究竟该怎么回答喻文州。


从没料到与人对话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




「总之…主要还是等数据分析结果出来。」你讪然回答。




「很忙吧、」你听见喻文州的话语似是有些停顿,


你以为是你的错觉,



可是喻文州的确在继续对你说,而且言语间确实带着他略微斟酌的停顿,


「我…擅作主张让你整理杂物间,你会不会真的要加班赶报告?」






他在担心会不会让你加班赶报告吗。


你急道:


「不会,啊会,不是,我是说,我尽量做到不会。」


要命丟大脸了,你想撞一旁的电梯墙,因为你不知道你在说啥。





喻文州只回应你一声轻笑,使低着头的你都顿时面红耳赤。


你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辛好电梯门在这个时候打开,你立刻踏出去,可你还没走几步,身后跟着你的脚步声让你心颤。



「喻大队长,您要去哪。」你决定不走在他前面。


但没想到喻文州又随着你的脚步而停下。




他听起来说得挺自然:「想趁着午餐之前的午休去杂物间拿些东西。」


乍一听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只是,你很想问杂物间有什么东西要拿。


还有你很想问既然他是要去杂物间,又为什么会经过会议室门口。





你几乎满脑子问号,但又不敢多问。




你只敢问这句:「…杂物间在哪。」


「那。」





你顺着喻文州的视线看去,就见到门口轮换午班的保安,好像又从门卫室搬了一大堆包裹送进杂物间。


难道这一整天整个广州市的快递公司都在你们蓝雨总部来回奔波了吗。





当你推开杂物间的门,你几乎被金光闪闪的各种礼包亮瞎眼。


宛如梦中的圣诞节一样,白炽灯下桌子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物。有几个礼盒甚至掉到了地上,就像堆得满溢出来似的。




这么梦幻浪漫的场景,让你想哭。


却来不及感动,你是害怕到哭。



你真能一天整理完它们吗。


不能吧。




你原本想把自己做的巧克力也浑水摸鱼地放进这些礼物之间,可你现在打消了想法。



这么多礼物,根本来不及送到喻文州手头的吧。


想到这里你一怔,这才意识到身后还站着喻文州。




喻文州轻轻扶了扶你的肩膀,似是也要进门:「你管你整理,我来替瀚文挑几样带给他。」


原来他是来挑几件礼物的。



「……好。」你连忙进门,同时也不留痕迹地躲开他的触碰。


「等一下。」



怎料喻文州忽然拉住了你身后的兜帽,阻止了你移开的动作。


你动作随之一愣,你知道杂物间可能会有什么小蜘蛛。可能是小蜘蛛跑到你衣服上了吗。





可是拉住你后背兜帽的喻文州,他淡而温和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


「你帽子里鼓起来的是什么?」





「什么。」你没反应过来,但你只思考了两秒。





你一下子呼吸都停滞了,你意识到他说的是你出门前藏进衣服兜帽里的礼盒。


那礼盒里装的正是导致你上班晚到,开会迟到,又被上司训斥的元凶——



你熬夜做的巧克力。





你察觉喻文州似乎已经伸手入你的兜帽要将那个礼盒拿出来。


「别、别碰。」你顿时觉得丢脸到极点。



「……我不碰。」喻文州果然停下了还没拿出你藏兜帽里礼盒的手。




你立刻回过身,足足离开喻文州三尺远。并且护住自己身后的兜帽中的礼盒。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明明要送巧克力的暗恋对象就站在你面前,可你却还要慌张地掩饰。




你磕破脑袋也想不到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而且看着喻文州因你躲开他而微微扬起的眉宇,你总觉得你该对他解释什么。


于是开始支支吾吾地编故事:


「我、我的一朋友知道我在蓝雨工作,所以……」





你低头不敢看喻文州眼睛,接着编:「她亲手做了巧克力托我带到公司——」




「那你做的巧克力在哪。」你听见喻文州淡淡地问了你这么一句话。


正编故事的你被他问得忘词,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白炽灯下应该不会看花眼,可抬眼看喻文州的你,却很奇怪地看见喻文州在与你对视时他的眼睛似有轻微晃动。


