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铁板虫文球:

等子龙打蓝的军师hhh

您的队友选择举报您

【白昭】风花雪月

我天😭😭

长眉道长: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八千字一发完,源自昨夜凌晨的脑洞,太好磕。




1


夭寿啦,北夷公主携带凤凰胆逃走啦。


 


此事要从献祭说起,本想把这位北夷公主献给神灵,却不曾想在献祭的前几天,公主出逃北夷不止,还带走了凤凰胆。


 


何为凤凰胆。传说是凤凰的内丹,曾有一只凤凰受伤落在北夷,北夷人虽然悉心照顾,却不敌伤势严重,最终凤凰殒命。逝世之前,凤凰为报恩,将内丹留下。


 


这凤凰胆有起死回生和不老不死的效果,人人都知道凤凰胆在北夷,各地的人都曾偷溜北夷皇室,只想找到凤凰胆,可他们连模样都没见过,三番四次的寻找最终只能以失败告终。


 


如今公主出逃,北夷人乱作一团,纷纷去找这位偷凤凰胆的公主。


2


长安的街道热闹非凡,王昭君乘马车至长安时,便被这街市的人山人海给吓了一跳。她生于北夷,长于北夷,在冰冷彻骨的北夷,人们不曾这么热情,永远都是冷漠的,街道不像街道,酒馆不似酒馆。


 


而长安不同,长安人的体内都似燃了一把火,像是要透过骨骼肌肤,要将对方烧得温暖滚烫才甘心。王昭君掀帘下马车,掏出几两碎银递给车夫,随后便隐在人群中,找不到踪迹了。


 


离了北夷,她本是茫然不知去向的,后在路上遇了一蒙面人,经他指点,对长安便有了兴趣,这才来了长安。果然跟那人说的一模一样,长安比北夷要热闹太多了。街道上飘着各式各样的味道,有香料有包子,有冰糖葫芦有糖人,各式各样的东西使王昭君看花了眼。


 


她来之前还怕长安不安全,因此在城外特地订了一套男装,经过这番打扮,她从待字闺中的小姐摇身一变成了风流倜傥的公子。锦衣华服,腰间坠玉佩,折扇轻摇,一副气派模样。


 


长安每一处都是新鲜的,每一样物件都引起王昭君的注意。因她出手阔绰,在集市上买了不少东西,也从不讨价还价,这便引来了强盗的注意。他们开始尾随王昭君,期盼能有下手的机会,能让哥俩吃顿好的。


 


日薄西山,王昭君满载而归,人生地不熟的她迷了路,一时之间走进了一条窄巷,刚想折返,却被两人拦住了去路。


 


王昭君没放在心上,想让他们麻烦让让,却不曾想那二位强盗先她一步开口,“小娘子,身上值钱的物件我劝你都拿出来,我们可不想伤了你。”


 


初次经历打劫的王昭君怔怔看着他们。哥俩以为是被吓着了,刚想得意一番,却听见王昭君问道,“我为什么要给你们?”


 


哥俩顿时傻眼,打劫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傻的女子。他们摆出一副凶狠嘴脸,亮出了匕首,说道,“倘若要是不给我们,我们就把你给杀了。”


 


王昭君刚要说话,就听见自不远处传来一声清朗的笑声。三人不约而同抬头望去,只见一旁屋檐上坐着一人,日落的光映在他的身上,在他周遭镀了一层温柔。他正举着葫芦喝酒,身侧放着一把剑。见有人望向自个,他才与之对视,缓缓开口,“行了吧,别吓唬小姑娘了,趁我看戏,赶紧走吧。”


 


二人以为他只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货色,自然也不放在心上。其中一人讥笑道,“看你弱不禁风,像个文人墨客,也敢挡我哥俩的财路,赶紧走的是你吧,别以为你坐得高,我们就伤不到你。”


 


他眉梢眼角的笑在日落的余晖下被映得更动人,竟将王昭君看痴了。北夷的人长得粗犷,极少有这样眉眼温柔的人,王昭君心剧烈地跳动,这是她从未有过的。


 


二人还未曾说什么,一颗石子自他的方向而来,精准打在了其中一人的额头,使他的额头破皮出血。仅仅一个动作,他们便知道眼前的这人武功非凡,出手快很准,他们二人压根不是对手,只好悻悻离去。


 


“我叫李白,这位兄台叫什么?”


