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勋白/短】杀伤式撩汉心得(情敌变情人梗)

HighSim_森:

 


 


点文@babybaek_babyhyun+一个拿来看文的小号(情敌变情人)


作者@森姨


  


H大里流传着一个故事。说是,有两个老师,天生磁场互斥,做什么事都不能把这两个人凑到一起,要不然就会引发核爆。但就实际情况来说,文学院的老师们每天都水深火热之中求生存。


老先生们试图调和两个人的矛盾,但两个人甚至不看前辈领导们的面子,公然互怼。


 


起因是隔壁新闻学院的大女神,某女士,再一次校级的会议上公然表扬了现在的新老师们,然后指名文学院吴某老师。


  


结果一直以某女士为女神的边某老师疯了,怎么样都要想办法挑吴某老师的错处。吴某老师上课的时候他就以前辈的身份去听课,然后在记录本上记他无数笔知识点不熟悉、课堂无趣、和学生互动不足等等等等。实际上吴某老师作为文学院唯一高达一八五的男神老师,啥都不说学生们也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自动爆炸的。


  


当然边某老师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形象,人家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温润君子的形象还是维持很好的,只有看到吴某老师的时候会整个转换画风一秒变脸。


这一点大家都能感受到。于是很多前辈老师对于美色误国又有了新的理解。她还毁画风。


  


边某老师由于身高只能和女神老师扯平,所以没有什么追求人家的勇气。但是道理也很简单,她可以不属于我,可以永远和我没可能,可以最后属于别人……但不能心里有别人啊!


  


对于边某老师狂轰滥怼,吴某老师一开始是出于后辈的礼貌不理会,然鹅久而久之,他发现不理会也被对方说是没有礼貌。而边某老师的好形象让其他人都很容易相信他的话,于是终于开始了宏大的,互怼工程。


  


无边的互怼。


吴、边,的,互怼。


  


此时是院里优秀班集体的答辩,吴某老师负责的3班在台上介绍着班级这一年来的有爱故事,边某老师敲了敲桌子,突然打断了那个戴着眼镜的小女孩。


“同学,你讲的故事差不多就可以了,你们的材料里都有。我就问一个问题,你竞选这个优班,可是排名前十的同学里,你们班一个都没有,这要怎么解释?”


台上的女孩子一愣,还没来得及垂死挣扎两句,她的班导师,吴某老师就站出来了。


“边老师,我们都知道不能以成绩论英雄,我们班的孩子们课余活动很多,在学校各级组织都很活跃,为我们院在学校里争取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才是重点。”


边某老师一笑,“可是,两者不能兼顾,让人家知道我们文学院混出样子的反而都是成绩不好的,我们老师们还要不要脸了?”


   


吃瓜群众:靠,这句真毒。


    


吴某老师也被这句话气了个冒烟,压抑着声音回嘴:“只看前十名我们可能差点,但是后面……”


“对,后面十名你们占了一大半。这倒是承认。”


    


吃瓜群众:KO了。


    


吴某老师气得直接摔门走了。边某老师在后头还一脸无知:“这是怎么了,他们班自己的情况他不知道么?”


众人呵呵呵呵呵呵不敢回话。


   


但是轮到边某老师自己的班级的时候,他自己一句话也没说,不偏袒也不捧杀。大家也都明白,除了和吴某老师一起的时候他有点浑身有病,其他时候还是正常人中的好人。


众人一起离开教室的时候,吴某老师还在外头戳着,明显是要找边某老师决一死战的节奏。


  


于是众人纷纷退散,在十米外挑了个最佳观战点。


  


边某老师游刃有余地收拾东西往外走,不急的样子,出来的时候遇上气势汹汹的吴某老师,他也不意外似的,微笑着,仰视着对方。嗯仰视,去你丫的身高差。


“边老师,你对我有意见,没有关系,你冲我来不就完了吗?但是你这样破坏孩子们努力的成果,你觉得合适吗?你只顾着发泄个人的情绪,可你忘记了,你还是一名老师!”


