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_

Get rid of it, die for it.

【三日鹤】哥哥撩错人了怎么办在线急等(中)

-451-:

*看来上中下是不可避免的。


------------------------------------------------------------


妹妹第二天晨清气爽地起床,赞美美好新一天。


今剑先带她去吃早餐,吃完了三日月才和鹤丸下来。今剑说他们那么大的人还贪睡,鹤丸听了欲言又止,只好作罢。大家相安无事地吃完,鹤丸就说自己和妹妹先去玩,三日月表示可以,注意安全,等下再见。


妹妹看他们两个感觉局势好像有点变化,不过太深奥了她看不出来啥。只觉得鹤丸急急带着自己走了,三日月一点都不担心,简直胸有成竹。妹妹跟着插着裤袋走在前头的鹤丸,拉着他的手问:“哥哥,你们昨天有聊吗?”


“聊了。”


“结果怎样?”


鹤丸沉痛地说:“单曲循环了一晚上。”


听得妹妹以为他们夜晚居然一起盖棉被鉴赏音乐,那么有艺术细胞啊?鹤丸沉痛的是他跟煎蛋一样在床上给翻来覆去一晚上,还得对着三日月喊了一夜兄长大人,最后做到人累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死过去的。早上醒来整个人被三日月抱在怀里,睡眼朦胧的时候给亲了一顿弄醒,才起得来床吃早餐。


这餐桌没能解决问题,这顿饭吃错了。


之前鹤丸还觉得三日月有点观望的意思,两人隔着条河还有点思考空间。谁知道昨天晚上自己亲自划船过河来商量两国和平,想着少点套路,好好议和,结果这船就划不回去了。


两国战争还不斩来使呢,三日月居然直接把他扣下来了。真是没有王法。什么贵在真诚,他就是太真诚了,现在老底三日月都看穿了,知道自己喜欢他,于是整个人都变了。


归根到底,套路太少了,输给了社会人士。


妹妹一看哥哥那表情就知道,坏了。这餐桌上谈判怎么就跟想象的不一样?她连忙问鹤丸什么情况,鹤丸想了半天,想起今天起床三日月抱着他说的话,鹤丸说:“他叫我跟他在一起。”鹤丸补充:“不接受反对意见。”


说完,鹤丸又重重地一叹。简直把自己人生的叹息全交代在这里了。


妹妹不由得又回复了帖子,跟广大群众说【餐桌谈判失败,我哥被逼宫了】。然后又补充【其实应该叫逼婚?】


群众纷纷捧起了瓜然后唯恐天下不乱地回帖。


等回去餐厅之后他们就跟着三日月回家,看着鹤丸垂头丧气的背影,今剑怀疑地看着他,又看看三日月问:“昨天你没开导好他吗?”


“嗯,开导了。”三日月不置可否地说:“年轻人有点恋爱烦恼不奇怪。鹤丸都这个年纪了。”


今剑燃起了八卦的心,感觉鹤丸和三日月的兄弟感情简直突飞猛进,连恋爱这种私人事都跟三日月说了。这家庭前景看起来果然是非常好的,连带着回去之后那几天,鹤丸好像也不经常关房间里了,还会出来和他们坐坐聊聊,不过似乎还是有些心不在焉。


不过好歹有进步了,今剑觉得这是好事情。


妹妹觉察到鹤丸的变化。


他似乎尝试跟三日月筑起沟通的桥梁,但还是有些戒心。三日月看着也懂,不过他比之前更有耐心,鹤丸凑过来就给点甜头,不凑过来也不逼得太紧。简直收放自如,完全不急进。让妹妹觉得三日月日常虽然看起来很随意,但是对着鹤丸的时候倒是挺精明的。


简直一物降一物。


妹妹看得出鹤丸的苦恼,于是今天放学的时候溜去鹤丸学校门口等他。妹妹刚到门口在学生群中看到自己哥哥就跳起来挥手,鹤丸在人群中见到自己努力刷存在感的妹妹,立马就走过去了。


鹤丸牵着妹妹的手放学回家。以前小时候妈妈不在,每次都是鹤丸接她的。搬了新家岩融和石切丸他们会轮流过去,不过妹妹还是喜欢和鹤丸一起放学。鹤丸一边牵着她的手一边走在夕阳下的人行道上跟她说以后放学在学校待着,有事情打电话叫哥哥来接。社会复杂着呢,他妹妹那么可爱给怪叔叔看上了怎么办啊?


妹妹抬头仰望着自己哥哥,她哥哥真是越来越高。她努力踮起腿,想像哥哥那么高。鹤丸停下脚步看着她的动作,然后就接过书包把她抱起来了。


妹妹抱着鹤丸的脖子想,果然她还是最喜欢自己亲哥了。


“哥哥,你和三日月哥哥到底怎么了?”妹妹小声试探问:“你是不是怕妈妈骂你啊?”