 


王昭君回过神时,李白已经站在她面前,白衣胜雪,恍若天上仙人。她眼底闪着光,心底满是崇拜,却又不好将这崇拜告知眼前人,只因她现在的身份是个公子。


 


王昭君咳了咳,佯装粗犷的声线,与李白对话,“我姓王,多谢李兄相救。”


 


笑意渐渐攀上他的脸上,李白说道,“不必多谢,长安贼多,王兄要小心了。”他又问道,“王兄不是长安人士吧?是从何而来?”


 


王昭君本就单纯,对李白这些提问完全不放在心上,再加之这人救了自己,便一五一十回答起李白的话,“我从北夷而来,你听过北夷吗?”


 


“不曾。”李白摇摇头,“听起来很远。”


 


“离长安是很远,可北夷很漂亮,虽不如长安繁华热闹,却别样漂亮。”王昭君兴奋说道,“到了冬日,北夷开遍梅花,白雪红梅,可好看了。这样吧,如果李兄有空,过冬时我带你去北夷吧。”


 


“盛情难却,既然王兄这么对我,我也该尽地主之谊,请客才是。”说罢,李白拉着王昭君的手腕,往一处走去,“来,跟我走。”


 


手腕被人拉着,王昭君浑身一僵,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李白拉走了。


3


花街柳巷,不宽不窄的街巷里充斥着浓郁的脂粉味,女子们或站在楼上,或站在楼下,面上是能将人融化的媚笑,嬉笑声从楼内传来。


 


而这一切于王昭君来说,都是陌生的。从前听人说过这样的地方,却因身为北夷公主,从未见识过,不曾想今日被刚认识不满一个时辰的李白拉到了这样的地方。


 


楼上有人见到李白来了,三三两两的女子从楼内涌出来,站在楼上,用软软的声调喊着李公子,还将一个个小锦囊扔到他的怀里。


 


有一个扔到了王昭君的怀里,锦囊里好像有什么,砸得她有些疼。她拎着锦囊问道,“这里头是什么呀?”


 


李白把锦囊都给了王昭君,说道,“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王昭君抱着几个锦囊,艰难打开了其中一个,发现了里头的银豆子和金豆子,她目瞪口呆,过了一会才问道,“你该不会是小倌吧?”


 


李白一时无言以对,他盯着王昭君看了一小会儿,说道,“我要是去当小倌,谁能点得起我。”他走向一处,“走吧。”


 


王昭君看着她们熟悉地涌上来,一手挽着李白,声音软软的,像是要化成水融在李白怀里。事已至此,王昭君还是不甘心地问了一句,“这是哪呀?”


 


李白忽然搂着她的腰,俯身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温柔乡——”


 


突如其来的动作令王昭君呼吸一窒,面上像是烧起了一团火,将脑内理智的弦给烧断了。她们将王昭君拥入厢房,王昭君忽然向后走去,找到李白,拉着他的手臂,问道,“你去哪呀?”


 


“你玩你的,我玩我的。”李白垂眼看她,问道,“这还不开心?”


 


“你要是跑了,我怎么办呀。”她语气软糯,倒有几分撒娇的味道,“你得跟着我。”


 


周围女子笑作一团,推搡李白,“李公子,从了吧。”


 


李白无奈摇头,只得和王昭君一同走进厢房。自小在北夷长大的王昭君对这温柔乡一点儿也不了解,甚至是女子常用的胭脂水粉她也不清楚,此间只觉得胭脂香味填满了她的呼吸,王昭君轻声说道,“这些香真好闻。”


 


李白随着众人的脚步,同她说道,“你喜欢?不然明日我带你去买,或者你等会自个跟她们讨一点,又或者——”他眼底闪着暧昧的光,“我给你讨来。”


 


王昭君特别讨人喜欢,几个女子围着她坐,聊天唱曲,还给她喂果。李白趁乱走了出去,一人早在外头候着,见他出来才笑道,“太白,这里面都是些温香软玉,不正是你最喜欢的吗?”