喻文州以为你没听清,他再次慢慢地开口细问,


竟问第二遍:「我是问,你熬夜做的巧克力在哪。」




听清问话的你只觉得自己脑子一定是发昏出现幻觉了。


「…它在家…」你答得艰难。



「是吗。」你看见喻文州闻声微怔,他还眨了一下眼睛,而他嘴角仍然挂着浅笑。





你无法在说谎的时候看着喻文州,就像所有的一切都会被他看穿似的。




你再次受不了地移开视线,伸手于背后的兜帽摸索了两次才捞到礼盒。



拿到礼盒时,你的手一抖还差点掉地上。你在他面前惊慌地接了两次才没让它落地。





然后你的脸又烧起来了。


你无法想象为什么今天一整天都接连遇到这么丢脸的事。




深蓝色的礼盒因为长时间放于你兜帽里,还残留着你体温的余温。你暗暗祈祷它盒内的巧克力还没融化。




「……这是我——的那个朋友。」你捧着礼盒朝仍站在门口的喻文州伸手,


你虽然在对他说话,却抬不起眼睛只能看着地板,




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自如说出,


「她很喜欢你。」






但是回应你的却只有沉默和安静的呼吸声。





你忍着剧烈的心跳,仍是不敢抬头。你看着地板,看见喻文州的脚步走得愈渐愈近,最终他在你面前站定。


喻文州没有接过你捧于手中的深蓝礼盒。


反倒是细细打量它,你听见他轻笑道:「这个礼盒的包装还蛮有品位的。」




这是你选的,也是你包装的。


银白色与淡蓝色的雪纺纱带系在深蓝的盒身,它们系成了一个十分对称的双蝴蝶结。




就在你捧着礼盒捧到手指发酸,也没见喻文州收下它时。


一直盯着地板就快把地板望穿个洞的你,听见你面前的喻文州忽然轻声开口问你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在三天前网购寄到公司的包裹,收到了吗。」




什么。



他是指副经理口中的你不慎勾错了送货地址,里面是你网购的可可粉和包装盒的包裹。




你不知道为何喻文州知道是『三天前』这么具体的时间。


而他接下去的话让你一时间咬到舌头,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我在替你签收的时候,有看快递单。」喻文州言语仍是带笑,


「所以你不会想告诉我,你那时买的材料,就是你朋友做巧克力用的吧。」


他就这么看着你捧在手里的,所谓出自''你朋友''之手的深蓝礼盒。





这么羞耻。




你心中只觉他果然什么都知道。


不知盯着地板看了多久的你,也不知突然哪来的勇气。


你忽然抬眼看向喻文州,刚被你不慎咬到的舌头还在隐隐酸痛,


你腆着脸点头:「如果我说是呢。」




「那我拒绝接受啊。」喻文州微笑着秒答。



他任由你孤零地捧着礼盒,任由你手指发酸一路蔓延到内心发酸,也一直蔓延到你眼眶发酸。


你缓缓地低下了头。





你有种委婉告白被戳穿,而且还被拒绝的感觉。


如果这就是喻文州到现在都不伸手接过你捧着递他的礼盒的原因。







今天一整天老天都在试图让你的尴尬癌发作。


你觉得如果一个人能尴尬死大概也不过经历如此。





「但如果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喻文州却在下一秒伸手握住你的手,连带着你捧到发抖的礼盒。


他甚至抬手以修长的食指挑起垂眼的你的下颌,指尖触及你之时,你才发觉。


手势一向平稳的他,似乎在这一刻也发颤。



你被迫与喻文州直视,这一刻你才发现。注视着你的他眼睛确实在微微颤动,无半点虚假,





但他嘴角的浅笑分毫不减,反而笑意更甚,



他说如果你可以直接告诉他,


「究竟,我所暗恋着的人,是否也暗恋着我。」



























评论

热度(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