说真的鹤丸从来不怕妈妈骂他,他们妈训他的次数还真不多。只是有些事情,任三日月说得再好听,可都是没影子的事情。鹤丸抱着自己的妹妹看着前方,沉吟片刻说:“怕啊,所以还是做个好孩子不要乱来比较好。”


真难得鹤丸说要做个好孩子,妹妹偷偷地笑着。她贴着鹤丸的脑袋说:“哥哥不怕,妈妈真的骂你,我就跟你走。妈妈总不至于我两个都不要了。”


鹤丸都被她逗笑了,刮了刮她鼻子说:“跟哥哥走就没好吃的了。”


“我们都没好吃的,妈妈知道了会心疼我们,就不会计较了。”


他们两兄妹互相打趣,走到半路的时候遇到三日月。他刚好开车出来,虽然鹤丸发了信息说今天他一个人回去,可是三日月正好开车路过见到鹤丸,就顺便打招呼,想着既然遇到就一起回去。


鹤丸带着妹妹上了车,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血来潮,三日月问:“今晚要不要出去吃?”


妹妹想欢呼,不过还是先看自己哥哥的意思。鹤丸也没像之前那么抵抗,看到自己妹妹期待的小眼神,于是在后座说:“我没多少零花钱。”


“我有。”三日月已经开着车开向市区,问:“想吃什么?”


三日月最后带了他们去家庭餐厅,还好今天不塞车,等位没多久就有位置了,等位期间三日月带着妹妹去零食店溜了一圈,让她喜欢什么就拿什么。妹妹觉得三日月对她真挺好的,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他们那些哥哥都很宠她。想到这里妹妹忍不住问:“哥哥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啊?”


“因为你是我妹妹啊。”三日月把零食放进去购物车后看着她说:“我们家都是男的,一直想要个妹妹。难得你来了,我们都很高兴。”


妹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总之她知道三日月他们对她都是很好的。三日月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把零食放进去购物车。妹妹第一次见自己的购物篮子塞得满满的。她跟三日月说起,妈妈工作忙,日常都是鹤丸带着她的。大家去商场鹤丸会给她选一样零食,因为妈妈工作辛苦所以不能乱花钱,他和她都只能选一样。妹妹每次都会选得很仔细。把零食架子都看过了才选出一个。有一次挑的太贵她不知道,不过鹤丸还是买给她了。可是妹妹发现鹤丸自己没买,说是吃得多会牙痛就不买了。从此以后妹妹都选些便宜又大的,和鹤丸分着吃。


“这样啊。”三日月听完之后牵着妹妹的手问:“你知道你哥哥喜欢吃什么吗?”


妹妹点点头,她问:“三日月哥哥,你以后也会给我哥哥买零食吗?”


“嗯,会的。”三日月选着零食说:“以后他喜欢吃什么,我就给他买什么。”


妹妹觉得三日月提起鹤丸的时候比对着自己时还温柔,那种温柔大概是不一样的。她回忆起鹤丸纠结的样子,忍不住拉拉三日月的衣袖问:“你喜欢我哥哥吗?”


对于妹妹会问这个问题,三日月似乎完全不惊讶。三日月蹲在她面前,抬头看着他说:“喜欢啊,所以能把他交给我吗?”


妹妹思考了一下,她跟哥哥表忠心那么久,可不能变节。于是摇摇头,然后凑到三日月耳边小声说悄悄话:“你问我哥哥啊,我都听他的。”


三日月了然于心地笑了。


看到他们回来之后带着一堆吃的。鹤丸见状不由得说:“买太多了吧?”


“要的,贿赂一下。”三日月半开玩笑地说着,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多帮我说点好话。”


妹妹脸上打着问号,她发自内心地说:“三日月哥哥本来就很好啊,不用说什么好话啊。”妹妹高兴地把零食递给鹤丸:“哥哥,还有你的。”


听得三日月心情不错,对着鹤丸赞美自己:“妹妹都说我不错。”


鹤丸在这方面倒是和小狐丸心有灵犀,直接说:“那都是给你的脸屈打成招的。”


他们来餐厅饱餐一顿,日常鹤丸带妹妹出来吃饭都是挑着吃的,妹妹也懂事。今天三日月请客,妹妹看着餐单什么都有兴趣,忍不住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们。鹤丸指着餐牌说:“你可以点一个主食,一个甜品。不要太贵……”


“没关系,喜欢什么都行。”三日月拿着餐单问妹妹:“再点些小吃吧。你吃不完我们一起吃好了。”


妹妹立马又看向她哥。还好她还有点鹤丸是一家之主的意识,没完全倒戈。鹤丸支着下巴看餐单说:“那点吧,你三日月哥哥都这样说了。”


妹妹欢呼了一下,然后就大胆地点餐了。不过她很有节制,也不会什么都点。犹豫了很久,妹妹问三日月:“哥哥我们下次还来吗?”