 


李白向里面望了一眼,目光落在王昭君的身上,不久又收回来了,“我早知道她是个女子。”他靠在墙上,“无论是眉眼还是动作都是个女子,演得真差。”


 


那女子站在一侧看他,眼里是打趣的笑,“太白不会动心了吧?”


 


李白闭眼摇头,过往种种在他眼前闪过,“我不会动情的。”


 


女子只温柔说道,“太白从来风流,从未见过带任何人来这。其实有心上人也没什么不好,这样就不用四处为家了。从今以后,只守她一人,不好吗?”


 


他睁开眼,厢房里传来王昭君和其他人的嬉闹声。他说道,“别瞎猜,去备上酒,让她们灌醉她。”


 


女子点头,“那就备太白最喜欢的千年醉。这酒除了你,其他的人一喝就醉了,也是奇怪,太白酒量竟然这么好。”


 


她说罢,转身走了。


 


那人的一字一句在李白心间徘徊,像是海浪拍打他的心房,使他久久不能平复,甚至动心。


 


厢房里只剩醉醺醺的王昭君趴在桌子上睡觉。


 


她们说王昭君才喝了一小杯,就长醉不醒了。李白坐在一旁,给自个斟了一盏,又一饮而尽。王昭君睡得很安稳,呼吸顺畅,像是做了什么好梦,眼角还残留着细微的笑。


 


假胡子有些歪了,李白盯着她看,终于忍不住将她的假胡子撕下来。她像是被打扰了,蹙起细长的眉,咕哝了一声,手指轻轻动了动。


 


李白被她逗笑了。他的手抬在半空,想要落在王昭君泛红的脸颊上,可最终,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安静的喝酒,等待王昭君的醒来。


4


“醒啦?”


 


宿醉让王昭君头疼欲裂,身上时酒气和胭脂香,眼前的太白却跟初见似的,不染尘灰,仍旧如此。他见王昭君醒了,便说道,“我让她们去抓了药,正在煎。在此之前,你先把早膳吃了。”


 


王昭君定睛一看,眼前摆着四五样早点,有包子有饼有粥有豆浆,几乎是什么都有。李白拿起一个包子,递给王昭君,“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都买了,你就凑合着吃吧。”


 


北夷的早膳从未这么丰富,哪怕她是个公主,也总是一成不变。她连忙接过包子,咬了一口,惊喜说道,“是肉馅的。”


 


李白喝了一口粥,问道,“喜欢?”


 


她点点头,又急忙咬了一口。李白见状劝道,“没人和你抢,吃慢点。”


 


他们将早膳吃完,王昭君又被哄着喝下苦涩的药,这才解了昨夜宿醉的痛苦。走出阁楼时,王昭君说道,“其实,我是个……是个女子……”


 


李白没有半分惊讶,“我知道。”他指了指王昭君本该有胡子的地方,“你早就露馅了。”


 


王昭君一摸,只摸到光滑的肌肤。她傻傻地笑起来,“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对了,我叫王昭君,别再叫什么王兄了,多难听。”


 


李白若有所思地说道,“昭君,挺好听的名字。”


 


王昭君也不知从哪来的欢喜,眼底闪烁着万千光辉,像极了一个春心萌动的姑娘,“你喜欢吗?”


 


李白对上她的眼,一时间心跳乱了,他拼命定了心神,这才接着她的话茬,“喜欢啊,叫起来也顺口。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王兄,以后就叫你——昭君,如何?”


 


王昭君轻轻点头,允许了他的称呼。就在她为两人即将分别而伤心时,李白忽然问道,“你没地方住吧?”