吴某老师说完憋了半天的话,开始喘气,哈吃哈吃。


边某老师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儿。 


 


“你这话我就没法懂了吴老师,这个本来就是按同学们做出来的成果选名额的,这么多班级竞选也只有两个可以推荐上去的名额,咱们心知肚明这答辩就是走个过场,其实谁更优秀早就有定论了。你要是觉得是因为我你们班才在成绩上有不足,那我也实在是不敢当。”


   


吃瓜群众:完了,为小吴老师默哀吧。


   


“无论优秀与否,孩子们努力准备了这么多天的答辩,你一句话就给否决了,你看孩子们在台上为难的样子,你很开心吗?”


“我不开心,我很痛心,准备这么多,最后因为成绩问题被砍了名额,换你你不痛心吗?这是因为我说才不好的么?吴老师,作为班导师你怎么做的?”


“……我不是在跟你说这个。”


“那你在说什么?”


“我……我是说……”吴某老师一卡,“我只是觉得,你态度太糟糕了!”


“我的天,你要拿个分贝仪来看看吗?你吼得走廊都要塌了来说我态度有问题?”


吃瓜群众默默升起了白旗,拖走了炸毛的吴某老师。


是的论毒舌,边某老师干他三百回合都不成问题。


    


奇怪的是,很快的局面就被扭转了,而且是以八头牛拉不回来的强悍气势转向了吊诡的方向。


  


事情,是这样的。


  


虽然两个人水火不容,但实际上边某老师和吴某老师是师出同门的前后辈关系,也同样在近现代文学的范围里做研究。所以当他们的导师发来信息邀请同门一起参加一场学术研讨会的时候,两人都没有拒绝,当然也不打算同行。


但是千算万算没料到导师已经帮他们定好了酒店房间,这两个学生来自同一所学校,所以就给排在了一起。


打开房门的时候,边某老师看到吴某老师就在里头,差点用眼睛鼻子嘴摆出一个卧槽给他看。


吴某老师耸耸肩:“没办法,都安排好了,其他人你也不认识,就凑合吧。”


边某老师愣了三秒钟,“不认识也好过你吧!”


“呵呵…你至于么?”


“怎么不至于!”


  


吴某老师走到他跟前来,边某老师下意识地一抖,举起拳头摆起了格斗式,结果人家凑到他跟前来,拎过箱子,啪,放在了房间的行李架上。


而边某老师还傻乎乎摆着姿势。


  


这真是……十分操蛋地丢人了。黑太阳脸。


  


下午两人一起去参加见面会的时候,导师还拍着边某老师的肩膀说,你要多照顾我们小吴同学啊,他性子这么腼腆,能去你们H大教书也不容易,你去的早,多提点他。


边某老师嘻嘻呵呵地应了,心想不用我照顾你的小吴同学已经上天了,隔壁学院的女神都认识他呢。


吴某老师很乖巧地点头,冲对方来了一句以后有劳边师兄提携。


边某老师下意识地说不客气,二师弟。


老教授没绷住笑了出来,随即附近的人群也扑哧扑哧地发出笑声。只有吴某老师脸都要变形了,强行呵呵了一下。


晚饭那会儿更加悲剧,两个人坐在一起,吴某老师刚要夹什么菜边某老师就会伸手,跟他斗个没完,等吴某老师生气要跟他理论了,他马上端起酒杯说师弟来咱们喝一杯。


于是等到酒桌散尽,回到两个人的房间里时,吴某老师一身的酒气加怒火。


  


边某老师也有些犯怵,刚才怼起来高兴好像闹的太过了,这要是把人惹毛了,这屋子里可就他俩,自己要出了啥事该咋办?


  


他正缩在自己的被窝里胡思乱想着,吴某老师脱了外套解了领带倒在床上哼哧着,像是很累。边某老师被他的动静吸引了目光,怔怔盯着他走神。


于是当吴某老师忽然转过头看他的时候,他差点吓得滚下床。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我?”他问。


“……”对啊为啥来着?