三日月看向鹤丸问:“下次还出来吗?”


绝对故意的。鹤丸瞥了他一眼,翻着餐单说:“不要浪费那么多钱,偶尔来一次还行。”


妹妹用力点头。这下她就放心了。那么多吃的她吃不完,那就留待下次一起来的时候再吃。等点餐了之后服务员很快就送来果汁和小吃,妹妹进入了吃货状态,两个哥哥就互相看着对方。等了一会儿鹤丸开口问:“你上次说不做老师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吧,本来我也没想一辈子当老师。”三日月知道鹤丸想问什么,上次游乐场那晚上他们两其实聊了不少,思想和身体的交流都颇为充足。三日月猜他大概又是思考了很久没想明白才问。“如果你对我的事情感兴趣,可以不用思考,直接来问。”


妹妹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禽畜无害的吃瓜群众,竖起耳朵听他们聊那些富有遐想的话。餐桌真是一个很有内涵的地方,妈妈果然没骗她。


鹤丸觉得三日月就像X光,什么都看透了。他想三日月也不会是那么激情想着有个好歹就放弃工作去私奔的人是吧?但是自己妹妹在,他也不能问得那么直白。鹤丸说:“你该不会做老师是来玩票的吧?”


没想到三日月居然没否认,这就令鹤丸很惊讶了。现在教师录取离职都那么随便的吗?三日月却不觉得有什么,他说:“本来就是只做一年,学校也是知道的。”


妹妹瞄了瞄三日月,又看了看鹤丸。这次她脑筋转得比鹤丸快,毕竟鹤丸嘛,还有一年就毕业了。鹤丸还想三日月这是干什么,他咬着吸管说:“你很闲?是太无聊了所以来学校感觉青春气息吗?”


三日月漫不经心地说:“因为有人不省心,我怕一年里他就给拐跑了。”


鹤丸惊讶地看着三日月,总算反应过来了。他其实是低估了三日月,没想那么多。可是这人居然是来学校盯梢的?居然还说得理直气壮,如此直白。甚至申诉:“毕竟有的人消失了那么久也跟没回事似的,不看着不行。”


妹妹看到鹤丸提起这茬表情就变得很不好意思,视线都移开了,妹妹不禁在心里摇摇头。他在三日月这里,真是被吃得死死的。


一物降一物啊。


“我知道你担心我有什么事,在社会上会身败名裂。”三日月用一种鹤丸想太多了的眼神盯着他。“可能你不清楚,其实我们家的人一辈子不干活,也不会在生活上有问题的。”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而且你也不用怕我爸会赶我出去。”三日月看着鹤丸惊讶不解的样子忍着笑说:“他舍不得的。”


夜晚吃完饭后散步回家,妹妹特意走在前头当一个无知群众,抱着零食装耳背,其实耳朵早就竖起来。她甚至又去论坛开贴。之前那楼早爆了,她这次标题都想好了,刷刷刷地就把【我发现我哥正在被社会人士反攻略中】这几个字打上去,然后开起了文字直播。


鹤丸不知道自己妹妹心思如此活络,自己早成了吃瓜群众的聊天对象。他跟三日月并排走着,小声嘟哝说起之前的事情,那时候怎么回事呢,追了那么久忽然三日月就从了,这心理变化难道真是因为那天他使出浑身解数太有魅力把他折服了?三日月就喜欢上自己了?


三日月听了这个问题后诚实地回答这个未解之谜。


“没有,其实你演技真的挺差的。”


“……”


“虽然我知道你是想表现出你很帅很有魅力,不断释放搭讪信息,可是演技真的很不自然。”三日月语重心长地说:“太明显了,所以一开始我才不太想搭理你。”


这真相尴尬得不行,妹妹能感觉到空气忽然安静。这套路不能多点吗?那么诚实,看她哥表情都僵住了,随即就说:“你怎么连基础审美能力都没?赶紧分了吧。”


鹤丸脸色很不好看,妹妹瞄到他准备快步走过来和自己汇合,以为这是要谈崩了,谁知道忍住笑意的三日月清清喉咙说:“但是后来发现不做得那么刻意,自然笑着的时候倒是挺可爱的。”


说白了就是喜欢他没那么多套路不含防腐剂时候的样子。


妹妹发现了,她哥停下脚步了!三日月走到后头捏住鹤丸衣袖,鹤丸扯回来,然后三日月又捏住,说:“至于现在,因为喜欢你所以觉得做什么都可爱。”