 


王昭君愣愣回答,“还没找呢。”


 


“住我家吧,正巧我府邸有多余的空房。”李白像是征求她的同意,“怎么样?我又不是老虎,吃不了你的。”


 


“好……好啊。”王昭君怔怔回答,整个人轻飘飘的,像是在做梦


 


李白将她的傻笑收进眼底,也随她笑起来。他走上前,拉着王昭君的手腕,语气轻快,“那,走吧。”


 


长安果然贼多。


5


李白的府邸很大,院子里种了一颗树,李白说是很久之前的了,大约有几百年了。廊下种着几盆花,府邸有几个仆人和管家,见李白回来,纷纷涌上来询问。


 


李白让人收拾一间房给王昭君,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一丝不可思议。没想到李白也会有带人回来住的这一日。


 


众仆人都将王昭君称为夫人,当然,这是私底下的,他们可不敢吓走了这位姑娘。他们急急忙忙拿出为未来夫人准备的衣裳与首饰,又买了许多胭脂水粉来讨王昭君欢心。


 


王昭君自小被服侍到大,对这样的服侍自然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欣然接受,他们见未来夫人这么好说话,自然也更开心。


 


当她换好衣裳出现在李白面前时,李白竟也有些看痴了,他知道王昭君是个美人,却不曾想到竟然这么好看。


 


明眸皓齿,细长的远山眉,一双丹凤眼,周身散发着尊贵的气质。这或许就是养尊处优的北夷公主吧。


 


金白交织的衣裳衬得她如遥不可及的凤凰,她一步一步走过来,笑得温柔,“我这样,好不好看?”


 


李白说道,“当然好看,你怎么样都好看的。”


 


一众仆人热泪盈眶,主子秀的恩爱果然是最好看。


6


就这样,王昭君住下来了。


 


她很喜欢花,每日早起,在廊下打理花。清晨的阳光晒在廊下的长椅上,王昭君坐在阴凉处,将花晒在太阳底下,一双手剪去枯枝烂叶,再浇上水。


 


而从不喜欢早起的李白听说了这件事,也破天荒的早起了。他躲在远处看这一切,不上去惊动,也不去打扰,只静静看着。看她安静的做一件事,对李白来说,仿佛是一种享受。


 


自花街柳巷那一次后,李白知道她喜欢吃肉包子,因此早膳的素包子都换成了肉包子,除此之外还有几碟新鲜的菜肴,李白则记下了她喜欢吃什么。


 


长此以往,桌面上的菜肴皆是王昭君喜欢的。那几盆花不够多,李白又多买了几盆回来,还给她一包种子,只要她喜欢,在哪种都好。


 


“我存起来吧。”王昭君小心翼翼将种子收起来,“我改天偷偷种起来,你去找,好不好?”


 


“好啊。”李白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我要是找到了,你给我什么呢?”


 


“给你北夷的梅花。”她轻声说道,眉眼的笑比世上的任何一枝花都要动人


 


“说好的。”他忽然伸出小拇指,“拉钩。”


 


“拉钩。”王昭君大大方方和他签下所谓的约定,“要去找啊,一定要找啊。”


 


他太宠王昭君了。仆人们都这么说,王昭君甚至能碰李白的剑。这件事是几天前发生的,李白的剑悬在房内,王昭君路过时看见了,不顾众人阻拦走进去,把悬挂在墙上的剑取下来了。


 


正巧李白回来看见这一幕,众人不敢说话,甚至连喘息都不敢太大声,生怕李白发怒。而他只是看着站在桌子上的王昭君,向她伸手说道,“下来,小心摔了。”


 


“这剑好看。”她由李白牵着下了桌,兴奋说道,“我可以拔出来吗?”


 


“小心伤到你。”李白接过剑,替她将剑拔出,“看吧,看够了跟我说,我把它挂回去。”


 


“真好看。”王昭君感叹道


 


她甚至想伸手触摸,却被李白阻止了,“会伤到你的。”


 


不仅如此,李白每次出去都会带不同的小玩意儿回来给王昭君。看着那些东西引起王昭君的注意,他就随着王昭君笑,还与她一同聊天。


 


众人认为,这绝对是未来夫人没跑了。


7


“你有没有听过凤凰胆。”王昭君对月饮茶,将茶盏往桌上一放,忽然问道。


 


满天月色清冷,苍穹繁星点点,胜似满城灯火。清风拂过庭院的花,一点点将花香拂到二人呼吸间。


 


李白和她正在庭院饮茶。当然,王昭君饮茶,他饮酒。提及凤凰胆,李白动作一滞,随后说道,“曾经听过,以为是假的。难道你见过?”