“不好意思说么?”


“啊那倒不是。”


“真的是因为那个老师夸我几句你就讨厌我到这个地步吗?”


吴某老师看着他,似乎很郁闷。


不过这个问题,确实让人一下子陷入了思考不知所措。一开始当然是很直接的讨厌,但是,慢慢的就成了享受这个吵架的过程了。更何况每次他都占上风。


   


好像真的,偏离重点了。哦那可咋办,哎不是,你别提醒我啊……


    


边某老师挠了挠脖子,“好像…是的吧,哎讨厌还要什么理由,反正不是好话。”死鸭子嘴硬困兽犹斗怎样都行总之不肯认输。


可惜吴某老师仿佛和他走在两条思路上。


“我觉得,你根本没必要担心我跟那个老师的事情。”吴某老师起身朝他摇摇晃晃地靠过来,砰地一声跌坐在床上,“跟你说个秘密吧,听完,你就安心了。”


他说着,眼神比刚才清醒了许多,看得人心里毛毛的。


边某老师往里头缩了缩,“你要说啥?”


他的嘴角忽而勾起一个坏笑,“我要说,我啊……”


“你…”边某老师怕怕地要推开他,反而被攥住了手腕拽到离他更近的地方。


他的二师弟靠在他耳朵旁边,音量低低的。


“其实我喜欢的是你。”


 


吃瓜群众时隔两天再看到这对冤家的时候,都震惊不知发生了什么,边某老师居然没再跟他闹过,反而还很乖。


特别乖的那种,开会的时候还主动把自己手边的水递给他,做材料的时候被喊帮忙也没有怨言地动手,最可怕的是吴某老师还会反怼他了,他也不会回嘴。


八卦群众问边某老师这是怎么了,他尴尬地呵呵呵呵呵呵呵就不见人影了。


  


其实就是害怕了。


  


——雾草小吴老师居然是暗恋我的吗?!我特么不知道啊还成日地跟人家肆无忌惮乱怼一气!!


他当然很直,女神老师就是证明。


但是现如今他完全没有脸面对自己闹的大乌龙了。


是什么样的神迹能让自己抓着一个暗恋自己的人当情敌然后往死里欺负人家害人无数次下不来台啊?


   


不,鬼知道其实这小吴老师完全是瞎掰的。


什么喜欢男人,什么暗恋你。鬼啊当自己有多大魅力。


不过眼见着很奏效,吴某老师也就很满意地接受他后续的各种补偿,就差没让他在自己脚边蹲着给自己捏腰捶腿了。


   


之前答辩的优秀班级,表彰的那天,两个人坐在嘉宾席的边角。上台拿奖状的既不是他带的班级也不是他的。边某老师坐得浑身不自在,他老是怕旁边小吴老师会趁黑对自己做点什么。


而吴某老师也把他这一系列动作看在眼里。


大概是还在对自己觉得亏欠又害怕自己吧。


不禁有点好笑。


……还有点心疼?


……以及,有点可爱……


    


不不。吴某老师摇了摇头。是错觉。


旁边的人也许是看到他摇头的动作,有些讨好地冲他来了句:“其实你们班的孩子们那么努力还是应该给点奖励的哈?”


“嗯。”他忍着笑应了一声。


  


好像不是错觉。


是挺可爱的。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没搞清情况就对自己无事来火的边老师,其实也是很可爱的。


  


下面颁发的奖项都是一些旁的才艺类的,他们这些年轻老师也能上去当当颁奖嘉宾。


两个人一起上前给文艺之星还是什么鬼的同学颁奖的时候,走在前头的边某老师紧张得走路都要顺拐了,暗恋他的小吴老师就在后头盯着他啊!!