妹妹觉得这两个人已经基本忘了自己的存在,她尽量降低存在感,然后偷瞄那边的情况。只见鹤丸不扯回自己的袖子了,虽然夜晚可是周围街灯亮着呢,妹妹分明看到自己哥哥在社会人士的攻势下脸红了。三日月拉住他衣袖半天,鹤丸挣扎了半天,最后认命地叹了口气。


“哎,算了。”


妹妹看到三日月嘴角不自觉上扬,然后就走上前牵住鹤丸的手。这次鹤丸没抵抗了,随便他牵着,摇摇头算是放弃了。


大概以为妹妹没有发现,趁着没注意的时候三日月悄悄亲了亲鹤丸的脸颊,妹妹斜了他们一眼,心里冒出大势已去,江山易主,新王登基,然后在网上回复。


【谢谢大家一直跟帖,我哥被目标人物搞定了。】


她就当什么都看不到咯,这段路就让给他们。她走自己的路,免得闪到自己。


妹妹哼着歌抱着零食走啊走,快回到家的时候遇到小狐丸。小狐丸明后天都没课于是就回家了,看到妹妹就过来打招呼,帮她提零食。妹妹乖乖地唤了声小狐丸哥哥,小狐丸揉了揉她脑袋。他也是要当哥哥的人了,总算不是最小那个,一想起来就觉得新世界要来了。正要问怎么一个人回来,就看到三日月和鹤丸回来了。


妹妹看到小狐丸顿住,然后眯起眼睛。妹妹都顿了一下,小狐丸这种黑夜里眼睛依旧贼亮的感觉让她心头一凛。立马转头过去,还好鹤丸和三日月早分开了。


鹤丸自己也吓了一跳,好在他看到小狐丸立马抽回手。哪怕三日月被这突然一下弄得略显不满,不过看到小狐丸就明白了。小狐丸有礼貌地打了招呼,也没问什么,只闲聊了几句一起回到家里,看来并无异样。正好到家石切丸也回来了。医院的事情早忙完了,他正在大厅喝着热茶休息,和岩融他们聊天。看到鹤丸和妹妹回来了还把礼物给他们。妹妹唤了声谢谢石切丸哥哥,要知道他们家的孩子早就不喊哥哥了,这一声把石切丸喊得心都化了。


他们三个回来之后就回房间换衣服的换衣服,洗澡的洗澡。小狐丸放下包看他们都走了之后问:“三日月和鹤丸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呀。”今剑坐在岩融怀里啃着水果说:“周末我们还去了游乐场呢。我看他们两聊了一晚上第二天感情可好啦。”


“聊了一晚上?”


“是啊,怎么了?”


小狐丸犹豫了一下,把自己刚才看到三日月牵着鹤丸的手的事情说出来。就他们那表情,怎么都很不对劲。鹤丸小狐丸了解不多,不好判断。但三日月小狐丸是知道的,那表情分明是心情非常不错,好到可以上天。估计现在随便一个人叫他给一百万都会立马签单,大业已成的那种好心情。


还对着鹤丸笑啊笑。没看错的话,鹤丸是感受到三日月那心情,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心情也不错。


其实小狐丸就是觉得有些奇怪,想知道他们清楚不。谁知道三条的听完陷入了沉默,集体消音。半天了今剑一拍大腿说:“怎么回事?我之前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小狐丸狐疑地看着他,真的吗?今剑一脸义愤填膺,痛心疾首,拉着岩融说:“一家人呢,怎么能这样?”


“鹤丸我是觉得他之前看三日月的时候有些目光闪烁。”岩融也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最好还是问清楚啊。”


小狐丸看到他们两个一拍即合,就差暗中击掌。这是要搞事啊,他们全部看向石切丸,石切丸抬起头看着群众殷切的目光,说:“我私下谈谈?”


“私下什么啊!”今剑很捉急,他紧张地说:“这可是大事情啊!审他,一起审啊。”


“审他?”小狐丸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你们确定?”


今剑和岩融描绘了一个情感频道家庭破碎的剧场,阐述了放炸弹在家的隐患,等父母回来估计就来不及了。让石切丸早点做决定,不然对妹妹教育不好啊!妹妹还是个孩子啊!


石切丸沉吟片刻,岩融和今剑搭着他肩膀十分期待地说:“说真的,从小到大,我们都没审过三日月啊。机会难得……不,这是为了家庭健康发展啊!”


石切丸说:“也是哦。”


也是个鬼啊,眼看他们摩拳擦掌,石切丸还随即发表了一轮光伟正的家庭和谐言论,把这必须开庭审讯的事实再坐实了一些。岩融和今剑立马跟随他揭竿起义,看得小狐丸悄悄拿起包包说:“不打扰兄长们了,我先回房间去了。”


结果三只手一起捉着他意味深长地笑着说:“你是我们家里老小,可不能缺席啊。”


“作为第一案发现场发现者。”


“是兄弟就一起审他!”


“??????”


【TBC】

评论

热度(972)