 


王昭君没否认,“那是北夷的东西,我有幸见过。”她又自斟了一盏,“凤凰胆有起死回生、不老不死之功效,必须要北夷皇室的血才能使它发挥作用,只能一次。”


 


月光映在二人身上,李白眼底是满满笑意,“用了凤凰胆的人岂不是要长生了?”


 


王昭君也笑了,她叹道,“长生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做个凡人,逍遥自在。像你一样,想去哪去哪,想做什么做什么,无拘无束。”


 


李白声线温柔,“对,一万年太久。”他的目光落在王昭君身上,“只争朝夕。”


 


“谁都在争凤凰胆,可谁得到了,却又会是永生的痛楚。”她的茶散发着热气,雾气飘在半空中,浮浮沉沉,“有时真想毁了凤凰胆。”


 


“毁了凤凰胆,等于毁了多少人的梦。”李白顺着说道


 


“黄粱一梦,不做也罢。”王昭君举杯对月,“干。”


 


李白头一次要喝醉了,浑身轻飘飘的,像是坐在云上。杯盏之间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叮的一声,她已将余下的茶都喝光了。


 


“还记得你要带我去北夷看梅花吗?”李白忽然问道


 


“等冬天吧,我带你去北夷。”王昭君自然是记得的,经他这么一提,王昭君便说道,“看白雪红梅,我用雪水给你煮茶,别喝那么多酒了,伤身的。”


 


“关心我?”


 


“怕你先走一步,那我怎么办。”


8


这天夜半下了一场倾盆大雨,砸在屋檐上,将熟睡的王昭君惊醒。


 


杀戮是从雨夜开始的,他们手握长剑,清一色的黑衣,面罩蒙去半张脸。此后发生的事,王昭君有些记不清了。只知道李白执剑而来,满地的血水和叫喊,响彻天际。


 


他们口口声声说着凤凰胆,又是为了凤凰胆。王昭君看过太多人为了凤凰胆付诸生命,在得到所谓的长生之前,他们先得到了永恒的死亡。


 


所谓凤凰报恩留下来的宝物,竟引得这么多人为之而死。


 


王昭君感慨凤凰胆,但她知道,可恶的是人心,贪婪的是人心。几十年的寿命满足不了他们,他们想要的是长生,是高于人的对待。


 


李白以一敌十,最终倒在雨水中,周遭是他们的尸体。王昭君冒雨走上前,浑身颤抖,血融进水里,她的手抖得不成样子。


 


“李白……”她小心翼翼探气息,得到的答案令她崩溃,“醒醒啊……”


 


一个月后,李白才悠悠转醒,此时伤势有所好转,大夫正在给他把脉,见他醒了,连忙把王昭君叫来。王昭君穿花而过,秋高气爽,庭院的花都开了,她携着花香而来,满眼欣喜和难过。


 


李白靠在床上,看见她时满心的想念。他伸手,朝王昭君说道,“过来。”


 


王昭君走过去,搬了张凳子坐在他对面。回想起当初,仍是心有余悸,“我以为你死了,好再他们叫来了大夫,这才把你救活。”


 


“你吓到我了。我那天还说呢,要是没了你怎么办,我可不想孤身一人回北夷。”


 


“我这不是没事吗?”他笑得宠溺,抬手抚摸王昭君的发,“别怕,我不会死的。”


 


“是啊,你不会死的。”王昭君重复了一遍,随后问道,“想吃什么,我让他们去做。”


 


“凤凰胆还在吗?”李白忽然问道,“他们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他们没抢到,凤凰胆还在。”王昭君目光坚定,“我不会让他们拿到的。”


 


“还在就好。”李白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他重复了一遍,像是平复自己的心绪,“还在就好。”


 


从那日后,二人靠近了许多。王昭君日日照顾李白,坐在床边给他喂羹汤,有时笑着问他好不好喝,得到答案后才说是自个亲自做的。


 


一切都太虚幻了,李白认为这像是一场梦。如果没有那些事,他或许能和王昭君厮守此生。


 


他不能让王昭君每日活在危险中。


 


有些事,李白想,要结束了。


9


“你想好了?不再为我找凤凰胆?”那人低沉的声音自幕帘后传来,一字一句如石块敲击李白的心房


 


“我不会再帮你了。”李白坚定地说道,“也请你不要伤害她。”