殊不知吴某老师压根没想盯着他,反而是因为他走姿有些危险才不得不注意着,想随时扶他一把。


边某老师紧张兮兮地把奖状交到人手里,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舒了口气,刚打算转身过去准备合照,发现吴某老师给人递完奖状又给人拿了一件小礼物。


再看自己眼前的这个学生,噢这星星眼……


他一慌,想快点把被自己遗漏的奖品也赶快塞给人家。


着急一定会出错。


他把人妹子手里端的一整盘小礼物啪地打翻了。


不能更丢人了。边某老师绝望地想着,默默蹲下去捡,学生们也赶快上来帮忙,七手八脚不一会儿就把东西都捡回去了。


随即一双手把他整个人托了起来。


“没事吧?”


他回头看见那个宣称暗恋自己的吴某老师,脸上似乎很是担忧自己。众目睽睽下,他脸红着,摇了摇头。


   


夜晚十点的校区,除了从自习室往回赶的,路上几乎是荒无人烟。边某老师郁闷地拎着一袋啤酒坐在路灯底下往肚里灌。


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被告白了之后心情就不同了呢?


他总会想起那时天天被自己找不痛快的吴某老师,眼神里好像总是对自己很失望。


也是,喜欢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反而讨厌自己,谁会开心。


无意间因为粗心而伤了人心,再怎么补偿也改变不了伤害过人的事实。他是最懂得的。


  


记忆中还跟着老教授读研的那时,有一个长相特别清秀的小学妹,他很喜欢她,但也觉得和当时同门的几位学生相比没什么特别的优势,于是一直和人家保持朋友一样的交往。


他是想做朋友就好的,但小学妹却常常做一些出格越界的事情,比如和他单独地约饭,给他送手制的礼物,还有假装不小心的肢体接触。


于是他一度以为学妹是在对自己示好。


在自己下定决心告白的那天,才被学妹歉意地告知其实对自己的那些暧昧动作都是为了引另一位学长吃醋罢了。


然而玩弄人心不是任何借口可以原谅的。


从此在感情问题上他就变得有些好妒,骨子里被埋了自卑的种子,所以才会在吴某老师的事情上栽这么惨。


哎,真想跟他说句对不起。


   


边某老师坐在那儿可怜兮兮的,一口接一口地叹气,酒被他灌了个干净。


  


拿着两杯热奶茶找人的吴某老师看到他这样,既好笑又心疼。


他到人家面前站住,嗅见他身上的酒气,又见边上堆着的空瓶,下意识就问:“喝什么闷酒呢?”


边某老师听见他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见人,许是有些醉了,往人家身上一扑,一通乱吼:“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吴某老师被他扑得手里的奶茶差点洒了,哭笑不得地继续问:“什么东西对不起?”


“我……”边某老师抬起脸,手还抱着人家的腰身,想了半晌还是怔怔,最后迟缓地说道:“我……就是改不了,这个,目光短浅的毛病。”


吴某老师一愣:“你怎么目光短浅了?”


醉醺醺的傻东西嘴一瘪:“以前人家讨厌我来利用我,我就见着眼前的好以为人家喜欢我结果丢了好大一顿人,现在你也是,就顾着自己开心都不管你的情绪……而且你还……还喜欢我。”


 


他说到最后有些害羞了,脑袋也垂下去。


短暂的沉默,醉了的这个只顾着发酒呆,站着的那位也没说话。


 


半晌,醉着的边某老师又开了口:“我是真的,想跟你,道歉。我……对不起……”


“不用道歉。”吴某老师终于也开口,“想补偿我么?”


“嗯嗯……”他点点头。


吴某老师见他温顺的样子心头也是抓挠着痒,他把手里的奶茶随手放在那堆空罐之间,俯下身靠近他。


这人没有了在他面前的所有表情,静静地闭着眼。


大概,是要亲他吧。边某老师侥幸地想着,却忽然觉得自己变得轻飘飘的,再睁眼看见,自己被他背在背上呢。


“你要做什么呀?”


“你不是要补偿我么?”


吴某老师笑了一声。他背上的人大约是酒精上脑,一时有点懵,摇了摇脑袋也没能整明白眼前的情况。


“那你要带我去哪啊?”


“回我家。”


“去做什么?”


吴某老师停下脚步,偏着脑袋冲他道:“你指望我做什么?”


“嗯……”他想了会儿,“你想和我睡觉?”


“不想。”


“那……要做什么呀?”他把下巴搁在人家肩膀上,歪着头和人家对视。


“睡一觉就够补偿我了吗?我要么收钱要么,就拿人呗。”


边某老师觉着这话很有道理,在他肩膀上又蹭了蹭,大概是在点头,然后便安心地闭上眼,“那以后,我归你管吗?”


“嗯,叫我一声听听。”


“……叫什么?”他又睁开眼。


“你觉得什么合适?”


他一问,那人又不说话了,等了许久,吴某老师感觉自己手有些酸,于是便把人往上整了整,继续往家走。


谁知背上的人恍然初醒一样,喃喃地叫:“老公……”


“……”


   


   


H大的校园传说在几个星期之内传了一个完整的新版本。


原本不分时间地点场合互怼到跟造了一场杀伤性武器大爆炸一样的吴某老师和边某老师,如今也不互怼了。


 


改了。改秀恩爱了。


  


倒不是说那么冒老院长等一众老直男的大不韪公然宣誓主权,只是在明白人眼里看来,两个人之间一刻也没停过打情骂俏。


面上好像是在试图缓和他俩的僵硬关系似的。


  


就好像开批评会的时候,轮到边某老师发言,他便清清嗓子,冲着吴某老师不卑不亢地开口道:“最近吴老师课题做得很不错,但是还有不足,校级项目立了三个,还不如争取一个省级去呢,还成日忙得不见人,也不知是跟谁混呢。”


吴某老师二郎腿一翘,这是酸他陪人陪得少了呢,他轻松地笑笑:“我能力不足,只能先给前辈们让道了,边老师有意见的话,下次和我一起申请立项,到时候您全程监督我,绝不让您离开半步。”


  


旁边的老先生们心说这话怎么听怎么怪七八糟的不像个东西。


  


事实是,一散会边某老师便鼻孔里哼了一声,收拾了手里的几张纸和笔记本就甩手走人,吴某老师目送他摔门,笑得轻松自在,跟老先生们道了句回见就缓步跟了过去。


边某老师在办公室呆了许久才等来人,更不能好了。


“你现在越来越翘尾巴啊你,不是说不离开半步么?”


“我哪有尾巴能翘?你来看看?”他俏皮话来了两句,便上前牵着人到办公椅上坐好,把人抱在自己腿上。


边某老师满不乐意似的,也不抬手抱他,嘟着嘴。


“怎么又生气了?这不是来哄你了吗?”


“你哄了我就该乐呵呀?笑话。”


  


反正变成老公和老公的关系之后,边某老师的嘴皮子就又磨尖了,吴某老师非常无奈,但又格外受用他这在乎自己又不好意思直接表达的样子。


  


于是戳了戳自己的脸:“亲一下。”


边某老师就跟看弱智一样,“你滚。”


“亲一下。”他重复道,“今晚稍微放过你一次。”


   


这个条件……


还挺,诱人的。


边某老师由于一开始理亏就一直屈居人下,奈何吴某老师实在是能力出众,把他的夜生活搞得苦不堪言。


这脑回路就莫名其妙转弯了,边某老师脑袋探过去乖乖亲了一口,然后被人捏住脸颊继续照着嘴唇亲了下去。


他呜呜咽咽的,却没想挣扎。抱得死紧投怀送抱温声软调哼哼唧唧手脚并用撒娇地想要更多。


吴某老师如他所愿吻了许久,终于放开他时,笑得跟肚子里酿了一坛八百年的坏水一样。


   


“这里来一次,晚上就放过你一回。”


 


 


===


 


当时谁说系草和校草来着2333 有点仿那一篇的意思把人称改了一下。


 


我又开始补点文了,觉得自己真励志。



评论

热度(101)

  1. 南风知我意_HighSim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