 


“指引她来长安的是你,英雄救美的也是你,对她动心动情的人,也是你。”他的笑声令人恐惧,“这天下第一剑客,什么时候成了天下第一痴情种呢。”


 


李白没有说话。当初蒙面指引盲目的王昭君来长安的人确实是他,他是带着阴险的目的接近王昭君,可此时此刻的喜欢,却从来不是假的。


 


“也罢,只是我要告诉你。李白,不是你,也会是其他人的。”他叹道,“凤凰胆,我势在必得。”


 


“我只求你,别伤害她。”李白临走前说道,“不然,我将与你为敌。”


 


“我见识过你的能力,我没想到你可以敌得过那么多人。只是千军万马,你孤身一人,又怎么能敌。”他轻蔑的笑道,“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只当没听到。


 


长安已经不再太平,或许北夷会好很多。


10


初冬时,李白说梅花都开了,要王昭君履行承诺,带他去北夷看梅花。


 


王昭君答应,收拾好细软,第二日便匆匆出发。二人骑马出长安,在路上被一行人拦下,有人让王昭君交出凤凰胆,不等王昭君说什么,李白便先出声。


 


他下了马,站在王昭君面前,手执长剑,说道,“想要凤凰胆,先得到我的同意。”


 


慌乱中,有人朝王昭君射了一箭。她中箭堕马,箭上淬了毒,命不久矣。李白冲过去,将欲要落地的她拥入怀中。


 


王昭君与之对视,笑得虚弱,“其实我都懂,引我来的人是你。你接近我,其实是为了凤凰胆。”她的手轻柔抚摸过李白的眉眼,“这样的眉眼,看过一次,就不会再忘了。”


 


“只要你喜欢,这场戏,我可以陪你演,这场梦,我也能做到死亡。”


 


“太白……她们都这么……称呼你,我也想、我也想那么称呼你。”她的眼底浮现水光,眼里填满了不舍,“我不想就这么和你分开,可我知道,不是今朝,也是来日。”


 


“我啊,是真心的喜欢你。没了我,就没了累赘,没了杀伐没了血腥。”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你要好好的。”


 


“凤凰胆呢?你说过它又起死回生的功效。”李白听罢这些话,心像是被人狠狠劈开两半,痛得呼吸都艰难。


 


他一个劲询问凤凰胆,想依靠凤凰胆来复活王昭君。而王昭君的手轻轻覆上他慌乱的手,声线轻柔,“没用的,太白,凤凰胆用过了。”她对上李白震惊的眼眸,“在那个雨夜,我把它,给了你。”


 


那一夜的王昭君发现李白已没了气息,可王昭君仍是不死心,她摇着李白,期盼他能转醒,能告诉她自个没事。可她什么也没得到,风似呜咽的哭泣,雨打在她的身上。

王昭君的眼红透了,泪水不断涌出,和雨水融成一块。她抱着李白无助哭泣,却在最无助时想起了众人角逐的凤凰胆。


 


最终她拿出凤凰胆,割破了手指,将血滴在凤凰胆上,让李白起死回生。


 


王昭君所做的一切都源自于爱。


 


她爱李白,愿意为了他,将世人都想得到的凤凰胆送给了李白,也将长生和永恒的痛楚送给了李白。


 


王昭君早已没了气息,躺在李白怀中的是一具尚有余温的尸体。好似她没有死,只是睡着了,等她睡足了、睡饱了,自然又会清醒。


 


会告诉他北夷的种种,会坐在廊下修剪花,会为他洗手作羹汤,会缠着他让他说故事,会带他回北夷看梅花,会轻声细语唤他太白。


 


那一瞬的李白眼前浮现了太多的未来,和她成亲,和她有了孩子,和她度过一样却又不一样的每一日。


 


可以在阳光下亲吻她的额头,可以牵着她的手,可以在她的笛声下舞剑给她看。李白想了很多,最后定格在怀中人的身上。


 


什么凤凰胆,他宁可不要。他想用凤凰胆换回眼前人,却知道是永远不可能的了。


 


那场雪很温柔。


 


比以后李白见过的每一场雪都温柔。


 


它轻轻地落在他们身上,也落在北夷盛开的梅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